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沉重的土黄色:沙漠生活 、作者: 陈冬雷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在埃及,离开尼罗河就是放弃希望,长尼罗河滋养的生存区域和生命的命运一样狭窄。

我一直很羡慕尼罗河,它可以自信地穿越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最终汇入大海。这是多么雄伟的气势啊。但是,她提供给人类的绿色太纤细了,纤细到一点点就面临死亡。

自古以来,几乎所有重要的埃及城市都从未远离过尼罗河。选择水来生活,是生命延续的自然本性。沙漠也需要水,但是沙漠里过度的饥渴吓坏了水的虚弱,生命只好逃跑。

我们的车离开卢克索,沿着尼罗河向北行驶。路上到处都是树、庄稼和村庄,但每个人都知道美好的时光不会持续太久。再不情愿,也会突然布满黄沙茫茫的大海。我从满绿到沙漠走了很多次,大部分地方都有缓冲或者过渡。我经常在有尖锐的视觉冲击时不知所措,震撼内心后的绝望仿佛被黄沙笼罩。

在埃及才三天,经历过几次。

去帝王谷的路程短,时间也实惠。今天,我们必须开车从卢克索穿越沙漠到达红海。几个小时的沙漠之旅,让车内空调在烈日下坏了。一路都是纯粹的煎熬,承受了前所未有的痛苦。

似乎没有别的选择。华山自古就是一条路。但是车辆可以选择,空调是必须的。卢克索的活动,车状况不错,但是我去红海换了一辆。马瑞普没有事先告诉我们,我们以为我们经过长途旅行已经换了一个好的,我们非常高兴。

走在尼罗河郁郁葱葱的绿草上,我打开窗户,没有感觉到热,甚至忽略了前面滚滚而来的热浪。当我开车进入沙漠,要求开空调的时候,我才发现车内的空调根本就不工作。里面闷,外面热,里外不舒服。回去换火车。时间不允许。我也期待随着我越来越靠近大海,海风能安慰我。但是天气变得更热、更干燥、更闷热。唯一能做的就是责怪马。分组攻击缓解抑郁。他高兴的时候,我站着不动,嘲讽了一句:一点都不热!这不辣!

可悲的是,我忘了他是老板的向导。

就连前世的敌人也不应该这么狭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