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的记忆 一辆大金鹿自行车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六十年代,物质极度匮乏,村里谁家要是有辆自行车,就跟现在有架私人飞机差不多,七十年代初,自行车也很稀罕,一个村也就那么两三辆。
到了 七十年代末,家家户户都能吃饱了,到了年底,从那栏里撵出头大肥猪,去那食品站卖了,再凑吧凑吧,咬咬牙,跺跺脚,托关系要个自行车票,去供销社推辆平价“大金鹿”大轮自行车回家,大街上比看新媳妇的人还多,不是赶上过年出门啥的,放在家里锁着,都不舍得骑,望着那车子比望着他娘还亲,碰上骑着车子出门下雨,宁肯自己弄身泥水,也要把车子抗在肩上,别弄脏了车子,“借老婆也不借车子!”

最早见到自行车还是在电影上,日本鬼子骑着大马,汉奸翻译骑着自行车,看到那汉奸翻译用脚一蹬那脚扎子,那车子拉着人就跑了,难怪后来听大人们见了自行车都吆喝“脚拉车子”(方言)。
后来我们生产队有了一辆大金鹿自行车,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真家伙,比大轮车子小些,是一个中款,车子由父亲保管使用,不是公事一般不借。当时我还没有那车子高,没事就去伸手摸摸,摁摁那车铃铛。
大娘家大哥当时在上高中,星期天回家,没事就去我家偷着推出车子来去那场院学车子,父亲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不大哥不敢,记得有一次,看来学的差不多了,去我家,从屋里推出车子,在那天井里骑着转圈,还要着带上我,我坐在那后座上,本来本事就不高,加上天井小,又摆了些家把什,没骑几步“咣叽”摔倒了,连续摔倒了好几次,真是“不会扎扎(方言,挪步)就想跑”,气的我都不稀坐了。
大娘家二哥和一个叔伯哥哥也是去家里偷出车子来去邻村大队院里学的,记得是在正月里,地上正在化雪,回来把车子弄成了个泥猴子,父亲狠狠的瞪了二哥一眼,吓得二哥放下车子,一溜烟窜了。
姐姐学车子那会,个子矮,又笨,学了一个冬天才学会,开始还都是父亲在后面给她扶着。父亲怕影响不好,让人家说“公车私用”,都是晚上有月明天的时候陪着姐姐一块去,也是担心姐姐一个人害怕。
我学车子那会,自己家就有车子了,父亲不鼓励也不反对,反正都是我自己学的,那是一个冬天,放了寒假,把车子后座子斜着绑根棍子,免得摔倒了磕着,先是学“溜车”,等溜的差不多了,就学着从那大梁底骑车了,没少摔倒,磕得浑身少皮无毛的,那个疼啊!脚扎子磕歪歪了再用棍子撬过来。学会了骑大梁底,便琢磨着骑大梁了,因为个子矮,又加上冬天穿的厚,上大梁那个费劲啊,总是上不去,后来我干脆把棉鞋脱了,赤着脚丫子上,上去了,可又够不着那脚扎子,好歹左右来回歪着身子用脚尖蹬到了脚扎子,一天下来两个大腿里子被大梁磨的秃噜了皮,青一块紫一块的,麻煞煞的那个疼啊!那也高兴,比啥都恣,真是痛并快乐着!

回忆儿时,无论是骑着还是坐在那自行车上,如骑“宝马”“奔驰”那草原之上,自由奔放,心旷神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