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居住理想便是,楼下就是食堂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周末在华师学习,中午就在学子食堂吃饭。
一个菜苔炒火腿肠,一个黑木耳炒肉片,加一些米饭,11元。
我把它们吃得干干净净。
尤其喜欢炒菜苔,比较烂软,是我喜欢的。
更喜欢周围都是学生的那种感觉,看着那一张一张年轻的脸,感叹青春就是自带光芒,不需要滤镜,不需要美颜软件。也不需要化妆,素颜即好。
华师女生多,男生少。坐我们对面的是一位男士,大概是学校的教师,他坐在那里慢慢地吃,当我和伙伴聊到自己的学生时代以及工作后各自吃过的食堂,一致认为,最经济最实惠的饭菜当属学校食堂时,他说,这是肯定的,学校食堂的米、面、油都是统一采购,因为量大所以优惠,而且国家是给了补贴的,再者,学校食堂不像外面的餐馆需要租赁门面和场地,所以自然便宜
条分缕析是老师的习惯,一问,果然是学校的老师。
我所知,很多大学老师都是在食堂吃饭的,尤其是中餐。有的甚至晚餐也在食堂吃。有的老师退休后还愿意住在校内,就是因为离食堂近,生活方便。
“这食堂的饭菜不错。”我说。“每天吃食堂也很幸福啊。”
“我觉得没有以前好了。”那位男士说,“不过,据说这个食堂是华师各个食堂中最好。外面的人也来这里吃饭,一开始还允许,后来就不让了。”
确实,我们是借的在这里工作的保洁工的饭卡买的饭。
这里的食物品类丰富,我和伙伴约好,以后都到食堂来吃,每次都吃不一样的,争取把这里的美食吃遍,作为来学习的福利。
想起当年在华师读书时,食堂窗口都是卖米饭和菜,唯一一个小吃多一点的食堂叫花样食堂。如此好听名字,在当年我去得比较少,我喜欢吃米饭,而那里的面食居多,而且排队时间较长。
那个食堂早已拆了,连同它旁边的西一食堂、西二食堂,那一带变成了草坪,在它们的西侧,桂子食堂高高耸立。我也曾经去吃过几次,但是与当年的记忆完全不一样了。
西一,西二以及花样食堂都是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房子,青砖黑瓦,高且空阔。分别和女生宿舍、男生宿舍平行,到了吃饭时间,女生通常在西一,男生通常在西二,有善交际的男生会到西一来,女生到西二去,这是我后来才明白的奥秘。
到了周末,这两个食堂中必有一个会拿来当舞场,所有的桌椅都移到墙边,中间空出来做舞池, 舞会都是有乐队的,学校真不缺各种文艺人才,现场演奏当然比放磁带更有气氛,有的时候会有一些即兴的演奏,将舞会推向高潮。组织者在门口象征性地收门票,维持纪律。一首首属于那个年代的歌曲,一张张青春的脸,有的人舞姿娴熟,有的人笨手笨脚,但总是开心的,毕竟这是舞会。空气中有荷尔蒙的味道,有食堂固有的各种食物分子混杂在一起形成的微妙而又丰富的气味,以及油烟味儿,哪怕当时食堂已经停止营业,但是作为一个食堂,这就是它的气场。
八十年代的食堂,无论是大学的还是机关的工厂的,几乎都在周末充当过这样的舞场。
“周末舞会是老妈的大学时代特有的娱乐和交际方式。”当我讲给女儿听时,她表示不可思议。
在她小的时候,也曾送她去省歌省艺校学过一段时间的舞蹈,学过民族舞、拉丁舞,交谊舞于她是空白。她只在高中毕业参加过学校的毕业舞会,大学时代完全没听她提过舞会这个词。
是在暑假期里我们一起看“舞林大会”,看“偶像练习生”,她会特别欣赏那些舞跳得好的人,可她自己不跳了,有些遗憾。
还是回到大学食堂。
武汉我吃过华师理工武大华农武工湖工的食堂,其中湖工食堂值得一记,没吃过那里的饭菜,之所以记得,只因好友静思某天特意给我送来好大一袋她们学校食堂特产的荞麦馒头,我冻在冰箱里吃了一两个月。真的很好吃。尤其是切片之后在微波炉里转一下,就有了烤馍片的口感,很香。
在北京吃过央美的北师大的食堂。
不得不说我是南方的胃,喜欢的还是南方的食物,食堂也一样。
印象最深的,是七年前到厦门旅游,之前看到一些旅游攻略都推荐厦门大学的芙蓉餐厅,我和女儿在厦大还真的找到了那家餐厅,然后找一个女生借了她的饭卡刷餐,那里的食物果然是价廉物美。巧的是那个女生是湖北黄石人,我们拚一桌吃饭聊天,很开心。
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能在那么多学生中遇到一个老乡也算是缘份了。
我喜欢大学食堂,不仅仅在于这里的饭菜,也许更在乎这里的感觉,置身于此,让人恍惚间有重新做回学生的感觉,普通的食物也变得更为可口,更有芬芳。
啊,我无比怀念当年西一食堂的片汤、豆沙花卷、包子、肥肉炒包菜、酸辣土豆丝以及免费的菜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