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未曾谋面我们似曾相识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朋友,不管什么时代,我们都需要;不管什么时代,都无比重要。

古有“钟子期死,伯牙终身不复鼓琴”的朋友,有“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 ” 的朋友,有“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朋友,也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朋友。。。

还有“路遥知马力,日久人心”的朋友,“岁寒知松柏,患难见真情”的朋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朋友,“酒逢知已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朋友。。。

古往今来,“朋友”一直是日常生活、文学创作、影视音乐中不可或缺和津津乐道的话题。我们歌颂朋友的情比金坚,我们赞美朋友的心灵慰藉,我们渴望朋友的身同感受,我们期待朋友的洒脱豁达,我们感谢朋友的一路陪伴,我们遗憾朋友的转身离去,我们愤怒朋友的虚伪背叛。。。

我们对朋友倾注满腔热情、满怀期待和满心欢喜。朋友是我们的镜子,是我们不同侧面的自己,是我们的喜怒哀乐,是我们不能言说的秘密。

随着时代发展和科技进步,互联网的速度和便捷,日益深刻的影响着我们对“朋友”的定义、认知、理解和互动;当网络催生出“网友”,诱发“网聊”,并由此引发“网恋”和大批量“网络犯罪”之后,好像通过互联网结交的人,都不能算朋友,只能用6个字来形容——不靠谱,要小心!

好像互联网是洪水猛兽,好像互联网上的人都是妖魔鬼怪,好像只有自己是真的,只有我们见过、相处过、共同经历过的人才是值得信任的;而那些未曾谋面的、存在于网络另一端的、看不见脸听不见声音不了解过往的陌生人,都是虚情假意坑蒙拐骗的,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我现在可以很肯定的说,不是的。

可能我后知后觉,在互联网风靡大学校园时,我每天忙着上课,参加校园活动,谈着属于两个人的小恋爱,从来没有动心思要和陌生人网聊一下,体验体验朝气蓬勃、妙趣横生、让人欲罢不能的互联网生活。现在回想起来,不能说遗憾,只能说我的大学生活比较单调而已。

我记得那时候在宿舍上网,都要冒着和外界失联的危险,毅然决然的拔掉电话线,至于为什么,我至今仍然不明白。硕大的台式电脑霸道地横在面积不大的桌子上,庞然大物一般,接受我等进化迟钝之人的顶礼膜拜和嗤之以鼻:这样就可以和XXX大学的人说话了?挺神奇的!可是天天不上课,网聊,能聊出考试及格吗?

当听说宿舍有人和互联网另一端不知是否存在连性别都不知真假的陌生人聊出感情,网友见面,心生喜欢,最后黯然分手,女生莫名其妙得了妇科疾病之后,我觉得好像拍电影,太不可思议!这世界变化如此之快,我应接不暇,难以适应。

那时候,我不随便交朋友,更不屑于通过互联网结交朋友。我总觉得朋友是很庄重的称呼,交朋友是很严肃且具有仪式感的事情。称得上“朋友”的人,除了三观相似,有共同经历,要自带倾诉、帮助和支持属性,还要不离不弃互相陪伴,总觉得只有这样才是“真朋友”。

改变我观念的是10年前,因为工作,需要在上海找一个陪同导游,为8个人的联合考察团做随行翻译。我请朋友把信息发布在复旦大学BBS上(迟钝又无知的我至今没见过BBS长什么样子),结果当天就有人打电话联系我,其中有一个埃森哲的培训实习生添加我MSN(听起来好熟悉又好久远的名字啊)。虽然,老板最后选了另一位女生,但那个说话风趣幽默男生,还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们并没有见过,只涉及一次电话沟通和偶尔闲聊。

他告诉我为什么要进埃森哲做管培生,自己学英语的经历,他的梦想,甚至极其认真的告诉我“北京簋街当然没有鬼,可以放心大胆试吃”。。。印象中那是一个充满梦想、务实高效的男生。

他有些清高甚至持才傲物的秉性,和上海人特有的精明务实,改变了我在大学时代遗留下来的对“不学无术和欺骗感情”的网聊朋友的偏见和厌恶。

原来,通过互联网,我们还可以分享工作,聊聊梦想,甚至打趣生活;我们好像并不需要用那么苛刻的标准来定义和筛选一个人到底适不适合做朋友。

欧里庇得斯说:既然我们都是凡人,就不如将友谊保持在适度的水平,不要对彼此的精神生活介入得太深

想想很有道理,如果按照10年前的标准,我估计至今孤家寡人,交不到朋友。但现实是,我通过互联网交到了一些朋友。

互联网突破和淡化了国界、地域、年龄、身份、工作、生活的局限和壁垒让我们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更加包容的姿态,迎接生命的多彩、神奇和生动。当然,也包括未曾谋面的陌生人之间意兴盎然的求同存异,资源互换,信息交流,彼此欣赏,情愫暗生,甚至惺惺相惜。

