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乡情永远不尽飘散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家乡,是我们成长的地方,它伴随着我们的童年。我们对家乡也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有如炊烟,扯不开,剪不尽,源源不断。

在乡下的时候,老家还在用土灶,二层的小楼上矗立着一根笔直的烟囱,便是我对老家最深的印象。那时,我的乡情也就是那一缕缕飘飞的炊烟。

那时,我常常骑着那已掉漆的“永久”牌自行车大街小巷地乱冲,骑出很远。可每当黄昏时分,我看到的景象又总是相同的——太阳渐渐西沉,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映红了天边的云彩,一缕青色的烟雾从烟囱缓缓升起,在微风的轻拂下,那炊烟便随风轻轻摆动,好似母亲的手正在慢慢地挥动,招呼我回家吃晚饭。我便像听见了开饭铃一般,无论在哪个地方玩耍,都会立马调转车头,往家里赶。回到家,等待我的便是摆在桌上的丰盛晚餐,一边为我擦汗又一边“责骂”的父母的笑颜。

就因此,无论我走到哪里,只要看到袅袅升起的炊烟,便会下意识地回眸凝视。

回城以后,让我留恋的是另一种炊烟。住在我祖父母家对门的,是一位做蛋饼的老太太,每天早上,她总会把她的餐车往路边一停,便开始做蛋饼,同是一缕炊烟,向空中缓缓升起。

上学,总会路过那里,于是我就常常去买蛋饼。她往桌前把蛋一磕,一掰,调几下,往平底锅上一倒,盖上面皮,撒上似乎比别人多一点儿的榨菜和葱,然后放上一根火腿肠,一串鸡肉串……不,我点的是一串,可是她总是偷偷地从其他鸡肉串上扯下来一点,往蛋饼里塞。最后,又往上浇了比别人多得多的甜辣酱。不知怎的,这鸡蛋怎么也比别人香一点儿,价格也似乎被她说的便宜了许多。看着每次都吃得狼吞虎咽的我,老太太的笑容也变得格外慈祥、亲切。

乡情如炊烟,看似有,握却无。看似稀疏,实则源源不绝,令人回忆万千。炊烟下,没有惊心动魄,没有丰功伟业,只有家乡人淳朴的脸,真诚的情。

我的乡情,永远不尽飘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