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不念未来不追,过好当下的每一天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场地中间,排着15块方形地垫,中间一块略大,两个人背靠背站在上面。在他们的面前,各有7块略小的地垫。
“你们眼前的7块地垫,代表着你们离婚之后的每一年,现在,请你们各往前走一步,站到代表离婚后第一年的垫子上。请问,这一年,你的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我谈了个女朋友。”男人说。
“上班,带孩子。”女人说。
“再往前一步,离婚第二年,你的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我结婚了。”
“上班,带着孩子生活。”
“好,再往前一步,离婚第三年,你的生活又发生什么重要的事了?”
老婆生了儿子,我很开心。当时手上只有4000块钱,为生活着急。”男人说。
“还是上班,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女人说。
第四年,男人说他代理了两个新产品,生意有起色。女人,一如继往。
第五年,男人说他用八千块钱买了个二手面包车,全身心扑在生意上。女人,还是上班,带孩子
第六年,男人说赚到了一百万,后来被骗了八十万。用十万买了一辆车,但是不想去上班拿死工资了。女人说,儿子上高中了,自己从原来的公司出来,开始自己做小生意。
第七年。男人说,改变了原来瞧不起死工资的心理,开始上班,一个赚三四千。女人说,自己做小生意,比以前累。
当他们站在最后的一块地垫上时,请他们转身,看对面的人
男人说,不想看。
女人也说,不想看。
二十一年前,他们曾是父母的反对也拆不开的恋人,二十一年后,他们已成前夫前妻,而且彼此充满了怨恨,甚至是敌意。
曾经有过的激情恩爱,到哪里去了?
迥异的个性,无常的生活,让一对恋人终成怨偶。
其实,他们七年前已经离婚,此前已分居多年。
按说,这样的经历之后,两个人应该没什么瓜葛。
但是,不。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儿子,正在读高中,离婚时跟了母亲
现在,女人要前夫给儿子在武汉买一套市中心的一百平的房子,抚养费标准提高。
男人同意提高抚养费标准,但是,买房子?他说,等我将来有能力,不用你说我也会买。现在你要我买,不可能。
所有人都觉得女人关于房子的要求确实过份,孩子才十六岁,她想得也太远了。
但在她看来,作为一个母亲为儿子争取自己的利益是天经地义的。因为他们之前本来有一套房,但是被前夫偷偷地卖了。
前夫说,我是卖了,因为当时你跑回娘家,我又还不起贷款,只能卖,而且卖的钱也分给你一半。
女人说,没有,我只拿到了2万多一点。你所说的5万没有拿到。
男人拿出一份和解协议书,上面有写男人给女方现金5万,且有证明人。
真相扑朔迷离。
两个人在场上很多事情的描述都如此,大相径庭,各持己见,自己有理,对方不堪。
两人气场完全不合。
女人削瘦,憔悴,身心绷得很紧。男的高大,微胖,坐姿松弛到有些漫不经心。他虽然比女的人大一岁,但看上去却年轻好多。
有评论员说,乍一看,我还在猜这两人是不是一对母子。
可见悬殊之大。
而背对背站在地垫上,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的这一番问与答,让人清楚地看到了为什么七年后这个女人还是放不下过往,仍然活在怨恨里。
离婚之后,前夫将生活立马翻篇,快马加鞭,快意人生。而前妻,过的是一成不变、停滞不前的生活,所有身心都在孩子身上。现在,在高企的房价面前,在丈夫春风得意的生活面前,在自己年华老去的容颜面前,在长大的孩子日益高涨的需求面前,她心不从心,内心失衡。
那孩子据说长得特别高大,像他的父亲。
但是在离婚后,女人给孩子到派出所改了姓,随她的姓。
而且不让他与父亲见面。
这一切,实在是不够明智。
离婚,只意味着你们不再是夫妻,但不能改变父子、母子的血脉亲情。为了自己的怨念,而阻隔父子相见,拒绝父亲的资助,其实是一种偏狭自私的行为。这带给孩子的,是更大的伤害,而且他还无法反抗,不能言说。
在现场,在女人的讲述里,男人就是一个渣男、流氓、虚伪且不负责任的父亲。
男人苦笑,说,好,你说怎样就是怎样。但是,我该给孩子的没少给,只是没有让你知道。儿子让我不要讲,因为讲了你又和他闹。
他说现在的家庭生活很幸福说到现在的妻子,他说,对我没什么挑剔,不嫌我穷,脾气好,不骂人,我们从来没有争吵,更不说用动手了。
可此前的那段婚姻里,他曾经对妻子动过手,也因此将自己的婚姻一步步推向万劫不复。
现任妻子的眼里,他应该算是一个好丈夫,但是在前妻的眼里,他是恶魔。
正所谓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或者,也许,我们只配得到我们该得的那份生活。

离婚不可怕,可怕的是离婚后,沉溺在痛苦中走不出来。
在场上,女方对男人的每一句都是控诉,都是怨恨,流露出来的都是不甘心。她觉得自己的这一生被这个男人毁了。既然自己过得这么苦,那对方就不能过得太逍遥。
于是,要求男方给儿子买房,用此来表达不满,寻求平衡。
她真的没有看到,他和她,早已分道扬镳,渐行渐远,远到他们都不想再看对方,更别提握手,言和。
与其这样,不如放下对这个男人的幻想,过自己的生活。
因为,当你没有自己的生活时,就会将自己牢牢地和孩子捆绑在一起,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你身边的孩子。

不过,其实,我对女人还是有信心的。
有一个细节。
在化妆室里,当化妆师给她化好妆后,对她说,其实你的气质挺好的。
她说,我以前是当过小学老师的,读初中的时候还是班花。只是因为这场婚姻,把我整个人给毁了。
她在上场前还特意换上了自己带来的衣服,一件上面有红色绣花的黑色连衣裙。
她是爱美的。
一个女人,只要还在乎自己的容貌、身材、气质,就说明她对自己没有放弃,对生活还有热爱。
这是我对她的信心之所在。
愿她走出这个演播厅后,真的能做到,过往不念,未来不追,过好当下的每一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