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解忧的萱草 没想到它还有这种功效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在我的家乡,插一根木头到地上都可以长出新芽来。所以在我的儿时记忆里,田里除了棉花水稻麦子黄豆芝麻之外,还曾种过桑树,种过菊花,种过黄花菜(萱草中的一种,只有它是可以吃的哦,其他观赏类的,千万别乱摘乱吃,花中所含秋水仙碱是有毒的。)。
就在这样的季节,六月底七月初,正是它们的花季。而我们要在它含苞待放时把它摘下,那盛开了的,做成的黄花菜品相就不好了。
黄花菜又叫金针菜,花苞蒸熟晒干才能成针状,而且花粉包在花瓣中尚未流失,营养价值也是最好的。若是盛开后所制成的,形不成型,营养也差了很多。
它们最饱满的时候是正午,我总是在这个时候提着篮子到村后我们家的那一片黄花菜田里采花。
黄花菜长得很茂盛,密密麻麻的条索状叶子之上,挺立着长长的花茎,顶端便是一根一根的花蕾,它们在正午的阳光下发出金子般的光泽。
择其中最饱满的,此时不摘下午便会盛开的摘下来,一把一把放到篮子里。
在烈日之下摘花,可真的不是什么风雅事,汗水一会就顺着额头流到眼睛上再流到脸上,后背上衣服一会就汗湿贴在身上。
汗出如浆,就是这样的时候。
必须要戴着草帽,穿长袖的衣服,否则,皮肤晒得蜕皮。
沿着菜垄边走边摘边望还剩几垄,恨不得成为千手观音,这样才能最快地摘下这些长好了的花蕾。
一边端详,这花茎之上还有多少小的花蕾,什么时候才能把它们都摘完:)
原谅我,那时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黄花菜当然是入馔的。
用它凉拌、炒肉片、炒鸡蛋,煮鲫鱼时放一些据说是通乳发奶的妙品,我在生了女儿后,母亲给我做过这道菜,味道鲜美,效果也不错。
在我小的时候,我采回的黄花菜我们吃得很少,一般是蒸熟、晒干之后,母亲留下一些在过年时用,其余的都卖掉了。
好在我对这个菜感觉一般,有时味同嚼草,它是营养价值高于口感的。
平时我很少买这个菜,几年前大学同学聚会,从湖南邵阳来的尹同学给我们每人带了一袋黄花菜,令我颇为感念。
千里之外带来自己家乡的土特产,这一份用心真的难得。
大家茶聚时,尹同学似乎颇多忧忿,言谈有点偏激,不知道经这几年修炼,心境平和一些没有。
萱草可解忧,愿君多采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