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了,故乡的土路 、投稿来源: 方学礼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暑假我在家的那几天,村里的村民口口声声说政府出钱修路,那几天就开工了。我喜出望外,也渴望快点动手,好让自己表现出蛮力。

没有村民说的那么快。当我离开家回到Xi时,建设还没有开始。直到离家一个月后,父亲告诉我,我真的开始修路了,按人口分段修路。我爸爸也很有活力,很开心。每隔一段时间,他就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路修得怎么样了。不能努力修路,感觉有点遗憾。就算随便挖几个锄头,我也开心。

从家到村委会只有5英里,从村到镇只有15公里。这条小路把山里的人困住了,绑住了他们的手脚。

为什么村民这么关心这么普通的事情?因为希望总是在路上,没有希望就没有希望。20世纪80年代,村民们共同努力,将从村庄到城镇的毛毛路建成了一条可以通车的土路,这已经迈出了一大步。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梦想的实现,村民们热切地期待着迈出第二步。

就我记忆所及,初中以前我从未去过这个镇。

2002年,我小学毕业,班上72个学生,只有3个考上镇中学,我就是其中一个。父亲送我上学,我第一次踏上了通往镇上的土路,却没有车,遇到拖拉机是一件幸事。父亲背着我的被褥和一个木箱,我一路跟着父亲来到镇上。一路上我总是问爸爸:“你什么时候到?有多远?”,父亲的回答总是:“很快,很快。不远!”就这样,走了3个小时,第一次进城。第一次看到5层楼,站在楼下抬头看了很久。我久久不愿离去,默默惊叹:好高的房子!

我妈也陪我走过那条路。那是一个下雪的日子,天上下着冻雨,地上结着冰。因为家里出了事,奶奶气得离家出走。全家人到处找奶奶,在树林里,山洞里,玉米扶壁里到处找,都找不到她。全家人都很焦虑,我开始感到愤怒。我没去上学。我觉得上学没有意义。上学前要把奶奶接回来,家里吵。在全家人眼里,学校大如天。每个人都开车送我去学校。我妈妈负责送我上学。其他人单独去找奶奶。一路上,我妈给我讲了很多。这条路很长,我无法到达那里。中途,我叫妈妈回家。我妈怕我再胡思乱想,执意送我上学。直到她亲自把我交给老师,她才匆匆回家。从此我明白了亲人和母爱的伟大。

又是一个冬天,大雪纷飞,学校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全校放假。那天,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回家。雪没有经过膝盖,走了将近5个小时跌跌撞撞的回家。回到家,我变成了雪人“ ”。

我不知道走过那条路多少次了。

2008年,我第一次高考后,暑假邀请同学在家玩。同学们至今记忆深刻,可谓“山路十八弯,把人震晕”。09年第二次高考的时候,邀请了很多同学来家里做客,留下了“ ”的深刻印象。两个同学从响水镇到我家还一路骑摩托车,我还挺佩服他们的。(看到这篇文章,去过我家的中高中生一定记忆深刻!)

今年暑假,我在家的时候,有朋友开车到我家,车子的底盘被一路颠簸的路面刮坏了。一路上我心里骂了好多次:去他妈的路!想必他们去过一次之后,就不想再去了。旅途艰难。

人们在哪里?每个周六,我都要去镇上的市场,早起,运气好,上拖拉机,可是我连拖拉机都没有。卖辣椒,烟草,小猪,要么背在背上,要么背在马上。生意好的时候,卖个好价钱,卖了中午回家;生意不好的时候,剩下的就得搬回家,中午不吃一顿饭。在这样正常的情况下,村民们辗转反侧了很多年。

后来人们的生活条件更好了。有些人买了摩托车,这使得进城更容易。我父亲四十多岁才学会摩托车。也有一些人买面包车周五周日接送学校的学生,周六接送村民去镇上的市场赚点辛苦钱。直到今天,一些老年人,甚至那些腿脚不好的人,仍然不愿意坐公共汽车去镇上,以节省十美元的车费。其他时候,镇上几乎没有车。

因为路,村民的生活真的很辛苦。村民每次在镇上和别人吵架,经常被骂:高山包子!我们村与云南接壤。近年来,云南大坪、松子山、甲马石、拓田等周边村庄开展了村村通工程。路面硬化,出行方便。“泥不沾身”。在云南周边一些地方,偷偷流传“云南姑娘不嫁贵州金竹平”,对于村里光棍多的金竹平来说,并不是一种很大的嘲讽和无奈。

村民们期待着修路。期待小镇不再是泥人,期待出门干净体面,期待远方的客人常来常往。盼星星盼月亮到2014年。

路开始修了,虽然比村民预计的晚了很多年,但是最后还是修了,今年年底前还会修。

初高中的同学朋友们,有空我再一次邀请你们来我家做客。路会修,会有酒有肉。

值此之际,说再见,故乡的土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