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分手不止十年八年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两根羽毛翎,一把木头枪
一条红领巾,终生最难忘
一个小镜子,手帕绣鸳鸯
书信一箩筐,追忆比梦长......

上学路上,放学回家,你总是那句话,小冉啊,别压得不长了,把书包给我。
了,你怕弄湿娘给我做的绣花鞋,你每每都让我爬到你的肩上,背着我,你脱了鞋给我,让我一手一只,挽了裤腿,有一次,你一不小心,脚下一滑,摔倒了,趴在了泥水里,弄湿了身上的衣服,我哭了,你笑了。
有一次,你的脚被路上的玻璃划破了,血染红了脚边的水,我又哭了,你又笑了。
你说,小冉啊,哥哥大了要干交通,把家乡的路修得跟城里一样。
习惯了,习惯了趴在你的脊梁上,你背着我的那感觉,比家还温暖幸福

习惯了跟你一起上学、放学,你看着我走进教室,看着我走进家门。有一次放学回家,路过一个胡同,走到一家门口,你从地上捡了一块小石头,打那家的老黄狗,把那黄狗给惹急了,“嗖”的窜出家门口朝我们撵来,你拉了我的手撒腿就跑,可还是没有跑过那老黄狗,因为你在前,我在后,那黄狗一口就咬住了我的腿,连疼带吓,我直哭,你那个麻利啊,从地上摸起块砖头,就朝那老黄狗头上砸去,老黄狗“嗷嗷”吓跑了,一边跑一边回头“汪汪”咬,你背起我就跑去了卫生所,赤脚医生给我上了药,你背着我回了家,回头你家大娘又拿去了用艾蒿煮的鸡蛋,直骂你“惹事精!”我在家呆了半天,又跟你去学校了,你跟我发誓要把那狗给弄死,我说不,可你不让我管,第二天不知你从哪儿弄来了半包老鼠药,放在小半碗水里,又用半块馒头在那里边泡了泡,放学的时候丢给了那老黄狗,不一会,那老黄狗四腿一蹬就完了蛋,听说下午就让邻村的打狗子给弄走了,虽然你杀的是一条生命,可我半点都没怪你,相反你是我心中的大英雄!
最让我难忘的一件事,有一天下午,课外活动,不小心我的红领巾丢了,下午放学回家,一路上我一句话都没说,你一再问我什么事,我只摇摇头,可把你给急坏了,晚饭我都没有吃,在那儿使牛,爸爸都答应星期天去公社新华书店给我买一条,我还是在哭,一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一早,你跑到我家,把你的红领巾 递给了我,我不要,你硬是塞到我手里,拉着我就去了学校,后来我听你们班的女同学说,因为你没戴红领巾,让老师给狠狠的批了一顿,可你在我面前一点也没表现出来,我好感动!

