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一夏一清 小编: 王兴华

  • A+
所属分类:追踪悬疑

我追着时间的脚步,数着换好的衣服,罗列着自己的心情。

——铭文

秋强,凉瘦更觉清晨时光。

在办公室忙碌了一周后,终于到了周末。看着家里乱七八糟的,还没来得及打理衣柜里的衣服。

一大早,我和父亲就开始了从脑力到体力的全方位转变。把昨天洗过的衣服收起来,从壁橱里扫出来。分门别类放:旧的不能再穿的,款式不再合适的,直接打包扔到楼下垃圾桶里。至于其他衣服,不管旧不旧,都还是小心翼翼的叠好。

突然,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样子。暑假前的那个夏天,我几乎满身长裙,长到脚踝;暑假休闲了很多,几套连身衣翻来覆去换;暑假过后,长裙都放在一边,中间的裙子也是一样的颜色。

时间在折叠中释放。

初夏,我带着二班的熊海子开始了我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这段时间应该是和他们相处以来最愉快的。我抱着这些孩子一年多了,各方面都很了解。于是乎,懒的我渐渐凸显了自己的本性。长裙可以罩住丝袜,不考虑颜色搭配,更不考虑丝袜会不小心撕破的问题。结果,整整三个月,几乎每天,长裙飘飘,雪纺,棉麻,丝绸,黑如冷艳,白如纯白,更是五颜六色,或民族化,或时尚化,各具风情。一个毕业后一起工作,这两年因为校园问题经常见面的同事奇怪的说:“小姐姐,我发现你比以前越来越漂亮了。”

此时和当时,已经不同的存在。

假期里,我是最不挑剔的。突然喜欢上了连体衣,很长,不用担心风吹裙子。于是,整整两个月,在黑白交替中,没有黑白之分。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很享受,抽着拖鞋披着长发,在街上闲逛。晚风和炊烟悠悠飘动,整个夏天披头散发。穿着连体衣的我更像暗夜精灵,分不清黑夜在哪里,我在哪里。

那一夜,那条路,那件淡淡的衣服,覆盖了真正的灵魂。

假期很远,是一群刚从幼儿园过来的孩子。这时,我不敢穿长裙了。穿着长裙,需要慢慢走,摇摆。这些小孩子不知道一个故事什么时候会发生,我就要做个“辣妈”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然后短裙轮流玩,有的在衣柜里沉默了很多年,被我拉了出来。我发现时间在变,但我的心情从未改变。过去的时光似乎把我带回到温暖的阳光下。

我觉得,人一定要坚持走下去,在相似的风景中找到不同的快乐,这才是最大的成功。

衣服一件一件从你手中滑过,走在你身边,每一个难忘的心情。

这个夏天,它被轻轻折叠,却不会留在心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