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点亮心灯,用微笑看世界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风铃响外,半卷残书,道不尽二哈半生的忙碌。二哈是本书,阅不尽辛酸,生命的坎坷,沉淀的沧桑,每页都精彩

今天留下一段文字,并非撒狗粮,我只想记录一段生活!有人说有两样东西只有自家人最爱,一是真诚的狗狗,二是顽皮的小孩

称二哈,是因为真诚,粘人,不嫌糟糠,他既是执着忠诚服从命令的愚公、“精忠报国”的死党,还是一头任劳任怨的老黄牛!

二哈不是一个圆滑的人。在情商上我真不敢恭维,但他的吃苦耐劳与毅力,一般人都难做到,我这个小不点,做力气活我们一辈子都没配合好。观念上也永远都是背道而驰。

从河南回到家里,二哈每天坐立不安,忙碌惯了的他一再想要找到自己的存在感与人生价值,每天在不停地找工作,一个年近花甲又放过心脏支架的人,在这僧多粥少的小乡村,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何其艰难。

男怕入错行,在家乡选项目我们绞尽脑汁,在河南住院期间,二哈跟我商量回家要开个粮油加工厂,买台榨油机和打米机。我不乐意,我说那工作太脏了。

回到家里,在身体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他就要我陪他到处考察榨油厂,尽管我120个不情愿,但还是陪他在壶天、青山桥、宁乡双江口等地参观了4,5家现场榨油坊,我看到每一个榨油坊加工点的老板,大都是80后夫妻,看着他们搞得浑身都是脏兮兮的,加工场地到处都是油渍麻花,花生破壳机那嗡嗡嗡的响声格外刺耳,我和女儿女婿都说不适合我们这个年龄,更不适合放过心脏支架的人。

二哈是个犟性子,也是个急性子,他认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他总说,这种工作比修车轻松得多,吃得消,于是又要我和女儿女婿陪他去长沙看榨油机和打米机,并在自己门面装修时安装了三相电,还在门面后面搭建了一个100来平米的钢架棚,准备安装榨油机和打米机。

一个周末晚上,儿子打视频给我,问我们在忙什么,老公正好也在身边,我向儿子如实“汇报”了情况,在自己家门面搞装修,准备开办榨油厂和大米加工厂。儿子听后,说我怎么那么鲁莽,让爸爸去干那种体力活,说我不懂医学,做过支架手术的人,是不能从事重体力活,也不能过度劳累,不能有太大心里负担。他跟我们说,他在上海实习,一位老师也是心肌梗塞,上午和他们谈笑风生,等他吃过中午饭去时,那位老师就走了,心梗就有那么严重。榨油坊打米厂千万不能搞。别人的话二哈听不进,儿子讲的话立马就能改变他的主意。就这样,心中的那股激情和梦想,一瞬间凋谢了。

二哈是个万能型的全才,手特别聪,水、电、木、泥、漆、焊接机修…...样样搞得像。家里房屋装修,都是他自己布局自己做事,经过再三考虑,决定在自己家里搞一个综合服务店,销售水电器材,手动电动工具、园林用具、厨卫电器、日杂日化、烟酒系列。还承接钢结构工程,各种项目都上门服务,线上开设两个平台。繁重的体力活,我们请帮工,经过两个月的策划装修,店面在去年年底试营业。

二哈是个闲不住的人,只要哪里有事做,他会全力以赴,6月8日,流沙河一个老朋友要他去安装焊接预制厂航吊,在装备中,航吊突然滑落不幸夹断了右腿胫骨。当二哈带着哀嚎舌头打卵给我打电话重复着:“咦得了喽,我的脚打特力嘞......”我当时冇听得清,以为说他的心脏病翻阶力。老板接过电话说是一只脚被铁板夹断了!他们正准备开车送人民医院!我立即带上日常用品租车前往医院。

急诊室大厅,我一眼就找到了上了绑的老公,他看到我就像孩子见到母亲,似乎从一筹莫展一下就盼到了救星,我忙走近担架床握着他的手,问他还痛不痛,他说尽管之前也断过几次骨头,从来冇果阶痛过,对二哈的痛我爱莫能助,既不能抚摸又不能擦药。只能听着他无奈的呻吟,内心祈祷菩萨保佑二哈平安度过此劫。

