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四十多岁了 ,作者: 刘锦佃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撑起,双手撑起酒杯,撑起眉眼,撑起头,撑起四十二年。下巴慢慢抬起,嘴唇和酒杯温热对接,手腕一抖,杯子迎进嘴里,是一种燃烧多年的淬炼。

窗外,是我42岁生日的黄昏,昏暗的灯光来自城市的深处,十月初五的寒夜充满温馨,窗外的每一缕光线都闪耀着不一样的旋律。我的父母,我的兄弟,我的孩子,一桌子的菜,一屋子的笑话,这一天突然被解读为温暖和温暖。

我已经40岁过了河,沿着河岸漫步,没有迷茫。很多年前,我一次又一次的看着四十岁的门槛,努力的憧憬和描绘自己四十岁的人生蓝图。我身边见过很多四十多岁的人,大多形容枯槁,行色匆匆。我从来不想和那些人比。总觉得自己四十多岁会特立独行,给人换一种颜色看看。四十岁应该是成熟和智慧的结合;四十岁是成功和收获的季节。那个时候,梦幻般的40岁,遥远而朦胧,刻在别人脸上的40岁,不想移向自己的脸。

我一直以拒绝的态度回避着岁月,我一直努力把自己关在岁月之外。当我真正回首42岁的那个赛季,我深深的明白,岁月永远不会忽略哪怕是最陌陌的脸,岁月的手心会一张一张地刷我们的脸,没有遗漏。时间最喜欢的游戏就是一层一层的暴露我们的辉煌,暴露我们试图隐藏的真相。40岁的时候,我开始在心里把岁月一分为二。远的是过去,近的是现在。四十岁,幻觉渐行渐远。

四十岁的春天,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第一根白发。那天下午在阳台上,我对着镜子梳理刚洗过的头发。我妈摸着我的鬓角开玩笑说:“我老了,头发都白了。”。果然,在我的左边鬓角,长着茂盛的、特别刺眼的白色。一根意想不到的白发让人平静,让日子变得深沉。我是白头发,看惯了别人的白脑袋。当白发长在头上的时候,我还是满满的失落。白发与皱纹,懈怠与脱落,这些年的标签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一步一步的排列着,无法移开。所有的幻想都会在这些标签面前迅速枯萎凋零,多少浪漫会落入世俗的锚里,漂浮在现实的水面上。四十岁,被一根白发伤了。四十多岁,赶上上一季的样子。

四十岁,他强迫自己年轻。不年轻很难。我的两个小女儿出生在我四十岁的深秋。随着他们的到来,我似乎又回到了三十岁的时候。生活的激情再次点燃,生活的节奏比以前更快。拉手指数日子,挺过两次生叶和落叶。我的小女儿一直在屋子里到处追着玩,笑得像铃铛一样,突然想起来昨天的担心。我不能拿我少女的牙齿去量我的日月。当少女牙齿的总角度受到影响时,我已经老了,知道自己的命运。那时候我老不老就不用说了,一块面团根本不会为我们说话。

办公室的女同事,和我差不多大,最近一直抑郁。新分配的大学生第一次叫她“阿姨”。这个“阿姨”让她充满自信的情绪一下子蔓延了一地。我逗她说,你四十三,别人二十三,你们都是她妈辈分。她还是放不下。四十多岁了,我们还执着于二十岁的感情,舍不得就这么放弃了。可悲的是,别人看到的是我们的真相。我们在努力忘记自己的年龄,但现实一次又一次地撩起了遮住额头前皱纹的长发。很多事情都不是以前的样子了,老照片只是让我们觉得很烦。毫无疑问,在以后的岁月里,一切都像浮云一样伴随着我。冷静的往下看是必要的,但又有多少人能视之如无物呢?想改变,却又不想改变,四十多岁,动静缘。

快节奏的生活压缩了孩子的童年,我们的青壮年生活骤然拉长。身边几个四十多岁的同事都在努力准备二胎。他们高昂而热情的战斗着,为最后一缕绿色而战斗着,追逐着最后一辆造就生命的公交车。每个人似乎都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摩拳擦掌,渴望尝试和翻新自己硬化的青春。身在其中,感觉又回到了青春。我们的祖父,在这个年龄,很久以来就享受着他们的家庭生活。四十多岁了,他期待的还遥不可及,不努力怎么办?

40不迷茫,50知天命。我们都用十年的基准来衡量年份。残酷的秤,手里有几折,却收藏了我们精心呵护的一生。我经常和我父亲一起喝酒。餐桌两边,有两双筷子,两杯清酒,很多都是默默啜饮。我和父亲是一家的两棵树,在一起长大的岁月的交汇中,我们互相关注。我记得父亲四十岁,我也知道他父亲五十岁,但是这两点之间的距离很模糊,他的十年在我的记忆中并不清晰。随着父亲岁月的成长,我身边的生活一定要经常回忆才能挽回一二。当我抱着一个中年苍凉,坐在他对面的时候,他和他的母亲都在向着古老的远方滑动。走过父亲青春的河流,有一种偷走他们青春的感觉。很多和父母在一起一段时间的人早就走了。他们四十多岁,开始承受生活的痛苦。四十多岁,不敢忽视身边的生活。

赶班的路上,晨练的人听着音乐在身边闪过,经典老歌的旋律一路蔓延,在晨雾中回旋。没必要查。怀旧情怀一定要包在一对四十多岁的盘子里。一首老歌足以穿透我们脚底的年轮。四十是一条线。没有人给我们定义过。我们都遵循它,坚持它。想改就改不了。我们要看绑在身上的四十红线,在戒指上打上深深的印记。无论我们以怎样的热情奔跑追逐,都不会在20岁时偶遇浩瀚的蓝色,也不会在30岁时耗尽高昂的斗志。我们唱着年少时熟悉的歌,却一次次挥手告别过去。经常回头看的时候,可能是年纪大了,心情和脚步开始变得沉重。四十前的生活不可预测,五十后几乎没有悬念,身边的每一个老人都是我们的未来。

成长在70后的水平,是莫大的荣幸。典型的穷N代,青春靠自己努力,一步一步扎实。虽然不算轰轰烈烈,但是衣食无忧。用童年积攒的苦涩生活,细细品味,却也别有一番感悟。我四十多岁了,很庆幸自己什么都有了。与过去和祖先相比,我常常感到无比幸福。我是一个极其知足的人,世世代代小农意识束缚了我的思想。和别人相比,我对幸福和快乐的理解可能是浅薄和粗糙的,但我依然诗意地前行。我一直很感激过去,苍白的过去是我无比的财富,在40多年的沉淀中变得越来越突出。四十多岁,开始一个个为过去付出,懒而勤快,疏忽而谨慎,狭隘而豁达,都在人生的页面上,验证着,修正着,痛苦着,快乐着。四十多岁的人生曲线里,所有的点都是用过去照顾的,所有的故事都有长长的序曲;到了四十多岁才意识到,所有的后果都根植于它的前因。

四十不迷茫,其实迷茫很多,前方未知的层层如波,那么多的东西我们还是会避免的。四十多岁,应该是准确深刻的,但往往有偏差。四十多岁,人生的一个坎,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但也没那么武断。四十多岁的我每天都亲女儿的小脸,混父母的怀抱,做好本职工作。

40岁以上的人,高举蓝天,脚踏实地,勇往直前,一片宁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