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小姐 |发表人: 程予东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奶奶走了,我的梦里没有预兆。直到我被火车甩在门口,看到奶奶的衣服躺在屋顶瓦上,被凛冽的北风和惨淡的阳光摩擦拍打,我才真正明白奶奶其实已经走了。不知道奶奶有没有想过我离开时带给她的痛苦。如果有,她是怎么告诉家人的,家人又是怎么安慰她的?也许奶奶根本就忘了,她总是记不住什么,可我怎么能轻易忘记呢?

奶奶的拇指关节上有一个大疙瘩。小时候,我温柔地抚摸着外婆,问她为什么。奶奶总说是小孩子跳的轻。我生气的说是哪个坏孩子干的,我去跟他算账。奶奶说孩子很远,你找不到。后来我妈告诉我,孩子是我。我在学走路的时候,经常在奶奶手里跳上跳下。我从来不觉得累,也从来没想过奶奶的手指因为巨大的冲击力而呻吟。我被自己的快乐淹没了,听不到奶奶骨头的痛。刚进小学的时候,我发泄过剩的精力,在大街小巷乱窜。受了点委屈后,我用脏兮兮的小手摸了摸眼睛。然后跑到奶奶身边夸大自己的委屈。奶奶总是抱怨我太调皮。我以为我奶奶是我的靠山,在我受伤的时候会给我一个解释。我们没想到她会被温柔的声音安慰。我用手拧着外婆的背,听到奶的哎哟声。我只想为自己的痛苦找到一个出口,但我不想让牛奶毫无理由地承受我给的痛苦。后来为了逞强,我穿着单薄的衣服爬到树的高枝上,骑着棉衣的奶奶来抓我。看到奶奶在树下摇头叹气,我就沾沾自喜了。当时牛奶在滑溜溜的雪地上蹒跚而行,我感觉不到脚下的艰难和焦虑。这遥远的过去,根本不是真的,可我怎么能忘记呢?

当妈妈告诉我,外婆只记得那年冬天发生的故事,还夸孙女那么懂事,我很惭愧,也很不安。

我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的下午。太阳露出一张久违的脸,阳光散发出缕缕温暖。奶从病床上坐起来,跟我说她头好痒。我拿起木梳子准备给她梳头。她的头发稀疏而灰白。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水了。闻起来很油,但我梳理了一下。牛奶对着太阳,眼睛微闭。这种类似于享受的表情,让我的内心有一段时间震撼着无限的情感。梳完头,我提议给奶奶洗脚,奶默认了。我在上面放了一壶温水,慢慢退掉了牛奶袜。是什么样的脚。除了大脚,所有的手指都被向内钩住了。爷爷在父亲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姑姑才三岁。奶奶就用这样一双畸形的脚跨过了多年的沟壑。我把奶奶的脚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浸入水中。一层头皮屑立刻浮在水面上。想到奶奶为我做的事,我告诉奶奶,以后要经常洗脚。那一刻,奶奶浑浊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东西。那一刻,我心里有了一个坚定的想法:无论后来的岁月如何变迁,我都会尽可能的为奶奶做。

此刻,我所有的想法都被寒风揉捏得粉碎,散落一地。我只给奶奶洗过一次脚,但她一直记在心里,比奶奶的气质少多了。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给了所爱的人很多伤心和尴尬的机会。如果不及时弥补,可能会成为永远的遗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