疫情期间,核酸结果未出来是不能进病室的,当晚我们住在隔离室,第二天才住到病室。几十年来,二哈是个特别霸得蛮的人,从来未见如此痛苦的哀声,只要脚移动一点点,那种痛似是钻心要命的痛。我以为上绑接好慢慢恢复就行,无需手术,医生说两根骨头全断了,必须做手术打钢钉,通过8天观察才消肿做手术。

住院期间,是最无聊的时候,二哈生性不是个乐观的人,每天与拐杖轮椅相伴,特别沮丧,懊恼。因为他是高危血栓病人,每天要喝大量的水,吊好多药水,尿液也特别多,医生要他训练在床上躺着大小便。二哈有个怪性,躺着拉不出屎尿,每天要起床无数次大小便,问得最多的是:“我的拐杖呢?我要上厕所了,我要喝水了。”

二哈常对我说,他要是死在我的前面就是他的福气,这个习惯被我照顾的傻瓜男人总是把未来不可预测的事忧心忡忡,生死是老天爷安排的,谁都无法抗争!我拉着他的手说:“我们总有一个会先离开这个世界,如果我先离开,你要学会照顾自己,不要沉浸在悲伤中,人都要学会自救,到了那时,所有的爱情,亲情,友情都会随着时间慢慢被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锅碗瓢盆变得平淡无奇。”

我半开玩笑半当真跟他说:“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到再也找不出另一个女人能与她相提并论的程度,也不表明这个男人就是爱心男典范,只能说明他的感情发展受到限制,强迫自己停留在婴儿时期依赖状态,依赖不是爱。”

手术几天后,我跟他说要请邻床护工左姐照顾他。我回家看店子,关了十多天门,送烟的人说,如果下次还是别人代收烟,烟草证会被停掉。二哈特别粘我,非要我陪他到出院,他说请个女人,要接屎接尿洗澡,很是尴尬,我便顺从他直到出院。

二哈是个坎坷的人,高考仅一分之差落榜后,便去江西山区砍树木,锯木板,那时就搭个茅棚睡在里面。早晨起来被子拧得水出。年底回家,从山上担一大担菜板回家,担到半路实在担不动了,只好沿途丢弃,到火车站的时候,剩下四块菜板,工作人员检查说要没收,好话说尽。才留下一块带上火车,在那里做工的工钱,包工头跑了,大半年的汗水就剩下一块菜砧板。

我们之间没有青梅竹马心有灵犀的回忆,没有两小无猜天真烂漫的童话,没有红颜知己温柔呵护的举动,更没有一丁点痴心恋人的甜言蜜语。有的是勤劳小蜜蜂的无悔付出!

近几年二哈与医院结缘,这是第三次骨折,修车时头胪骨折,捡回一条命。19年做了第二次肾结石手术,去年九月做了心脏支架,医生叮嘱回家随时准备做第二次心脏手术。

八月份,女儿婆婆身体不好,把两个外孙放在我这里带,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两个外孙身上,忽略了二哈。有一天晚上凌晨三点,我被二哈电话惊醒,我带两孙子睡二楼,他睡在一楼,我以为他身体出现状况,忙下楼走到他旁边。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说刚上完厕所,总睡不着,让我陪他说说话,我哭笑不得。我说,你以为我是午夜女郎?

我正好在看一本《淡定,内心强大的力量》,中间有一段《十二个以人力胜天的人》的作者,威廉.波里索曾说过:“人生中最重要的不是将收入当资本,重要的是从损失中获益!”这才是聪明的才智!我经常跟他喂这种鸡汤,我跟他说,不论发生什么,都要有个好心态,要用空杯心态面对每一天

当风不再追云,当冰不再化水,便是实在,自在,平凡。路过的都算风景,经历的都是懂得,繁华安居未必暖,粗茶淡饭见真情,辉煌有时也会落幕,绝处亦能逢生,船过水更幽,云过天更蓝,峰回路转会看到更好的风景。

往后余生,不论经历什么,愿你点亮心灯,用微笑看世界,快乐苦难交织,伴随着生老病死,我陪你捕捉最后的流星!

二哈,下半生我愿做你的拐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