也许唯有一如既往才能让安度晚年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若一盘色香味俱佳的菜肴摆到您面前,在您举筷夹菜时,发现一根头发赫然躺在您筷子的身边,您会怎么做?是眉头紧皱、懊恼地收起筷子,还是小心翼翼将他取出,继续进食?

我则采取了一种更恶劣的态度。当场质问父亲:菜里怎么会有一根头发?父亲定然是猛撞到我紧逼的语气,平和的神情一下紧张起来,抬眼又见我怨怼的表情,于是,他收起目光,只轻轻“喔”了一声,便忙起身细看,将头发快速挑走;然后,将这盘菜移到自己跟前。我至今也忘不了,那天,不管大家说什么,他都不曾插话一句,也不曾吃别的菜品,只是默默将那盘有头发的菜吃了个干净!

其实,父亲从儿子出生便成为我家“保姆”,陪伴儿子玩耍,接送儿子上学,日日买菜,做饭,拖地……从不抱怨,也不喊累,哄得儿子乐呵呵,他便也每日乐呵呵。

奈何满满的一桌菜,为一根头发扫了他的兴?那一年,父亲65岁,我37岁,几近不惑之年的我仍不知体谅他的甘苦冷暖。

直到那个心酸的午后,我才猛醒自己为人子女的失败。那一日,为给全家准备丰盛的午餐,我提前策划好菜样儿,早餐后,便乐此不疲地从一家超市转到另一家超市,只为备足所需的食材。整整一个上午,我像个受宠的孩子幸福地忙碌着。近午饭时,餐桌上已摆满了心仪的菜肴,我舒心地坐在桌前,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等待家人的享用,抑或等待他们的夸赞。然而,钻出菜里的一小截头发刺痛了我,它高昂地立在菜品中央,夸张地向着我狂笑,我恨透了这尖刻的嘲讽,狠狠地把他挑出来,放在手心里,仔细端详,是食材里带的吧?是我掉进菜里的头发吗?从头发长度看,应该是我掉进去的,然而也未必。一种无助涌上心头,我颓然地坐下:齿牙晃动,头发脱落,该是人衰老的表现。

当年,父亲买菜、做饭、坐在桌前等待家人的时候,心情是否也如我一般?我是悄悄地将自己的笨拙与失落藏了起来,而父亲却因岁月冷漠被我无情击打……他将盘中头发取出的时候,也定然是知道了自己正在老去;而我罔顾父亲的付出,罔顾父亲的衰老,罔顾他把中年的我仍当成孩子!

父亲的无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从发现盘中第一根头发时开始的么,是从我再无耐心听完他“高论”时开始的么?是从儿子不能再与他朝夕相伴时开始的么,是从他不愿再跟人计较争论时开始的么?还是从他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邀我回家吃饭时开始的……也许,是比这更早些的时候吧!毕竟,人是复杂的精神动物,内心的感受永远无人能探知究竟,能读懂内心的唯有自己!

岁月无情,她总是与生命的消减相伴而生。当时钟的滴答尘封了记忆,当生肖的更替模糊了光阴,时光流转的默无声息和悄然荣枯的万物有序总是占据了所有悲与喜、伤与痛的流光。

曾经,他将对儿女的包容融成对生活的热爱,化为一道无痕的风景,进驻我生命的血脉!而今,父亲已步古稀之年,虽精神不减,亦头发斑白,话语不多!为人子女者可否也该将这份包容回馈于他们,让他们觉得在儿女心中自己不曾老去,也永远不会老去。跟他们一起谈论孩子未来走向,谈论当前社会的发展,谈论老家那座古朴的老宅,谈论他们那历经坎坷仍记忆犹新的沧桑……也许唯有一如既往,才能让安度晚年,尽享天伦,不再遥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