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周六下午四点,和小杨老师相约,去华师赏梅。
在路上,她讲自己在春节回老家时,在路边坡地上看到茂密茁壮的野菜,欣喜不已,摘了两把回家,焯水后炒着吃,甚好。
喜欢听她聊这些,也因自己对田野自然的喜欢,那是与生俱来的亲切,看到另外一个人如自己这般热爱,有分享,有共鸣,是开心乐事。
梅园的梅开得正盛,清香扑鼻。
毕竟天冷,又是后,赏梅的人不多。
园中一隅立有一块校友捐赠的太湖石,小杨老师连说这块石好。皱、透,露,瘦,四点俱备。
内行看门道,经她一说,我再细看,果然如此。石面上的皱处处皆是,朝阳的一面长满了青苔。石身上甚至有一小块似木化石,树木横截面的纹理十分清晰。
离开梅园,我们往操场南边的树林那边走,看能否找到野菜。
竟然没有。
倒是看到那两棵我们去年摘过花的栀子花树,小杨老师告诉我如何环切压枝让它长出新的枝条来,我看到旁边不远处地上有几丛栀子的枝叶,有些惊奇,它们怎么贴地长着?难道是新扦插的幼苗。但这里在树林底下,并不适合再栽树。忍不住扒开上面覆盖的树叶细看,发现好大一枝栀子。我拉了一下,竟然从地上扯了起来。
是一根主茎有三指粗,从底部分成两枝的大栀子,切口光滑,估计是被园林工人砍下来后弃置于此。如果是在夏天,曝晒几天就成了枯枝,但今年武汉的冬天湿冷,栀子的生命力旺盛,枝干上贴地的地方长出了细若玉米须的根须,那里的几片叶子还保持着碧绿。
但这里终非久留之地,它们要靠运气是很难长成另外一棵栀子的。
既然被我遇到,我决定把它扛回家,让它成为我的栀子。
首先想到的是我的拾得园,晚上,我把它带到工作室,楼顶的几个花盆里比划,如果整株栽,花盆太小了,如果分成两株栽,又觉得可惜了这么大的一株栀子。
要不,去南湖花木城买盆买土?
周日清晨,想起此事,仍然觉得不妥。盆子再大,也只是盆土。只有长地里,它才更有可能生根发芽,长得茁壮,开出繁花。何不就种在楼下?如果楼下正好有空地的话。
如此一想,立刻起身下楼考察,发现就在楼下的两棵不知名的植物之间,刚好空出一小块地来,种那株栀子是再好不过的。
主意打定,赶紧开车到紫园,把那株栀子和那把铁锹拿下楼,放在后备箱,回家。
要栽树,第一件事是挖树坑。
楼下的土粘性很大,里面还裹着些砖石残渣、塑料袋之类,并不好挖。好在是适合栀子花生长的黄土。
这么冷的天,还下着雨,我却流了汗。
费了老大的劲才挖了一锹深的土,我把栀子立在里面,貌似深度足够。
门房大叔过来,看着我,我笑着对他说,捡来的树,种花盆太大了,种这里。
他说,嗯,这里好,可以种活。
我再一点点地把刚才挖出的土掩到花树上,压住,让它站稳。
旁边门幢的老奶奶过来,看我笑,说,你也喜欢种花啊。
我说,是啊,我小时候家里有这么大一棵栀子花,就一直想自己再种一棵。昨天我在华师捡了这棵栀子花,想种下来看能不能活。
能够活的。她说。以后天晴的时候要浇点水。
嗯嗯,我说。暗忖武汉这个月一直在下雨,什么时候会停?
老奶奶问我,你妈妈现在还好吗?
还好还好,我说,她在老家。
二十年前母亲在这里帮我带孩子,和这里的婆婆们认识了。她有好多年没有到我这里来,而我每次遇婆婆们,她们都会问我,你妈妈还好吗。母亲的人缘是极好的。
那株栀子已经种好了,我又从旁边多铲了一些土过来压在上面,拍紧实。
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小孩过来时,我正在往栀子花树的根部培最后一铲土。
妈妈对孩子说:看,一棵栀子花。
我头低着,来不及抬,但笑着说,是啊,我种了一棵栀子花。
终于,种好了。我拄着铁锹休息,看着昨天让我既高兴又发愁的栀子花树,现在已经稳稳地站于此,两根大枝丫伸展着,虽然叶片很少,但也是一棵树的样子了。
希望天气快点转暖,它们能快快地生根,扎到泥土里,长出枝叶,长成一棵蓬勃的树,开出花朵,送出芳香。
是的,我觉得栀子花是可以长成树的。
在学校的材料实验楼的前面,有几株树龄估计在五十年左右的栀子花树,因为地处僻静,无人修枝打叶,让它们自然生长,最后它们长到两层楼那么高,到了夏天,走进院子就有扑鼻的香味。是我目前所见过的最为高大的栀子花树。
就算长不成树,至少也要长得像我年少时老家门口种的那棵栀子花树一样啊。
我的脑海中甚至有了它未来样子。这就是希望,从此我会为这棵栀子花树祈祷,祈祷它根深叶茂,花香四溢。
一直喜欢树,但是亲手栽树这样的愿望却很少有机会实现。
女儿还是小学生时,某一年的植树节,我带着她去参加了一次义务植树活动,在当时路的南边还是建筑工地的文馨街。
怎么也没有想到,后来理工大的新校区就在那里,游泳馆也在那条路上,因此我常常走那边。当年的郊区,现在已通了地铁,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派繁华景象。
那里的道旁木都已亭亭,以自己的一点绿意,一派生机,调和着钢筋水泥的冷硬与霓虹灯的绚丽,让城市之中也有自然,也有呼吸
那里有我当年参与种的树,只是我记不起来到底哪几株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一天我们种了树,那一天风和日丽,春光和熙,那一天我们母女俩都很开心。
有人说,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确实如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