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男友 约会时浑身湿漉漉

  • A+
所属分类:追踪悬疑

方晓气喘吁吁地到达游乐园门口,她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男友郭仁的身影。

今天是方晓二十岁生日,她与男友已约好下午一点半在游乐园门口见面。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下午一点四十五分。

“他一向都很守时的,怎么今天迟到了呢?” 方晓小声嘀咕着,不安地拨打了男友的手机号码。连续拨打了好几次,电话那头都无人接听,“难道他忘了带手机,又返回家去了?” 想到这,方晓准备联系男友的弟弟郭义了解下情况。正搜索通讯录时,背后传来男友的道歉声。

“晓晓,实在不好意思,路上遇到点事,让你久等了!”

方晓转忧为喜,回头却发现男友全身湿透,头发湿漉漉地正滴着水。看到此情此景,方晓不禁噗嗤地笑出声。但看到男友严肃的表情,随即强忍笑意,柔声问道:“今天又没下雨,看你这样子,该不会是赶路时玩手机不小心落水了吧?”

“你猜的差不多,不过我不是落水,而是跳水救人。” 郭仁一边用手整理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解释道,“刚才路过三春湖的大桥时,我听见有人在大声呼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女生正在湖中慌乱地挣扎着。当时周围没有看到其他人,也没有救生工具。想着自己会游泳,于是来不及思考就跳湖救人。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把她救上来的!”

方晓听完,半是担心半是埋怨道:“以后这么危险的事,你不要再逞能去做。你知不知道,新闻已报道过多少次,路人下水救人最终自己却溺死的事。”

古人云:见死不救,非仁也!” 郭仁反驳道。

方晓含嗔道:“古人还有云:善骑者坠,善水者溺。你怎么就没记住这个呢?”

郭仁沉默了好一会没有答话,随后伸手从上衣口袋摸出一个精致的小礼盒,深情地望着方晓,小心翼翼地将礼物交到她手上,满脸堆笑地说:“现在记住了!祝你生日快乐!”

方晓已记不清自己多少次像这样莫名其妙地就会跟男友争辩起来。明明对方什么也没做错,自己却还是非要苦口婆心地进行说教。是为了显示自己对男友的关心?还是为了表现自己对男友的主导地位?也不知是谁说过:女生必须时刻握紧系着深爱之人的红绳,否则他就可能会挣脱,又或者被别人抢走。自己对身边其他男性朋友都很温柔包容,可唯独对男友却格外严格。也许是知道,男友会永远包容理解自己,不会离开自己。因为,每次自己与男友争辩,对方都会率先投降,然后好言相慰,就像此时此刻!

方晓望着礼盒,缓缓地打开,发现里面装着一对精美的耳环。一年前,与男友逛街时自己曾相中这款耳环。可由于当时大家都没什么钱,所以就骗他说自己喜欢其它一对很普通的耳环。人可真是口是心非的生物!关键是没钱,所以才会处处受限。

她呆立良久,然后缓缓地抬头凝视着男友,感动地一把抱住郭仁。此时才猛然觉察男友浑身湿漉,心疼地牵起他的左手,温柔地说:“我们先去商场,给你买一套新衣更换后再来游乐园玩。”

方晓与男友进入了一家熟悉的服装店,店员热情地上来招呼。方晓不断地给郭仁挑选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时不时征询着店员的意见。尽管店员每次都给出了不错的点评和推荐,但方晓一次都没有采纳。她希望凭一己之力给男友挑选一件合适的衣服。当男友在试衣间换衣时,她接到了男友弟弟郭义的来电。

“喂!方晓,你现在在哪儿?郭仁出事了,你现在赶紧去一趟三春湖!”

“郭仁出事?你胡说什么呀!他现在好端端地跟我在一起啊!”方晓困惑地答道。

“这怎么可能?他在三春湖因救人溺水身亡,有人用他的手机给我打电话,叫我和父母前去现场。”

“……”

“喂?喂?喂?”

方晓正惊愕间,突然觉得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她猛然惊醒,发现此时自己正坐在公交车座位上。

司机大叔见方晓醒来,冷冷地说道:“姑娘,已经到终点站了!”

