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的全武行,是多么寂寞多么悲摧。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那个女人可以一个人演一台戏,但不是青衣,也不是花旦,而是全武行。
她一看就是一个能干的女人,嗓门大,快言快语,绘声绘声,肢体语言丰富,情绪饱满。在台上,她一开口其他人就只有听着的份。

9年前,她嫁给许家老幺,当时她在一家化妆品店工作,为家里的生计,她决定自己出来单干,也是开化妆品店,生意还不错。夫妻俩开店的资金来源是她找亲友所借,熟悉业务的是她,操心的是她,早起的是她,自然对丈夫有些倨傲,说他没用,甚至说也靠女人吃软饭这样的伤自尊的话也讲了,而且喜欢在他人面前数落自己的丈夫,丈夫一忍再忍,终于是忍不住了,打了她。
第一次是她怀孩子的时候,竟然踢了肚子,她不想和他过了,在自己父亲的劝说下才回了家。第二次,又被打,然后她就报了110,被抓到派出所。被关了三天后,男人回家,她仍然用语言刺激他,说你还有脸回来,你回来干什么,男人一气之下就离家了,差不多五个月才回来。

消停了一段时间,两人决定再开一个店,一是解决夫妻两地分居的问题,二来应婆婆的要求,帮哥哥一把,他们决定把生意很好的老店给了哥哥,可这引发了争吵——她说她答应的是一年后把老店盘给哥哥,可是丈夫不到两个月就盘给哥哥了,而且没有和自己商量。两个人为此又大吵一架。

儿子五岁时,回家过年,她的孩子调皮把一个玻璃杯子摔了,她没来得及收拾,婆婆回家看到了,问是怎么回事,她说是小孩子调皮把杯子摔坏了,婆婆说连着问了几遍,她就说,我也不想它烂,现在它烂了怎么办,我去买一个可以吗,一个不行买两个。这话大概也刺激了婆婆,婆婆把烂杯子从她的面前扔过去。她就捉住婆婆的手,说,你能不能消停点,让我们好好地过个年。婆婆来撞她,她把婆婆推开几米,再然后又捉住婆婆的手,按到门坎上坐下。婆婆这时喊着说媳妇打婆婆了。邻居来围观,两个孩子也哭了。
又是一出家庭闹剧。
丈夫当时不在现场,等他们回家后,丈夫问你怎么打妈。她说我没有打,你不信问两个孩子看我打了没有。于是丈夫让两个孩子模仿当时的情景。
丈夫认为妻子是打了母亲,妻子坚决认为自己没有打。在场上在这一节点上用很长时间来澄清这件事。她坚决否认自己打婆婆,但是承认自己是动手了。

再然后,是一滴水引发了婶婶和侄女之间的打斗。
2015年的端午节前后,她的女儿和堂姐在一起玩耍,把水不小心甩到姐姐的脸上,姐姐说她是故意撒的,她就让女儿道歉,侄女要她滚,说就是你让这个家不安宁,你让叔叔去坐牢,你还打婆婆。你滚。
她怎么能听小辈来论自己的是非,自然是还击,然后,她说,是侄女先挥着手要动手打她,她一开始没有还手,但开始推搡。婆婆在一边阻拦,被大侄女推到地上了,她就把大侄女推倒了,婆婆去坐在大侄女身上不让她起来,她去在大侄女屁股上踢了一脚,再给大哥打电话。
大哥给表叔打了电话,表叔给她娘家的人打了电话,于是她的爸爸和两个弟弟也来了。然后大哥来了,还带了一个人。那个人见了她就打,她就骂那个人,邻居拉开。这期间爸爸和弟弟没有动手,说姑娘嫁过来了,我们不方便管这件事,就走了。侄女更回嚣张,来打她,婆婆跪着不让她打,她还是打,把脸都打破相了。她怨婆婆,觉得婆婆如果当时说句公道话就不会这样了。
丈夫是事后才赶回来的,也没有怎么帮也。她觉得生气,丈夫没有保护自己的女人。
第二天,两家人仍然想就这事有个说法,大哥大嫂问她为什么要动手,她说问你们的女儿。他们也许是想息事宁人,就让自己的女儿来道歉,但女孩扭头就走,她就追上去,追了五分钟,扇了侄女一个耳光。本来差不多可平息的事,此时又掀波澜。为了帮她解脱,她丈夫马上追上去对侄女说,这一巴掌是我打的。
这时,侄子也赶回家了,要打她,她老公拉住了,侄女过来抓她的头发,拉下来好多。她说自己的牙齿也被打移位了。
讲到这里谁也不会同情她,因为分明是她扇侄女耳光在先。

这事儿还没有过去。
过了几天,要打麦子,她去婆婆那里拿农具,婆婆说哥哥家整房子有些东西没地方放想放在她家,她家平时都空着。
她想着刚刚打过架,不让他们放,公公发脾气,哥哥过来和她吵,大嫂也过来骂,你就是来找事儿的。她振振有辞,你们打我,我还让你们放东西,你家的事你自己解决,不要找我。
她说,大哥让嫂子来打她。他们还扒了她家的大门。
两家至此几乎绝交。

但是,还没有完,现在她又遇到了问题,大哥家要建的新房子占了她家门前的路,她不让大哥家在这里建房,说是他们做了房子我们就没办法在这里做房子了。
她让丈夫去跟哥哥说,丈夫说我不去。
她感到深深的孤立,感到四面八方的敌意,满肚子的委屈愤怒,但是,她却得不到任何一个人的同情。

以上主要是她的讲述,她丈夫略有补充。在她看来,似乎每一次她都是被动的,是迫不得已才还击的,她是被欺负的。她满腹的委屈愤怒,觉得自己的丈夫没用,导致自己在这个大家庭里自己总是被欺负,不招人待见。
真的是丈夫没用?还是她太有用?
想过没有,这9年里,她和丈夫打过,和婆婆动过手,跟侄女打过,和哥嫂拉扯过,也被哥嫂找来的人打过。
这就让人不由得要想,为什么有她的地方就有争吵有打斗?
如果一次两次可能是别人有问题,但所有人都和她有争吵打斗,那问题可能主要还是在她自己的身上。自己的父亲和弟弟来了,为什么不干预就离开?是不是当时她理亏在先?
她太强势,以自我为中心,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她丈夫说,在她们家什么都是她说了算。连孩子都怕她,只要她说一句不许讲话,大家都闭口。
她能用连珠炮般的语言伤害丈夫的自尊于无形,其实,语言暴力也是一种暴力,也是可以致命的。
她根本不懂尊老爱幼这基本的家庭礼节,与婆婆、侄女的动手便是明证。
她凡事要论对错,其实是自寻烦恼,而且把她身边的人也一个个地逼到抓狂。
她争强好胜,牙眦必报,却不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她寸步不让,决不吃亏,不懂息事宁人,不知退一步海阔天空。
她像一个骁勇的战士挥舞着武器在自家的屋檐下和亲人们杀来斗去,却不知家不是战场而是港湾。

说真话,看她哭得那么伤心,有点同情她,她无疑是能干的,为这个家她出力不少。但是,她太强了,这种强带有侵略性,带着对身边人的攻击,必然招致别人对她的还击,于是人人不得安宁,而她更是咎由自取。
一个女人的全武行,多么寂寞,多么悲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