由于工作关系,我认识的很多人都是通过网络加深了解的。

超级互联网时代的朋友,不需要两肋插刀,不需要经常聚在一起吃喝玩乐,不需要互相认识,不需要彼此熟悉,甚至不需要有共同经历;只需要有相似价值观,相似趣味性,相似的思维、感悟和情绪。

我们彼此坦诚的表达自己,心平气和的分享生活,各抒己见的讨论时事,语言犀利的阐述观点,迷茫犹豫的谈谈工作,三观相似的聊聊孩子、说说读书、评评电影、。。。我们未曾谋面,却似曾相识。

“米奇米多多的世界明天”——这是一年前远在广州的朋友,热情洋溢帮我申请的微信个人公众号,没有任何目的性和企图心,他说:希望有一个平台能够承载你的文字,既然你这么爱写。

有一个朋友,得知我因为电脑坏掉短时间不方便写字之后,慷慨大方的把他做设计退役下来的电脑快递给我。他说:我家里很多这样用旧的电脑,多一台少一台无所谓,能实实在在帮到你,我很开心。他甚至担心我会嫌弃这不过是台二手电脑。。。哈哈,可爱小伙伴啊!

有一个朋友,他跟我隔着一个太平洋,颠倒着白昼和黑夜,却总是分享很多观点很棒的文章。我们热火朝天的讨论过宗教、信仰、大选、教育、成长、雾霾、凤姐、犹太人和印度人。。。他肯定我的思想,认可我的文字,鼓励我坚持最重要。在我发愁写什么的时候,他会很耐心的帮我找题材和图片,还会在日常聊天中启发我:这个可以写,还可以这样写。。。他是包容的长者,是睿智的伙伴,是顽皮的少年!他翘首以盼我赶快开通打赏功能,他好把自己的“处女赏”给我,哈哈哈!

还有一个朋友,他有点神叨叨的,和我聊的也都是一些大命题,比如宗教、鬼、灵魂、信仰、电影、享受。。。他忙事业忙得好像原野上呼呼刮过的风,恨不得有双明晃晃的翅膀,随时起飞。就是这样干练清高的人,却愿意花时间给我发大段消息,评论我的文字,讨论玄妙的东西。

还有一个朋友,只电话里聊过工作和生活,平时在微信上几乎不说话,但突然有一天他告诉我我的每篇文章,他都很仔细的读过,认真体会过我写出这些文字时的心理和情感。。。除了真诚的说声谢谢,我还默默的感动着。

还有一个朋友,我们平时不聊电话,也不聊微信,只是偶尔评论一下朋友圈,就是这样沉默的人,曾经留言告诉我:“又到清明”那篇文章,他看哭了。

这些全部都是超级互联网时代我未曾谋面的朋友!

我们未曾谋面,我们似曾相识。

现实生活中,我们并没有见过,只是因为工作关系彼此接触,因为这个微信公众号,彼此熟悉并加深了解。大家秉着“合则聚”的原则,保持着合适的距离,不评判精神领域,不涉及财产安全,不干涉彼此生活。有事说事,无事闲聊,资源共享,信息交流。我们在某一层面达成共识,在某一领域彼此欣赏,在某一瞬间惺惺相惜,共同享受着朋友之间轻松惬意、生动有趣、如沐春风快乐

我们以“网友”之名,行“朋友”之实;我们自由无拘束;我们坦诚真性情。

我无法评论“从来都不会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朋友,和“吃喝玩乐闲聊”的朋友,哪一种是“真朋友 ”;我也无法评论像我们这样远离现实生活的束缚和禁锢,随心随性随意表达自己的网络朋友,是不是“真朋友”。

我只能说,生命是一个独立成长和光芒万丈的漫长历程。不同时期,我们经历不同,吸引到的朋友自然也不尽相同。不管他/她是谁,现在在哪里,他们都无可替代的构成了一个完整多彩的我!

在超级互联网时代的今天,我能安静的足不出户的收获这些未曾谋面却真诚友善的朋友,我很幸运,感谢可爱小伙伴们,有你们的陪伴,我很快乐!

我们未曾谋面,我们似曾相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