方晓疑惑地望着司机,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脸,觉得很疼。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下午一点整。看来刚才自己坐车听音乐不小心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梦。她连忙起身道谢,然后快步地下了车。

“糟了,要迟到了。” 方晓来不及多想,三步并作两步,向游乐园走去。当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到达游乐园门口时,却没有看到郭仁的身影。她看了下时间,正好是下午一点四十五分。

“他一向都很守时的,怎么今天迟到了呢?” 方晓小声嘀咕着,不安地拨打了男友的手机号码。可连续拨打了好几次,电话那头都无人接听,“难道他忘记带手机,又返回家去了?”

方晓猛然记起,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这不就是跟刚才在车上做的梦一模一样吗?她正思考间,背后传来男友熟悉的道歉声。

“晓晓,实在不好意思,路上遇到点事,让你久等了!”

方晓惊恐地转过身,眼前的男友如梦中所见一般全身湿透,头发也湿漉漉地正滴着水。随后的对话,与梦中的场景一一吻合。她呆住了。

“晓晓,你这是怎么啦?你没事吧?” 郭仁看着惊恐万分的方晓,困惑不解地问道。

方晓听郭仁说出与梦中不同的话,顿时长舒一口气。但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发了一条短信给郭义。

“郭义,请问郭仁是否出事了?你有没有接到陌生人用他手机给你来电通知你前往三春湖?”

“郭仁去赴约了。你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呢?我并没有接到他的来电,也没人通知我去三春湖。”

方晓看到郭义的答复,这才算放下心来,笑着对郭仁说:“哦,我没事。那现在我就去商场吧!”

在商场的服装店里,方晓不断地给男友挑选着各式各样的衣服,并时不时询问店员的意见。看着男友试穿衣服,方晓不禁回想起自己第一次与他相遇的场景。

四年前,我还在读书,为了能多一点生活费,利用暑假时间出来找了一份服装店的兼职工作。第一天上班,上午才被简单培训,下午就开始上岗工作。

那天下午一点半左右,郭仁路过我工作的服装店时,朝内观望了一会,我热情地上前招待他。他瞥了我一眼,然后低头径直走进店内。他好像是漫无目的地看遍了所有男装,不时转身偷看我,当我们四目相交时,他又做贼心虚般快速转回去,拿着一件衣服假装欣赏。

你好,请问本店你有看上了什么吗?” 我笑容可掬地询问他。

“你——你——” 他突然变得结巴,显得十分紧张。

听他重复说着“你”,我害羞地低下了头,感觉双颊很烫。他对我一见钟情吗?刚才这算是表白吗?正当我沉浸在这尴尬场景给我带来的惊慌和喜悦中,我听到他继续补充道。

“你能不能帮忙推荐一件合适的衣服给我呢?”

谢天谢地!这句话可算把我从尴尬的境地给解救出来了,不过心中又短暂泛起一阵失落感。我开始仔细地打量着他,只见他面容姣好,五官俊朗,体型匀称。眼睛深邃,微笑时十分迷人。其实我也是第一天才上班,什么都还不懂。于是,我询问他:“请问,你对衣服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只要你认为适合我,那就行了!” 他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依然满脸堆笑地注视着我。

我们对视了数秒,随后彼此心照不宣地都快速转移了视线。我给他挑了一件又一件,总感觉自己不是很靠谱,所以时不时也向店中其她店员姐姐们征求意见。最终,我总算给他选了一件我认为挺配他的衣服,他二话没说直接就买下。

突然,一阵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把我从回忆中拉回到现实。我拿出手机一看,是郭义的来电。此时郭仁正在试衣间试衣,我感到一丝不安,但还是接听了电话。

“方晓,你现在在哪儿?刚才我真的接到郭仁的手机来电,一个陌生人告诉我郭仁溺水身亡,让我尽快去现场。你是怎么提前猜到这一切的?”

方晓看了一眼手机时间,现在是下午两点过四分。

“我也不知道!我刚在来的公交车上做一个梦,梦中的场景几乎跟现在一模一样。只是,有些对话因为我作出不同的改变而发生了细微改变。”

“这也太奇怪了!难道你做了能预示未来的梦?不管怎么样,我现在要赶到三春湖,你也赶紧过去一趟吧!”

“……”

“喂?喂?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