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办公室老屋整整三十年了 老屋情深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1986年秋天,职业中学毕业的我在四处托人找工作进县城无果的情况下,适逢镇里招收完小语文代课老师,哥哥当时是一名小学民办教师,他和教委主任说我平常喜欢读书写作,教委主任高兴地说,正好还缺语文老师,叫他来代课吧。就这样我成了一名代课教师,被分配到柳连河完小教五年级的语文课。

柳连河完小教师的办公室是三间老屋子,屋上的瓦是小青瓦,鱼鳞状的排列着,有些古铜古色的意思。瓦缝隙之间长有小草,那是鸟儿衔来的种子遗失在屋顶上发芽生长的。据说这三间老屋子是解放以前建的学校办公室,当时的学校就一名老师,姓孙,是胶东抗大毕业的。他实际是一名八路军战士,是以教师的身份做掩护来发动群众抗日救国的。巧的是,我的搭档数学老师,正是他的女儿,也在这个老屋办公。父女两代人都是教师,在同一个学校上课,在同一个办公室老屋办公,这真是穷尽一生的运气才能适逢。我的搭档孙老师在这个老屋办公一定会感慨万千,在这个老屋子的办公桌、椅子和地面上一定会看到父亲留下光彩照人的痕迹

这个三间老屋子,东面的一间建有一个墙壁隔开了,是校长的办公室。中间的一间和西面的一间连在一起,放有五张办公桌,我们五个老师一人一张桌子。

可别看这个老屋子不大,每个星期六下午召开学区全体小学老师会议的时候,学区的十五六个小学老师都在这个老屋子里听校长传达上级的会议精神也不觉得逼仄。开会的时候校长是很严肃的,工作上的事情,钉是钉铆是铆,一丝不苟。散会后校长也是和蔼可亲,站在一旁看这些老师下象棋,这个时候这个老屋就会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

这个老屋没有窗户,冬天的时候我们在里面生着炉子办公一点也感觉不到寒冷,夏天的时候把门打开阵阵凉风就会吹进来,我们也不会感到炎热。我们就这样在里面备课、批改作业,有时备完了课,大家也会聊一下天,或者是聊一下教案,或者会为某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备完课、批改完作业后我一般伏在办公桌上给学生写范文,一个星期写一篇。我的搭档孙老师对我说,她教了这么多年的课,我是第一个一个星期给学生写一篇范文的教师。我问她怎么知道的,她微笑着说:“你在班级里读范文的时候,我都会在外面悄悄地听,也许是感到新鲜感到好奇吧。”

这个老屋也曾承载了我的一个梦想,源于我喜欢写作,有时看到有的学生作文写的很好,读起来令人爱不释手,我的脑海里就产生了一个想法,把学生写得好的作文油印出来进行交流,一个学生一份,一个月油印两期。这样会有两个好处,一是写得好的同学会更加努力,二是能更好地激发其他同学的写作热情。于是我拟了一个期刊名叫“未来”,第一期的“未来”两字我是叫校长用蜡纸钢板在老屋刻印的,再以后就都是我自己在老屋刻印的,然后油印出来,带着墨香一人一份发到学生的手里。当学生拿着带着墨香的油印优秀作文时,都会如饥似渴地认真阅读,细细地品味。当时这份油印的“未来”,大大的提高了学生的写作兴趣和写作水平,大家都盼望自己的作文能被选中能被油印出来。

由于山东省在1988年的秋季取消了代课教师,我们这些代课教师只好另谋出路了,于是我在1991年的六一儿童那天辞去了代课教师去工厂上班了,从此离开了在那里备课、批改作业五年的办公室老屋。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细细算来,我离开办公室老屋整整三十年了,据说十几年前柳连河完小就搬迁到镇里了,我不知道那个办公室老屋还在不在,那里毕竟有我五年的人生黄金时代的青春在里面度过的,那里曾有我的热情、梦想和真淳,同时我也很庆幸,我的五年黄金时代的青春献给了太阳底下最神圣的教育事业,所以有时候,我的心里还是很怀念那个办公室老屋子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