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树下留守老人的情怀 ,投稿来源: 静漠※孤月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在老槐树下,一个老人,在昏暗的月光下,是一个又长又摇摇晃晃的身影。

风挡不住,月挡不住村民的嘴。老槐树和老人也成了人们聊天的场景,但是没有人知道老人在想什么,也没有人去想,因为人们知道老人像房子一样坐着,无精打采。站着,风景变得像槐树一样凄凉。只有行走,才能移动一种生命力。

他满腹沧桑,目光沿着蜿蜒无尽的山路延伸……

在那个充满希望的春天开始时,没有月光照耀,这是一个黑暗的夜晚。儿子触动了亲人的脉搏。在别人的城市,他离开了家乡……。也许它还在鸟儿翅膀够不到的高度,甚至比我们村口的山还高,背上亮晶晶的,从铸桩开始。

儿子,你还习惯吗?少喝点酒,神仙乱喝三分。更何况你的工作比山还高,是我最深的痛。他不想再想这件事了,他很害怕。他所听到的农民工的苦难隐藏在他的内心深处……。没事的。他儿子可怜的身体和保护性的护身符,是和他的妻子一起来拜佛的,被温暖地照亮并制成一种坚韧的质地。菩萨保佑,儿子平安!孙子安全!我妻子在那边很安全!

一想到孙子孙女,他就觉得两个孩子最怕黑夜。以前靠父母哄睡着的孩子,现在不知怎么的,都怪自己。他们不能说自己在槐树下。为什么他们总是回来?

蹒跚的脚步和拐杖甩地的声音构成了村子里永恒的钟声,夹杂着偶尔的咳嗽声。回到是与否的家,他那钢铁般布满灰尘的手从裤兜里掏出一串黑黄相间的钥匙,凭直觉找到一把,打开生锈的锁。这种动作在每个农场都很忙的黄昏时刻总是那么相似!他怕孙子们跑来跑去没看见他,但他一次也没跑。

看看被子。我的孙子们都很好。他们都睡着了,懂事了。今天的猪食由他们负责。我老了。我真的老了吗?……

那时候前面像山一样的玉米变成后面像山一样的玉米壳,两百斤水泥顺手放在肩膀上……现在?

累了,他啪的一声抽完烟,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看着眼前的木梯,我回想起我背抱着孩子上楼睡觉的场景。这时候前面传来一声“爸爸”后面传来一声“爸爸”。娇娇喋喋不休,太高兴了!而现在,冷月的寂寞之夜,只伴随着我身后长长的寂寞影子!

屋外,蟋蟀在流泪哭泣,仿佛在暗示只有它们才是村里夜里唯一的活物!晚上,更安静,是为了让睡觉的人不再起床吗?再也不起床,再也不忍受白天的辛劳,这是一个困难的局面!在淡淡的光影里,没有必要去叙说那只附着老茧的手,展现那张沟深的脸,那弯短的身体,那种有哮喘病的身体,只说那双呆滞而有力的眼睛,足够小明寒冷的岁月!

说到这里,儿子也不好过。在没有梦想的夜晚,他也承受着无尽的孤独。他每周打一次电话,熟悉亲切的数字,急切地诉说着一腔凄凉。也是全村难得的安慰。

老槐树高高耸立,为他弹奏着雄壮的旋律……

全村的脚步都在紧跟着,逐渐变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