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在山中的往事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先生家的房子后面是一座大山,走出房门,顺着左边的小道往前走50米,有一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地通往大山深处。上午10点左右,我们开始出发了。

山里的空气在湿润中透着一丝树木的清爽,几丝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在地上形成一丝丝光亮,远处偶尔传来几声鸟鸣。层层叠叠的枯叶铺在山林小路上,踩上去软绵绵的。路边的山林有几处早熟的杜鹃已经在孕育着花蕾。

“看,这是野生的栀子花吧?”我像发现了新大陆,开心地叫起来。

“是的。”

栀子花嫩嫩的,绿绿的,小小的身体隐藏在无数高大的树木脚下。虽然很小,只长了几片叶子,但它特殊的样子在一模一样的松树丛里,成了最显眼的目标

我弯下腰,仔细观察了一下叶子,确实是栀子花无疑。我在它面前犹豫了一下,想把它带回家,种在家中的院子里,给它施肥,松土,除草,也许它会长得更好吧,可是我又长期不在家。我伸出手在土里扒拉了几下,土壤很松软,土块在我的扒拉下掉了下来,露出栀子花的根茎。这颗栀子花确实很小,它的根茎还没有完全长好,只有几根稀疏的小根在主茎处伸展出来,我又有些懊悔,这么小的栀子花,能在陌生的环境里生存吗?我摇了摇头,暂时不想了

带着这株栀子花,我们又开始往前面走。

走了几十步,路边有几处裸露的土堆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那土堆像一个小小的拱起的坟冢,那是什么呢?我们飞奔过去,走近一看,土堆的旁边竖起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疫木处理,请勿触碰,草冲313号,2019等字样。

这是怎么回事?”我指着一处土堆问父亲

父亲指着木牌对我们说:“病了的树都统一要挖掉,每颗树的工钱是60元,草冲313号,代表这是第313棵病树。”

“树也有这样的待遇啊,真是新鲜。”我笑了起来,大家也笑了。笑在脸上,心里却很沉重。

继续往前走,有一条小溪淙淙地流着,小溪很小,看起来又像一条水沟,小溪的周围长满了各种绿色植物,只偶尔从绿叶的缝隙里看到清澈的水波。

我走近小溪,捧起一些水放在自己的掌心里。

“这水真清呀,能照见人呢。”

“前几天我测试了一下这里的水,只有12TDS。”先生说。

“水质真好。”

“我们家里喝的就是这里的山泉水。”

山路十八弯,转了一弯,又有一弯。爬上一段山路,又下一段山路,来回曲折。走了十几分钟,前面开阔了许多,原来是一片松树林。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松树枝,树枝的顶端结了许多绿色的乒乓球大小的松果。有的挂在树上,还是绿油油的;有的已经变成了深褐色,它们掉落在草丛里,树底下,有的甚至滚落到了小路边。我捡起几个松果,细细观察,它们每一个都是大自然的杰作,都那么漂亮养眼,即使被风刮落,被人践踏,也保留着自己的风骨。

远处一排排的松树像一个个站岗的哨兵,安静笔直地站立在那儿。一阵风吹过去,它们摇头晃脑,仿佛在向我们致意:“欢迎,欢迎!”

我们穿过松树林,前面已经没有路了。

我们在松树林里转悠,忽然听到儿子说:“你们快来看,从这里爬上去可以通往山顶。”儿子指着一条隐蔽的山路。我们走近一看,确实有一条小路隐藏在竹叶之下。这条小路已经多年没有人走过,如果不仔细寻找,很难发现。我们攀着树枝,扒开草丛,爬上土坡,越过茶树,避开长长的竹枝和刺树,小心翼翼地前行,时而弯腰,时而疾走,时而停留。

这样行走了十多分钟,前面已然开阔。有一条更宽的小路通往山顶,左边有一片竹林。站在小径边上,远处群山环抱,峰峦起伏,目力可及之下,那一座座山的脚下,稀稀疏疏地静卧着几十户农家。它们在雄伟的山峰前显得那么渺小,但因为有它们的点缀,这山,这云,这树,便显得更加生动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