你喜欢童年的冬天,我也喜欢。喜欢雪地里追逐,撵猎人打兔,那猎人,穿个白反羊皮袄,戴个“三大扇”,蹬个棉靰鞡,扛个土炮,跟一猎狗,肩上背了野鸡野兔,满麦地里跑,你没发现的那土炮响了,猎狗跑了过去,噙着野兔跑过来交给猎人,跟着跟着,我累了,你便向那猎人要了两根漂亮的野鸡羽毛翎给了我,回家了,至今那两根羽毛翎还在我做女儿时的衣柜里。
回来的路上,我三步一回头,望着猎人肩上背着的野鸡野兔,我哭了,你懂我的心,觉得太残忍。
你说过,喜欢中午放学回家,听那“梆、梆、梆”卖豆腐的敲牛角棒子的声音;还有那公鸡打鸣声;墙南边站了晒太阳的男女老少;白菜窖正拿着待晒的大白菜;屋檐下冻冻淩滴答滴答;脚底下,半化的路,发出呱唧呱唧的声音
喜欢跟你到村前的湾崖里去滑冰,在冰上打懒老婆(就是陀螺),有一次我不小心,一只脚掉在了冰窟窿里,湿了棉裤和棉鞋,我吓哭了,你把我从冻冻里拉出来,把自己的棉鞋脱给了我,让我换上,你自己一只脚光着脚丫,我还在哭,你又笑了。
喜欢星期天跟着你玩占山头,母亲总说我跟个假小子一样,整天跟在你屁股后边,疯疯癫癫的,你用那电池盖拴两根绳做副眼镜,腰里别着木头枪,用锅底灰把他们一个个鼻子下边人中那儿抹黑了,让他们演坏蛋,如果是春天你们便用麦地里的麦蒿圈在头上作掩护,秋天还会用那地瓜秧子扎在腰上做武装带,挺像那回事,喜欢看你指挥千军万马(就是那一群小孩)的样子,冲啊、杀啊、兔子给给,飒爽英姿!
喜欢放了假跟着你去湾里摸鱼拿虾,抠蟹子,钎蛙蚆(方言,读waiba青蛙),水浅的地方你让我站在一边,水深的地方你干脆不让我下去,我就蹲在湾边看着你们,你每次都抹得跟个泥猴子一样。
突然有一天,晚饭后,我跑去你家把你叫了出来,告诉你爸爸落实了政策明天就要回城,我哭了,可你的眼泪直到最后没有掉出来,我知道哥哥坚强!我记得很清楚,你只跟我说过一句话:“小冉啊,以后不用吃米八米谷(窝头)了,可以天天吃饽饽(馒头)了。”我懂你的话,懂你的心思。第二天一早,生产队的拖拉机开到了我家门口,装上了所有的家当准备返城,父母都上了车,只有我在下边东张西望等哥哥,最后师傅发动拖拉机,父亲这才把我叫上了车,其实我知道你就躲在一个角落里偷偷地看着我们,不肯出来,我们踏上了返城的路,车还没出村,突然间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朝我们追来,越来越近,你挥着手,拼命地喊着我的名字“小冉!”爸爸赶忙让师傅停下,我急忙跳了下去,你把手里的一把木头枪送给了我,看得出是你连夜做的,你的眼都哭肿了,我的心像针扎一样的疼!一头扑在了你的怀里,哭的泣不成声,母亲再次叫我,依依不舍,我又上了车,车走了,你在后边追了足足有十几里,我哭得跟个泪人似的,爸妈也哭了。
那是一个书信年代,分手后的那几年,你来我往的书信有一箩筐。时不时的还夹上张相片。

记得有一年,我回城后,你上初中了我还在小学,放了麦假(那时农村兴放麦假),你坐着村里来城里拉炉烟煤的拖拉机进城来找我,你从煤场步行走着来到我们学校,一等就是一上午,我放学了,你在学校大门口,看到我你高兴的喊我,“小冉,小冉……”还向我挥手,我跑了过去,真想扑到你的怀里,你偷偷的塞给我一个小镜子,我又找到了你当年和我放学一起回家的那感觉,心里真恣!一蹦一跳的,碰见一吆喝“冰棍”的,你赶忙从兜里掏出好像是仅有的五分钱,给我买了一根,我让你吃可你怎么也不吃,看到我那高兴样,你笑了,我想哭,走着走着,快到我家了,我让你去家里吃顿饭,可你怎么也不肯,说怕误了回家的车,还要赶去煤场,就这样匆匆相见,又匆匆分手。看到你远去的背影,我的眼泪再也留不住了,夺眶而出。
又过了一年,我放了伏假在家(现在称暑假),一天早饭爸爸问我“小冉啊,想不想老家?”我说“想啊!”爸爸说要去老家出发,可把我高兴坏了,我们到了老家所在的公社,我便让爸爸给我借了一辆自行车,飞向老家,大娘见我就夸“你看这闺女长这么高了”“你哥哥去湾崖摸鱼去了”不想和大娘唠叨,把车子一扔,就跑去了湾崖,看到你我激动地喊着“哥哥!哥哥”那中午我吃了大娘做的鲜鱼汤,真香!来到你的房间,翻看着你的那些小人书,你拿出了一块手帕送给我,那手帕叠的四四方方的,上边还有对鸳鸯呢。
这一次分手,真不止十年八年,我记得中间去找过你几次,大娘说你去当兵了,从大娘那儿拿来地址,我给你写了无数次的信,可都如石沉大海,直到我们去年相见你才道出了没有给我回信的原因,其实就是你那点自卑的心思:米八米谷配不上饽饽。“你个大坏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