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太长了想要的却又太多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北京下雪了,心心念念一冬天的雪,姗姗来迟的下在了暖意渐起的春天

一个月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听说要下雪》,表达了“有雪才叫冬天”的观点和对雪的想念及回忆。如此说来,看到这场雪,我应该很高兴才对。可不知为什么,我没有一丁点的动心,除了有点意外。

我茫然看着洋洋洒洒的雪,一点一点模糊了视线。本以为这场雪很快就会停的,谁知它越下越大,一点一点白了世界

我神情寡淡地站在落英缤纷漫天飞舞的雪花里,看着它急促的落在我的外套上、围巾上、帽子上、甚至鼻尖上。。。天地一片苍茫,一片纯净,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花怒放,哪怕一点点欢呼雀跃或者心中窃喜也行啊,可是,什么都没有。

我缩着脖子,夹着肩膀,前后左右的跺着脚,一边呼吸着寒冷凌冽的空气,一边四下张望的打量着下班晚归的人,他们稀稀落落小步快走的身影,被路灯拉得老长,扯得老远。

好像有人一直在我耳边絮絮叨叨的说着:总算到家了,这场雪啊。。。他一边说着一边使劲拍打外套,用力抖落着附在上面的雪,然后搓着手,哈着气,揉着耳朵,猫着身子,眼睛时不时来回瞄着厨房里散出来的热气腾腾的烟:行了,有什么就端什么吧,热乎的就行,让我先吃一口暖和暖和身子吧。。。

妈妈,我要滑下来啦,你看着我啊!

多多响亮欢快的叫声,堂而皇之的惊扰了这雪白寂寥的世界,也把我拽回到2017年春天的这场雪,一场迟来的雪。

可能是1992年,那个冬天很冷,那天下午也飘着雪。我爸爸,骑一辆老式的二八双杠自行车,前面坐着我妹妹,后面坐着我。我一般都等他把自行车骑起来之后,轻轻一跳,侧坐在后座上的。可那天不知怎么回事,他要求我脸朝前跨坐在后座上,还拉着我的手,硬生生的从他军用棉服底下塞了进去,说这样我会暖和一些。

我爸爸,年轻时在烟台服役,算是不折不扣的老兵吧。当过兵,受过部队严格管理和纪律约束的人(这里特指男人),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军人情结,我爸爸也不例外。40年后的今天,他依然用着当年部队统一配发的绿色军用牙杯,完好无损的保留着军用棉服,军大衣,军用棉被。他每天早上起床后,床上都整整齐齐的叠着豆腐块,好像一丝不苟、安静沉默的等待着首长检阅,40年如一日。

他房间内务的整洁程度,比我大学宿舍卫生检查时,还要窗明几净赏心悦目。他很不喜欢别人坐他床,印象中,我几乎没到过他房间,或者说,从来没有主动进过他房间,更不用说在意识清醒时主动伸手摸他一下了,简直不能想象。

就是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在那个飘雪的冬日黄昏时分,竟然神奇的实现了。虽然,左躲右闪,很不情愿,但我小胳膊拗不过他大粗腿,在他的命令和注视下,我硬着头皮、壮着胆子,颤颤巍巍的把手放在他军用绒衣上,一会儿工夫,一股热乎乎的温热就传到我手心,接着是手指、手背、胳膊。当然,呼呼的风,也投机的从棉袄下面的敞口处,伶伶俐俐的钻进去。我的手心是温热的,手背却是清凉的,我僵硬着胳膊和身体,不敢动。

他在前面哈着腰,顶风吃力的蹬着自行车,我在后面倔强的挺直后背,尽量压低身体,减少钻进他棉袄里的风,却固执的和他保持距离。当他要求(现在想想用“建议”好像也可以)我靠在他后背上以增加保暖性时,我迅速果断的抽出双手,如释重负的插在自己口袋里。

于是,他靠马路边停下,坚持要求我把手再次伸进他棉袄里取暖,还要求我这样那样的坐好。我早忘记有没有乖乖就范了,但我知道那时候的自己看起来是什么样子。闭上眼睛,好像就拥抱到那个瘦高修长的女孩子了。她表情倔强寡淡,眼神小心警惕,一副准备随时逃跑的模样。

那年那天那场景,成了我对爸爸必不可少的记忆之一。现在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时间太久,忘记了,除了匆匆飘落的雪花和呼呼而过的西北风,恍惚中,好像那天他心情很好,声音温和,还笑了。

多多很像我小时候,但比我开心爱笑。

那笑声,透着些许开心和欢快却仍然是低沉内敛的,完全不似多多这样放荡形骸、肆无忌惮的欢歌笑语;那雪,虽然匆匆而落,却没有这样落英缤纷。

对于雪,我总有很多想象,很多回忆,很多情绪。好像昨天这场雪,无论如何我都兴奋不起来,我无动于衷的拿着手机给多多拍照、录视频,我微笑着任凭邻居拍照,我们说东说西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但我心里巴望的却是赶快回到有暖气的房间,因为实在太冷了。

为什么我想念了整整一个冬天的雪,现在却沉默的没有感觉了呢?

因为它太迟了!迟到我心里已经放弃了。

它为什么不在我最期待的时候下呢?

那样,我应该会像小朋友一样开心得尖叫起来吧?

心心念念期待很久都没有得到的东西,在我已经放弃、甚至快要遗忘的时候,它却不声不响的突然出现,我应该什么感觉呢?你们期待我什么感觉呢?

我只知道,它其实已经距离我很远,远到我已经没那么想要了。好像我爸爸的笑,和他坚持让我把手塞进他衣服里取暖一样,太迟了,迟到除了身体僵硬,我已经感觉不出特别的温暖了。

一辈子太长,想要的太多。希望我们想要的都能得到,不是终于得到,而是,在我们最想要的时候,期待又惊喜的得到,然后,踏踏实实格格带笑的握在手里。这样,才不辜负我们心心念念那么想要。

2017年冬天的雪,希望你早一点来,不要让我这样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