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田野上开满了花儿 给这世界涂抹上一点点自己的颜色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家乡的田野上开满了花儿。
无论是在村前屋后,还是在田间地头,走着走着,一枝花就冒了出来,然后,是一片花,大片大片的花
绿色的枇杷花开在冬天,它是最韬光养晦的一种花。
每到春三月,野蔷薇就开得汪洋恣肆,任性到底,就是要粉红,粉红色娇艳,就是要招摇,就是要招蜂惹蝶,就是要把这个春天闹醒,再把夏天迎来。
然后是桃花,一树一树地开在人家房前屋后,原本颓败灰暗的堆着瓦砾残砖的角落顿时明亮而且有诗意起来。
至今忘不了楝树花的紫。那种像带一点点白的亮紫色,像雾一样的忧郁紫,形成一团紫色的云。在武汉生活多年,有一次在长江大桥的桥头,突然看到一棵紫色的树,我立刻可以断定这是一棵正在开花的楝树。
后来每次从桥上过,都会特意拿目光寻找它。好几次起意要坐车到阅马场后步行到那里去找它,可是原谅我的懒,最终还是没有去。
枣树花是黄绿色的,细细小小地排列在枝头,散发出一股清甜的香气。下一场雨,地上就铺了一层的枣花,让人不忍踩上去。
梨花是雪白的。
五月榴花照眼明,它们红得热烈,坚硬的革质花托上绽出绢丝般的皱皱的花瓣,真的是美艳无比。
田野上的花色更多,更铺张,更暄嚣。
水田在歇冬时会种上紫云英,一到春天它们从地里蔓延铺陈成一张厚厚的绿色的地毯,三月它们就开花了,粉红紫红,繁花似锦。
油菜花和紫云英是同时开花的,一到那时,就见田野里东一抹嫩黄西一抹淡紫红,或者一大片黄连着一大片的红,远远地看过去就像画在大地上的水彩画。
蚕豆花是深紫近黑色,同时还有一点白色,像一双双诡秘的眼睛
茼蒿花是金黄色,开得俏皮的,会在边缘有一圈儿白色。
茄子开花是紫色的。
南瓜开花是金黄色的。
冬瓜的花是白色的。
黄瓜的花是黄的。
瓠子花是雪白的。
扁豆花是粉红或粉白色的。
土豆也会开花的,它的花是白色或者淡淡红,有的甚至是淡紫色。
棉花也开花,淡红,淡黄,淡白。
玉米的花是被紧紧地含在花苞里的到后来会随着玉米长出来长出那一根根的泛着莹光的粉红粉黄的须须,小女孩们常常扯了这些须须来编辫子玩。
到了六月,池塘的荷花也钻出花苞了,绿中攒出一点红,渐渐的,红色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乍然开放时,露出中间黄色的蕊来。
稻子也是开花的,那稻穗头上一丝丝的白就是它们的花。
芝麻开花节节高,它们是粉白粉红的,不规则的喇叭形状,揪下一朵来,在花蒂上吮一口,有一丝丝的甜。
益母草是粉红的花,唇形花朵可以一朵一朵地叠串在一起,最后形成完美的迷你花环。
野蓟花有着鲜艳的紫色或者是红色,甚至还有蓝色。
蕾丝花开了,白色的小花朵组成一个大花朵,有手掌大小。
马鞭草有魅惑般的深紫色。
……
不知名的野花,难以形容的颜色,开在田野,村前屋后,田间地头,沟渠旁。
要有泥土,有阳光,有风雨,它们就在那里扎根,开花,给这世界涂抹上一点点自己的颜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