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有声有色有滋有味,也算是把一个人活成了一个军队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作者村上龙,24岁写出《无限近乎于透明的蓝》的作家,《饥饿美食家》是他的短篇小说集,人到中年之后的,多写食色性。当时毫不犹豫地买了,一半是因为对这书名的好感。
再过几年,又看到这个词组,是一部日本电视连续剧,《孤独美食家》。这部剧相比于《深夜食堂》,对故事性不是那么在意,更强调的是美食本身。每集都是那个永远吃不胖的中年男子的寻食记。他的职业很特别,一位职业买手,总是在大街上行走,走着走着,突然饿意袭来,于是他思忖今天吃什么。有的时候是冲着某一种特别想吃的食物,有的时候是跟着直觉,走进街头的某家小店。
看他吃饭时的样子很容易产生代入感,他大口大口地吃,全然不在乎自己的形象,有时候甚至显得有几分贪婪。
但是,这样忘情的享受才是对食物最好的礼赞。
“不被时间和社会所束缚,幸福地填饱肚子,短时间内变得随心所欲,变得‘自由’,不被谁打扰,毫不费神地吃东西的这种孤高行为,是现代人都平等地拥有的最高治愈。”这是剧中男主角的内心独白,也是整部剧的主旨。
确实很治愈。
在每一个觉得生活没有太大意义的时刻,想起这部片子,想起那些美食,便振作起来,至少给未来能吃到某种美食存一种可能吧。
食事万千,汇成一碗人间烟火。
作为资深单身,我是不爱在外面吃饭的,那会放大孤独。但是,我会关注那些在餐馆里一个人吃饭的人,想象那是另外一个自己。
多年前,我还在水果湖上班,有一次在东一路的一家特色土菜馆,我和两位同事一起吃饭,青椒爆炒仔鸡是他家的招牌菜,份量足,一大盆端上来令人叹为观止。吃到一半,一个女孩进来,她也点了一份爆炒仔鸡,外加一盘红烧鲫鱼一盘青菜,一个人在那里慢慢地吃。
那天对于她也许是一个特别的日子生日,或者其他。
也许,她仅仅只是想一个人好好地吃一顿。
我们三个人一边吃一边聊各种话题,那边厢她一个人吃饭,专注、沉默。
无论对人还是对食物,专注总归是好品质,它形成了人和人,人和食物的美好关系,共存,同在,同化。
另外一次,是2014年的一个冬夜,我和女儿在呷哺呷哺的望京新世界店吃它家的特色小火锅,进来一个男人,典型的北京大爷打扮,一身黑,戴毛线帽,拓落自在。店堂中已经没有空位,他就坐在了最前面邻近操作台的长桌前,点了一个火锅。他的身边左邻是情侣,右邻是三四个聚餐的年轻人,唯有他孤身一人,但是没关系,他专注于眼前的食物,将食材一点一点放到火锅里,慢条斯理地吃,很投入,也很从容。
他看上去特别像好事者拍到的地铁上的中年窦唯。
其实,每个人的灵魂里都有一份孤独需要喂养,独自旅行,独自看电影,或者,独自进食。
孤独的人基本上早已练就了一身自给自足的生活本领,不向外求。
看综艺节目,一个我和女儿都喜欢的艺人描述了他一个人吃饭的情景,那天,他一个人吃掉了四只螃蟹——掰开壳,咬断关节,吮吸,咂巴嘴,喝点小酒。总之,他说,整个屋子里都是吃螃蟹的声音
如此有声有色,有滋有味,也算是把一个人活成了一个军队,在那个时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