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和大人的思维差异 忽略过程只看结果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不管是开辟新地基,还是在老地基上建房,对于小孩来说,这个过程早已省略,最重要的是结果——建新房,有新房子住,这才是重点。尽管过程艰辛,艰辛到是否能够到达,都是一个未知数,可是,又有谁在意呢。至少,小叶没想到这一层。

大人们却有大人们的忧虑,在老地基建新房,没得到爷爷和伯父的允许,终究只能徒劳;开辟新地基,虽然可以跨过这个阻力,但又有新的障碍出现。

首先,要勘察地基,哪些土地可以用于宅基地,且没有被人占有。其次,就算勘察到可用的土地,那也不是想拿来用就可以用的,得经过层层程序审批。这个层层程序,不仅包括上面的官员,也包括村里的村民,显而易见,参杂许多人为因素,耗时较长,等审批下来,估计也是半年以后。

勘察地基,倒挺快,一个月光景,妈妈就确定了盖新房的地点——距村子有一段路程,山脚下的一块空地。与其说是一块空地,还不如说是一块野地,完全是杂草丛生,残败不堪;前面是大片良田,视线所及,豁然开朗;后面是群山,层峦叠嶂,深林密布。

山的一旁,高高低低,堆了许多坟墓,有老坟,也有最近几年,增加的新坟,就连所申请的那块地基,很久以前,也是一块墓地。

这样的地方,想想就让人害怕,可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害怕的地方,想得到,也要着实花一番功夫。第一,村里的官员们同意审批;第二,全村居民没有反对意见,一致通过;这件事情才算完结。

要得到官员的同意,花钱送礼在所难免;要让全村人们没有异议,似乎也不难,不就举行村民委员会吗。所谓的村民委员会,就是全村的人坐到中间的堂屋,开个会,进行表决,当然,所谓的开会,也不过做做样子,表决是附属条件,大吃大喝才是重点。

糖食果饼,抓了一盘又一盘;用脸盆装得肉汤面条,端了一盆又一盆;当然,这些都是从叶子家端出来。

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俨然就是大户人家办喜事,叶子眼睛看得发直,跟着大吃大喝的小伙伴,一起大吃大喝,那情形,仿佛在向小伙伴炫耀:你看,这些东西都是我家的,是我请你们吃的。

尽管开心,不过,叶子心里也有些纳闷。平时,妈妈连几颗瓜子都省着分给孩子们吃,今儿个怎么这么大方,瓜子花生、糖食果饼,尽管上,尽管吃,管够。

就算很多人等糖食果饼一上桌,就大把、大把地抓入自己的口袋,但妈妈看到空空如也的盘子,又得往里面添。湿漉漉的面条没法装袋,不过,多盛点,多夹点肉,甚至装着满满一碗送到家里,也不在少数,但妈妈没办法,还得继续熬肉汤,煮面条,再风尘仆仆地端上来。

“妈妈,为什么端了一盆又一盆?其实,人家都吃饱了!”叶子忍不住问道。

“可是,有些人还没吃到啊!”妈妈无奈地回答。

“唉,为什么要请大家大吃大喝,大吃大喝也就算了,还要往回拿,这也太……?”叶子一脸的愤慨。

“唉,我们求别人办事,只得这样,宁愿多花点钱,也不能得罪他们,否则,地基批不下来,新房也没法建。”妈妈强颜欢笑的脸上,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疲惫。

“这跟请人家大吃大喝有什么关系,那块地本来就属于我们家的,干嘛还要所有人同意?”叶子天真地想。

“小孩子管这么多干嘛,人家不同意,你就没法在上面建房,只要一个人反对,这事就办不成。”妈妈粗略地打发走小叶,又忙着张罗去了。

这样大吃大喝的状态持续了两天,村民们吃得红光满面,意犹未尽,可是,关于地基审批的结果只字未提。原来,吃才是主题,同不同意审批,那只是题外话。

经过两天大放血,家里的内存已经消耗殆尽,村民们尽管没有拍收成好,一致表态,似乎也没什么反对意见,也许,地基就这样审批下来。

反正不管结果怎样,叶子好像已经认定,那块杂草丛生,周围遍布坟墓的地方,会拔地而起一座楼房,而那,就是她的新家。

一想到,将来的新房坐落在这个地方,叶子不由得毛骨悚然。她最胆小,以后,妈妈不在家,她和姐姐守着这么一幢大房子,得有多害怕。最重要的是,这个地方通往村子的视角,刚好被眼前的山挡住,前不挨村,后不靠店,简直就是孤零零一座野宅子。如果拍《倩女幽魂》,这里大概能成为最佳拍摄场地。

为了这么一块破地基,还得掏空家当,巴结官员,讨好全村人,真不值得,叶子几乎想击鼓鸣冤。

最想击鼓鸣冤的应该是叶子妈,不仅得掏空家里的库存,还得全程陪笑脸,叶子只不过发发牢骚,她又怎么理解大人的艰辛。不过,相比于接受伯父提出的苛刻条件,妈妈更愿意承受这样的艰辛。人,总是要争一口气,妈妈又是那么倔强的一个女人

地基审批下来了,剩下就是建新房咯!

闭上眼,叶子看到一幢高楼拔地而起,红墙黑瓦,挺拔坚固,她仿佛看到美好的新生活在向她招手。不,现实远远没有想象地那么简单,审批好地基,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接下来的漫漫长路,身为孩子的小叶子怎么懂得。

在建房之前,还有不少准备工作,比如——修整地基。

地基所在地,之前是一个砖厂,上面挖了不少洞,现在砖厂搬走了,留下不少废旧石头,残砖破瓦,坑坑洼洼,一片狼藉。

原本,以为只有建新房这一项事业,结果,又衍生出那么多环节出来——审批地基,审批下来后,又要修整地基,无穷无尽,啥时才能直奔主题——建新房。

等天气稍微暖和一些,妈妈带头张罗“挑地基”的事业。所谓“挑地基”,不是去挑选一块地,而是把地基上多余的石头,土块,挪走。没有什么先进的工具,唯一的办法就是采用人力,一担一担地把废石残砖破瓦挑走,使之形成一块平整的空地,名曰“挑地基”。

对于叶子来说,妈妈在家,原本是件高兴的事,可因为有了“挑地基”这件额外任的务,她觉得有些苦不堪言。虽然,妈妈不在家,她过得形单影只,孤苦伶仃,但至少不用做这些苦力活;这回,妈妈在身边,天天就知道督促她们挑地基,挑地基。

周末挑;周中也挑;一放学,就把人叫唤到这块荒地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天一黑,让人渗得慌!

有时,挖地基,挖着,挖着,还能挖出白骨来,看得人直发麻,叶子心里直打哆嗦。

但妈妈偏偏不信这个邪,“哼,白骨有什么,几百年前,那个地方没有死人,哪个地方没有坟墓,不就是一堆白骨吗,清理干净就没了!”

话虽如此,等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白骨后,妈妈也终于有所忌惮,好不容易撑起的意志力一击而散。

后来,只有爸爸在场的时候,她们才敢去挖地基;爸爸不在家,她们直接罢工,几个妇道人家,胆子终究有点小。

唉,现在就这么害怕了,以后,在上面建了房子,我们还敢住吗?万一有鬼,怎么办,叶子浮想联翩了很多,但又不敢说出口来。

这真的是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竟然还花了那么多人力、物力和财力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