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越是耀眼便越痛苦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从哪里说起呢?

想了很久,还是从与朋友的一段谈话开始吧。

就在昨天,在和朋友谈话时,我一时兴起,给他编了一个故事,内容是这样的:

冬天来了,一只大雁准备去南方越冬,在经过周详的准备之后,它开始向朋友们辞行。

它先去找了麻雀,告诉麻雀自己的想法:“我要去南方过冬了,我听说那是一个常年温暖如夏的地方,而且有许多可口的食物。”麻雀嗤之以鼻:“你知道南方距离这里有多远吗?你知道一路上会有多少猎人的枪等着你吗?而且,我觉得北方的冬天很好,虽然冷,食物少,但只要将就一下,还是可以熬过去的。”大雁失望地离开了。

大雁又去找了燕子,燕子对它的宏伟计划很支持,于是决定和它结伴往南飞。它俩一起飞着飞着,又出现了一些问题,原来,燕子的飞行速度太快,大雁拼命地追赶,却被燕子远远地甩在了身后。燕子无奈,只好飞一阵子,停下来等大雁一阵子。随着冬天越来越近,路上食物越来越少,温度越来越低,终于有一天燕子无法忍受了,对大雁说:“朋友,谢谢你陪我一路南飞,但我必须要加快速度了。”大雁说:“好的,朋友,那我们南方见。”

大雁独自飞行了好久,终于碰见了一群大雁。这一次,大雁加入了队伍,因为是同类,所以它们的飞行高度一致,速度一致,目标一致。最终它们到达了目的地。

个人认为,这个故事被我编的很乏味,无趣。但本编要表达的内容其实是这样的:决定我们人生轨迹的,其实是我们的理想,尤其是我们对于生活的理想。正是这个理想,决定着我们做出各种各样的选择,决定了我们会遇见怎样的人,又决定了我们与何人为友、与何人同行。当然,理想这个东西是动态变化的,正是这样的动态变化,造就了各种各样的人生。或耀眼、或平凡、或幸福、或痛苦。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李白。

李白是有大才华,大理想的人。

他的才华,放眼整个华夏文学史,都是独一无二的。

他的理想,是当宰相。

有大才华,大理想的人,一般都很狂。

李白的狂,透露出七分洒脱,三分可爱。他歌咏大鹏“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他喝酒“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他得意时“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他失意时又“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这是那个时代独有的自信,稍微留意一下古代文学史,便会发现,那个时代有很多李白这样的人。这样的李白,是我们熟悉的李白。然而,本编今天要说的,是一个别样的李白。

李白为了实现自己的宰相梦,曾娶了两位宰相的孙女,其中一个是倒插门过去的。李白曾写了大量的赠答诗和拜谒诗,这些诗最实用的目的有两个:获得经济资助,获得政治资源。著名的“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中的汪伦,在中学课本中的注释是“桃花村村民”,而实际上汪伦是山东的一个大地主,做过县令,是李白的一个资助者。李白《将进酒》中的“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丹丘生是何许人也?丹丘生名叫元丹丘,是当时一个非常有名的道士,在他的帮忙下,李白得以认识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在玉真公主的引荐下,才有了李白四十多岁时的待诏翰林,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那是李白一生最辉煌的时刻

所有迹象都表明,李白的理想很丰满,李白实现理想的手段很务实。

然而他最终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

从玄宗的角度来看,他李白就是一个诗人,根本没有做宰相的能力。从李白的角度来看,他会为了实现宰相梦而经营,却不会将自己的人格降低到尘埃里,李白想入世,却不想适应世间的规则,所以即使是他的拜谒诗,都自有一股仙气,他拜谒韩朝宗时,写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所以他才动不动就发“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牢骚。李白的宰相梦,不是为了他个人的荣华富贵,是为了“两龙争斗时,天地动风云。酒酣舞长剑,仓卒解汉纷”,等功成名就时,他便“功成谢人间,从此一投钓”。李白的伟大之处、悲剧之处,正在于此。

有些人,越是耀眼,便越痛苦。

可能有的小朋友要问了:李白的故事和今天的主题“理想”有何关联呢?

因为李白是个理想主义。他的一生,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上下求索、执着忙碌的一生,正是他的这份执着,配上他的绝世才华,升华了那个时代。

归根结底,人只要有执念就会有痛苦。而幸运的是,这痛苦有时会使人爆发出耀眼的光辉。正是这些光辉,最终将我们与其它物种区分开来,让我们的历史,有了温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