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 是人对历史高速发展的无力的抗争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那时候不一样。”我确信,这种感叹所描述的事实是真实的。真不一样的,就是代沟。

不是每一代人都有代沟。一个乡下的孩子,刚刚学会跑,就和爸爸上山放羊割猪草,大了一点,就学着赶车往地里送粪,世代传承同样的生存技艺,是没有代沟的。

代沟,是年轻一代对老一辈生活方式的放弃,对观念的反叛,并由此产生难以沟通的冲突。而且,这种反叛带有社会性和趋势性。如果把它放在进化论的体系里讨论,代沟的出现,意味着突变或灾变。没有代沟的时期,则是难以察觉的渐变。

孔子不懂得结绳记事,不懂得甲骨文。孔子用的是蝌蚪文字。200多年以后的汉初,孔子的手稿被发现了。但已经没有人认识这种文字。90岁的伏生破译了蝌蚪文,但直到今天,认识蝌蚪文的人比大熊猫还少。

春风夏雨秋月夜,唐诗晋字汉文章。文学史也说,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这些既表明了每一个时代出现的文学艺术的巅峰,也表明了在其后时代所出现的没落。汉代以后文章衰落了,晋代以后书法衰落了,唐代以后诗衰落了,宋代以后词衰落了,元代以后杂曲衰落了,明清以后小说衰落了。

在中国文明的发展史中,至少有两次是人为制造出来的文化断裂。其一是秦始皇的焚书坑儒。用今天的观点看,他消灭了很多齐楚燕韩赵魏诸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二是过去100年来持续不断的文化革命。

在第一次断裂之后,汉代出现了一次规模宏大的抢救文化遗产运动。甚至抢救者不惜牺牲自己的著作权署名权,伪托先人之名,写了很多伪书。在第二次断裂的同时,也一直存在着一股抢救和挽留的暗流。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舶来的概念,在近年大行其道。

从另一个角度看,清朝出现过一次规模很大的复古运动,人们考据钟鼎文石鼓文,并进而发现了甲骨文。但这个运动不是主观萌生的,而是文化人为躲避政治风险做出的无奈选择,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

与人祸不同的是,历史上也出现了两次由于技术繁荣而产生的文化断裂。第一次是春秋战国时期。第二次是我们过去的100年,以及当下和未来的一个时期。

春秋战国时期,丝帛竹简木牍制作技术先后完善。作为书写的承载体,它们远比甲骨钟鼎和石鼓更容易获取。这是纸张出现前最大的文化事件。有了新的承载体,就会呼唤笔和墨的改进。所谓的蒙田造笔就是在这样一个历史条件下出现的。人们的书写速度越来越快。文字的形态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孔子时期使用的蝌蚪文,在孟子的时候就基本消失了。

也是在过去的100年,我们的书写文化技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引进了钢笔铅笔圆珠笔,又引进了蜡版和复写纸,此后出现了汉字输入法,普及了电脑,出现了喷墨打印,直到3d打印。这些一步一步地把毛笔和墨汁挤到了文化边缘地带。

媒体报道,盛产墨条的安徽,由于传统工艺劳动强度大、市场小、手艺人收入不高,徽墨生产后继乏人。人们忧心仲仲,呼唤要保护传统。但窃以为,徽墨走到今天的境地,是被钢笔水,被圆珠笔油,被碳铅,被油墨,被碳粉盒一步一步逼出来的。墨块正在退出历史舞台。这是时代的选择,是亿万民众的选择。

我相信在百年以后,还会有三五个匠人生产徽墨。徽墨的市场极其狭窄,甚至可能不为人知。他们只为那些从事古画临摹复制修复的人提供极其昂贵的墨块。他们像化石一样,收入不会低于社会平均水平。

和徽墨命运相似的传统手工业产品比比皆是。甚至可能还包括用铁皮打造炉筒子的技术,给马蹄钉掌的技术,蘸冰糖葫芦的技术……我们少小时期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消失的终究要消失。背负一切,会让我们活得很累。

文化断裂远远不是书写工具的断裂,不是书写形式,汉赋晋字唐诗明清小说的断裂,而是对过去思维模式和生活模式的一种放弃。第一次断裂,放弃了夏商周的模式。第二次断裂,要放弃的是明清模式。

朋友们可能会觉得可笑,明清的生活方式不是早就放弃了吗?我可以告诉大家,其实没有。我们还是在教那些咿咿呀呀学语,两三岁的孩子们,白日依山尽,床前明月光。

我们还是希望孩子能背唐诗。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能够在大人面前背唐诗,我们就会为他树起大拇哥。这种价值观念,是明清观念,是考秀才中举人的观念。它和信息社会完全不搭界。

我们对考试的看法,是科举式的。至今我们还喜欢用状元和考中这些词表达高考。过去资讯不发达。我们没有科学合理的办法测试人的能力,只能测试人的分数。分数成为我们衡量人的唯一标准。这个标准,直到今天还没有真正被打破。但它会在不久的将来被打破。因为在资讯时代,能力是随时可以显现随时得到显现的。我的读者的后代,将不再承受分数的奴役。

当初我在家看《三国演义》、《水浒传》,到京剧院看《穆桂英挂帅》与现在我的读者玩《英雄联盟》完全不同。我阅读和观赏,接受过去的历史,我的读者们参与和设计,充满了竞争和不确定性。很多东西,我从来没渴求拥有,但我的读者却觉得理所应当。断裂没有对错,对错是一种选择,而断裂只能面对不能选择。所谓代沟是文化断裂中的坚守和突围撕扯出来的痛。

文化断裂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可怕。断裂成因不外是厚重文化的不能承受之重,文化积累形成的动力小于思想意识固化造成的阻力。长期的文化认同,会让固守表现得更为稳健,更具有道义。在很多时候,固守占据着上风。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文化主张,是人对历史高速发展的无力的抗争。在漫长的文明史上,很多文化现象,艺术手段,表达方式,都消失了。消失的根本原因,是社会需求的萎缩甚至消失。如果有需求在,哪怕它是大毒草,也会生生不息。

放眼世界,我们会发现,最具有历史文化的两河流域,尼罗河流域,恒河流域,经济都非常落后,生活水平甚至文化修养普遍不高。两希文明的发源地,罗马帝国和文艺复兴的发祥地,大航海的领导者葡萄牙西班牙,经济条件非常一般。越是没有历史的后来者,越能够冲锋陷阵,拔得头筹。在世界上,美国如此。在中国,深圳如此。这样的现象就不难理解。

我们应该庆幸很多传统技艺在我们面前消失。因为放弃旧有意味着获得新欢。放弃安徒生和格林童话,意味着有了迪斯尼;放弃了听评书因为可以看电视;放弃别人的节目因为有了自媒体。放弃自行车因为有了汽车;放弃借书卡因为有了收索引擎……

当我们再一次在媒体上看到,某些文化或传统即将消失的消息时,可以遥想一下当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