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耍过弓和箭 土制弓箭非常简单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饭后,悠闲地打开电视,一部古装戏两军开战的镜头,让我又打开了尘封的记忆——儿时我也耍过弓和箭。

土制弓箭非常简单:做弓需要一根六七十公分的腊条和半米长短的细绳。那个年代绳子在家里也属于稀缺东西,于是就去生产队里踅摸些当时队里不稀要的麻杆子,扒下麻来在大腿上搓成细绳,把腊条弯成弓状,再把搓好的细绳拴在腊条两端,弓就做成了;箭更简单:找根细腊条或是秫秸莛竿都行。因为需要,有时会把箭头上插上一截磨得锋利的铁条。还有一种弓箭技术含量相对高些:先是找块差不多三公分宽、一公分厚、三四十公分长短的木板或竹板,正中央用火拄(方言,投煤炭炉子用的铁棍)放在炉子里烧红,钻一个小拇指头粗细的小孔,然后就缺拴在木板(或竹板)两端的皮子了。皮子难淘换(方言:寻找),打听谁家有倒下来不用的小推车内带(也叫内胎),便跑去人家家里软磨硬泡,人家不给就坐在那儿不走了,再不给第二天再去。记得我那会儿去了三趟,还偷偷拿去了父亲两根过滤嘴烟卷儿,人家才拿剪子给铰了一截,拿着宝贝似的一蹦一跳跑回了家。有了这些,弓便做成了;箭多数用小推车辐条,这个也难打捞(方言:也是寻找的意思),只好拿着过年的磕头钱去车行花五分钱买一根,心疼得不行!然后在石磨上把辐条一头磨上一个尖儿,一只锋利的箭就有了。

一到星期天,孩子们便找在一起,拿着弓箭练习瞄准射击。一般以几十米外的大树为目标也有的时候怕大人嫌把树给祸害得不长了,就找个破苇笠头子,放在破屋墙头上,离得远远的练习射击。
最有意思的是到了夏天,一帮野孩子拿着弓箭跑到河崖,光着个腚,一溜儿站在河崖边,大气也不敢喘,眼睛瞪得铜铃似的,一旦发现鱼、水长虫、蛙蚆(方言:读waiba,青蛙)……就会端起弓箭瞄准,“嗖嗖嗖”,一人射箭,其他孩子们观战,直到家里大人喊着回家,才极不情愿、浑身泥巴地走上岸来…….
经常有组织的带着洋火枪、弹弓、弓箭等“重武器”跟邻村的耍孩子们来一场战役。每次战前,动员司令(孩子头儿)少不了唠叨几句:不要真的往对面射击,所有带铁条和用辐条做的箭都不能用!也不舍得用。弹弓包里不能放石头块,只能放坷垃块,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打出气势来就行!还真是,要不无论伤到哪个孩子,一把子(方言:十个为一把子)鸡蛋怕也打不煞饥荒。
最让我难忘的一件事,那年我上三年级,放学后碰巧学校前的一家娶媳妇,便噶伙着几个孩子去要喜糖,结果刚到天井里便让那家的鹅把大腿给咬着好拧,疼得我直叫唤(方言:哭),糖没要成,腿一瘸一拐得疼了好几天,这口气一直出不来!我便一放学就去那家门口转悠,伺机报仇!机会终于来了!我发现,那家大人经常把鹅撵到湾崖边让它们在那啃草,自己上坡里干活,下坡再撵着一块儿回家。这一天,正好是星期天,我不上学,便拿了弓箭在他们家放鹅的地方远远地躲起来,直到看着大人走远了,我便蹑手蹑脚走到最佳射程距离,把那鹅给收拾了,一箭倒地!拔出箭我就一口气跑回了家。自以为天衣无缝,正当我翘着二郎腿,躺在炕上,哼着小曲儿,洋洋得意之时,那家大人提溜着那只奄奄一息的大鹅找到我家来了,跟娘说有人看见是我拿着弓箭把鹅给射死的,我开始还嘴硬不承认,娘脱下鞋子就挆我的腚。被鹅拧的那条腿刚刚不疼了,另一条腿又被娘用鞋底挆得瘸了好几天!还赔了人家五块钱!恨得疼得(又腿疼,又心疼钱)我牙根直痒痒!
……
媳妇问我要遥控器看天气预报,我才愣过神来,也便打断了我的回忆,我手拿遥控器,两手做着拉弓射箭的动作,媳妇噘(方言骂)了我一句神经病,我忍不住嘿嘿地傻笑起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