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无情,却留下了一串串美丽的印记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这种从诗经里一直盛开到我笔下的尤物,总能轻易结出一个有着蝉鸣的梦境。荷花盛开在夏天最浓烈的日子,摇曳在暖风中,给燥热的季节带来洁白无染的纯净。

梦若清莲,在西湖的波心徐徐地展开,枕着流水的叶总比往日精神,凝着荷香的风也比别处轻盈。一念绮思,清露的荷花也有些微醺,醉倒在江南西湖的水光潋滟里,暗香浮动,荷只剩下骨血,消散了灵魂。也只有江南的荷花才有如此闲情,清澈的阳光柔柔地流泻在湖面上,轻漾的水纹,撩拨着谁的心事?阳光与荷花有着最深入的缠绵,凝成一曲江南小调,化作一首柔情小诗,缭绕在吟游千年的古城苏堤上,静看月圆花开,世海沉浮。

图/青简 荷花香里棹舟回 摄于杭州西湖

“应怜菡萏堪谁采,也弄莲心赠客尝。”北方的池塘也开满了荷花,一捧莲蓬,在等那双褶皱剥莲的手。撑一竹篙,乘一叶棹舟,向池塘深处漂去。小舟泛起水波,推开沉睡中的荷叶,一朵朵荷花像童话中的美人,等待王子的呼唤。它们亭亭玉立,却在污泥中生长。有泥土的地方就有劳动,万物茂盛的时节,再辛苦也是喜悦的,夕阳下的池塘和汗水,都闪着忙碌耀眼的光,顽皮的孩子,折一枝荷叶当伞,抵住正午娇艳的太阳,落下一树清凉。采莲是最热闹的时候,嬉戏的少年,忙绿的采莲姑娘,轻巧的莲舟,婉转的小调都因这片盎然生机鲜活了起来。

图/波尔卡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摄于微山湖

劳动最有滋味。这座坐落在微山湖上的小镇,往来需要撑篙出入,那里生活着一群朴实又勤劳的人,岁月在他们的额上刻下斑驳的痕迹,亦在他们曾经坚挺的脊梁留下佝偻的背影。靠着一双老茧有力的双手,编织出世间百味的生活。在那里,鸡鸣蝉叫,是那样清晰透亮,清晨第一缕炊烟唤醒一天的时光,只剩一树蝉鸣和回不去的旧时光。这里,没有害着空调病的人,只有星星,还有自己和星星的梦话。

图/青简 收获

犹记得那年盛夏,闲逛于苏州城内,路边茂密的树林下,坐着一位朴实勤劳的老妪,她熟练地从莲蓬里剥出莲子,先去表层,再细致地撕下内里的白皮,而后用竹签取出中间的莲芯,有的整整齐齐摆在精致的碗碟之中,有的堆成一撮儿在阳光下暴晒。这看似简单、实则繁冗的过程,让她觉得美妙轻快,因为那些攒在绣花手帕里的厚厚零钞,是她辛勤劳作的奖赏。或许在她的记忆深处,多次梦回旧日里的时光,着着一袭红衣,乘舟穿行于万顷翠荷间,唱一首动听的采莲曲。

曾经有个老朋友对我说,他很喜欢老家边上的那座山。每当对未来迷茫,对当下无奈的时候,喜欢一个人静静坐在山头上,只待微风拂面,吹掉心中的浮尘碎沫。我想未必是山有了灵性,也未必是风吹得自在,那一刻他一定回到了小时候心无杂念、悠然自在的时光,而使我们成熟的也或许不是日子,而是经历。就如那首歌里唱的,“记忆中的小时光,阵阵青草香,是谁把他留下来,留在老地方……”记忆如流,当年看到的零星画面,早已不复存在,人生百年,沧海一瞬,来来去去,岁月无情,却留下了一串串美丽的印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