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行 ,文章来源: 陈美者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冬天福建有几个寒战,河水看起来有点寂寞。到了马尾渡口,老旧的石屋散落着斑驳的黄色,屋脚下长着青苔。栏杆和道路大多是由大块石头制成的。红色的九重葛从角落出现。狗是蹲着还是站着,都瘦瘦的,英姿飒爽。不远处,一个女人正在河边洗衣服。这一切都让人恍惚地陷入旧梦。渡船依旧,墙上的几个字被岁月带得一清二楚,像一个老人诉说着过去的壮丽景色。当时从马尾到福州,很多人从这里上班,买菜,读书,看房,身材很大。小渡船与民生、婚姻、旅游息息相关。而渡口旁边,自然成了商贸繁荣的地区。潮湿的空气中,各种叫卖声、讨价还价声、笑声夹杂着鱼丸和扁肉面的美味,是人间烟火的甘甜。到现在,马尾渡口附近还有一处民国罕见的老房子,有青石房,有老式自行车,有乱七八糟的电线。据说很多电影都是基于这里的。我喜欢红色九重葛映衬下的绿色大门。我坐在门槛上,看着一只猫爬树。小家伙滑下爬上爬下,乐此不疲。看的人也充满了兴趣。

更难得的是有船坐。渡船旁边,有三两条小渔船。绿的,红的,黄的画的,细的,长的,可以叫船。猫低着腰走进船舱,看见角落里有一个锅和一个盘子,这是船主的日常生活。船主是个女的,常年风雨雕琢的脸,说不出实际年龄。老一辈的渔民大多上岸了,只有少数人留着。钓鱼早就是其次了,他们怀念的就是这种江湖漂泊的生活。看到她坐在船头,摇着桨,我能坐在船舱的什么地方?当我走出船舱时,我坐在船的另一边。“白鹭,白鹭!”我指着河中绿色灯塔上的白斑喊道。听到微弱的回应:“前方更多。”果不其然,Kofunagoshi向河边走去,我们离河洲越来越近了。水里有一个沙洲。一棵树立在沙洲的头上,沙洲很薄,芦苇在风中摇曳。三五组白鹭栖息在湿地或扇动翅膀飞向天空。它们的羽毛是白色的,腿和脚是细长的,看起来非常优雅舒适。我不敢让小渔船靠近,怕打扰到美丽的生物。我只是坐在船头,看着这条安静的河流和绿色的沙洲。回望岸边,高楼挺立,笛声轰鸣,但岸上的喧嚣和人缘已经褪去,江河分开,让你有窃喜逃避的感觉。

这是福建三条河流的汇合处。闽江向东流,被南台岛分为乌龙江和白龙江。三条河流在这里汇合,与秦江一起,形成一片冲积湿地,这是一个历史风的场合。1912年4月,一艘“泰顺”在航运局派出的护航“元开”下,沿河缓缓航行。刚刚辞去南京政府临时主席职务的孙中山,来视察闽江下游和马尾港的地理形状。此行显然给孙中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五年后,他撰写了以港口建设为重点的《建国方略》,对马尾港做出了详细而具体的规划。

这应该是一个充满风和潮的地方,或壮丽,或悲壮,或压抑,都闪耀着独特的历史光芒。河水平静地向前流淌,像一只婀娜多姿的白鹭,一句话也不说,却有无数英雄的兴国兴国的豪情壮志,如戚继光荡敌的勇猛,林则徐抗洋人的智谋,郑和下西洋的骄傲。尤其,“左神公祥”的马尾航政和一场只持续了半个小时却成了历史创伤的海战,成了一个民族的深刻记忆。那就是晚清的乱局,出了多少精英,左唐宗就是其中之一。“世界离不开湖南,湖南离不开左”。1866年,这位重量级官员拜闽浙总督。事实证明,左公确实见过人。他坐在总督府里细读文书,抬头看见闽江口外的大海,就写了一封信,要求他成立一个局,监督船只的制造。准。然而,西北战争突然打响,朝廷迅速调走了左唐宗。临走前,左唐宗向朝廷推荐了一个人:沈葆桢。沈葆桢被任命为船政大臣,他选址、建房、雇人、集资、买机……、建立船政学堂、培养自己的造船技术人才和海军军官的宏伟计划,在这些具体的琐事中一点一点实现。船政学堂/【/K12/】的原名是堂一局/【/k13/】,第一届学生100多人。学校已经派了四名学生去英国、法国、美国、西班牙等国家学习。这些学生几乎都成了海军师团或海军将领的骨干,如刘、、邓世昌、、林太正、、萨镇兵、詹天佑、等。同时,船政厂还生产了20多艘军舰和商船。

