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年轮滚滚向前 岁月在父亲的口中光影穿梭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车驶上高速,父亲将身体微微地倾了过来,开始述说他经历过的往事。他就像一个说书人,坐在一个场子里面,手里拿着一块惊堂木,一拍就开始说了

时代的年轮滚滚向前,岁月在父亲的口中光影穿梭,一晃就回到了1958年。

那一年,父亲12岁。

有一天,奶奶急匆匆地回来了,进屋后遮遮掩掩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截煮得发软的红薯根,塞给父亲说:“快躲到门角里吃了。”

父亲一把接过来,狼吞虎咽一两口就吞下去了。父亲很饿,那两年他基本上没吃饱过,那时,一个壮劳力干一天活,也只能分到十六两秤为一斤的六两米,作为口粮,一天三顿都是大集体大锅饭,熬成稀得能照见人影子的粥,一碗喝完,撒泡尿,肚子就空了。

因为饥饿,父亲的身体已经有点浮肿了,原本蜡黄干瘦的脸肿之了后,泛着淡淡的油光,真是讽刺呀,人饿到一定程度后,反而会肿得像胖起来了一样。那两年,父亲有两个兄弟没能熬过来,也是全身肿着肿着就没了。

饿久了的父亲心悸头晕,那次吃过的那块红薯根,就成了心心念念救命的药。

于是,一个晚上,父亲背着锄头摸进了队里的红薯地里。就着淡淡的月光,能够看到红薯其实已经挖干净了,只剩下几颗小小的红薯根散落在地里。那两年,愈是穷,土地愈是贫瘠,地上连草都没有,偶尔在湿润的田埂上长几颗草,也是不准饿极了的人扯回去吃的,那是集体的财产,是要沤肥料的,一旦发现有人偷挖,是要被批斗的。

父亲害怕批斗,抱着锄头不敢挖。冰凉的月光冷冷地照在光秃秃的田野和山坡上。泛着一片朦胧的白。深秋的风挟裹着霜降的寒意,还有猫头鹰鬼魅一般的叫声,从远处一路逼了过来。近处土坡上,用石灰写的“亩产一万二千斤”的一行白色大字像一排巨兽,狰狞着仿佛要从土坡上扑过来。清冷的月光下,“呜呜”的寒风中,父亲感觉有无数双看不见的眼睛,在暗处凶狠地盯着他,仿似只要他一动,便会被隐藏在暗处的怪物们撕咬吞噬掉。父亲紧捏着锄头,缩紧了身子,脊背上瞬间爬满了凉汗。

惊惧就如魔鬼的大掌,狠狠地扼住了父亲的心脏,父亲忍不住抖了起来,晕头晕脑中,也不知道是如何拖着锄头虚飘飘地转回了家。父亲说,1958年的那一个晚上,让他觉得自己在这世上活过了一千年那般漫长

说到这里,父亲停了好久,我忍不住追问:“后来呢?”

“后来呀”,父亲顿了顿才说:“后来那几棵红薯根被人偷走了,但那个人被抓到了,每天夜里都被批斗,后来饿死了。”

“是晚上偷的时候被人捉住的吗?”我问。

“不是,是被人发现他的大便里面有未消化的红薯皮才捉住的。”

我再没有说话,父亲也沉浸在苍凉的回忆中,隔了好久,才听见父亲喃喃自语:“几十年一眨眼就过去了,每个人都是从十月怀胎到长大成人,人要紧吗?肯定都是要紧的,但那两年,在天灾面前,命都是贱的,没了就没了。”

我没有接话,坐在座位上忡忡的盯着车外面,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雨,车子的雨刮器紧贴着玻璃,不厌其烦的左右摆动,将细密的雨珠毫不留情地扫入玻璃底部。

也许是车内的气氛太压抑,李先生打开了音乐,李玉刚的《万疆》高亢嘹亮地响了起来。

似乎只是一瞬间,我们又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