然而,经过近20年的苦心经营,1884年的一炮粉碎了福建海防的梦想。农历七月初三,法国侵略者突袭,船“沃尔达”开出了惊天动地的第一枪。甲板上谈笑风生的福建海军官兵瞬间都惊呆了。然后,10艘法国军舰发射炮弹,河上升起一排排水柱。滚滚浓烟中,河上漂浮着许多尸体,福建海军几乎全军覆没。历史记载中,海军官兵拼死一战,或者拉开铅绳射出即将沉没前的最后一发子弹,或者为了同归于尽而重创法国军舰。整个场景充满了冷漠和悲伤。

历史还是有迹可循的。在河堤的另一边,看起来像一艘波浪起伏的船的建筑是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在博物馆里,透过玻璃陈列柜里的文物、图片、模型,海战的伤口依然是痛苦的。只有当我们看到现代中国先进的科学技术、新的教育、工业制造以及西方经典文化的翻译和传播取得的丰硕成果时,我们才能为国家的繁荣和崛起感到自豪。福建船政为中国近代输送了一大批海军将领,造就了一批优秀的近代工业技术人才,实现了中国近代工业的发展。如今,马尾造船厂是华南重要的船舶生产基地。但是,只有看着历史的滚滚尘埃,一代又一代优秀的人,这里才有平静的河流。

这里的故事充满了铁一般的英雄豪迈,仿佛是一个男人的世界,但奇妙的是,就在船政博物馆附近,一座高耸的罗星塔记住了一个女人温柔的温柔。《杜敏记》记载:“七母有色,被李豪拿下,丈夫被绳之以法,导致闽南败亡。”刘不幸在福建去世,变卖家产,在罗星山建了一座木塔为丈夫祈福。后来,一些风水学家认为,在河流下游修建塔可以培育风水,并将其运送到文珍。罗星塔现场改造。罗星塔重建后这个地方的名字是怎么扩大的我也没考证,但是近代福州的几位名人,比如严复、林纾,总是被一次又一次的提起。严复,著名思想家、教育家、海军老兵,马尾船政学堂毕业,中西合璧。翻译的《天演论》点燃了中国思想界,影响了无数后人。林纾性格鲜明。他那篇痛斥北大校长蔡元培的文章的典故大家都知道。他一生都不懂外语,但他翻译了180多部小说。有趣的是,林纾是在这条河里划船的时候开始翻译的。无聊的时候去河上旅行,同船的朋友聊起法国大仲马的《茶花女》。林纾很感动,动了翻译的心思。“林翻译小说”之后,就成了文学史上一个特殊的名词。从此,这里的河不仅有了一个坚强战士的刚毅表情,更有了几个文艺天才的浪漫之声。

临近黄昏,船该返航了。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河中的绿洲,以为自己会回到热闹的世界。但他被带到了一片湿地:芦苇丛中,有三两只白鹭,一群野鸭,还有一片片开着紫色花朵的菖蒲,这是另一番景象。在主人摸到一排渔网之前,他捡了三两条鱼。河水退的时候挂在网上,是大自然的礼物。我瞥见她被风雨雕刻的脸,笑了。在它旁边,一只大白鹭像绅士一样走着,然后振翅起飞,迅速飞到了远处的河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