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光大母亲恩大 抗击疫情的时期我特别怀念母亲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庚子鼠年春节,中国岀现天灾大疫,在军民同心抗击疫病的时候,我特别怀念我的母亲

我第一次想到她是1月29日,农历正月初五。那天我翻看手机,当我看到:武汉某医院急珍室里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守候着自已50多岁生病的儿子输液,儿子确定为新冠肺炎被隔离后,医院又要求母亲去排队抽血化验看是否被感染?所幸母亲没有被感染。看到这里,我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我想起了我的母亲。

听我三婶说:我两岁那年得了场大病,说是伤寒,发烧、咳嗽、腹泻,母亲守候了我多天,吃了8服中药,第九天我咽气了。不少人都说:"这孩子不该成人,埋西河沟里吧。"我妈哭着说:"干吗急着埋我娃儿?大人咽气还停尸三天呐。"妈妈坚持不让扔我,晚上照样给我洗脸洗脚,搂着我睡。妈妈一夜未眠,流着泪看着我,一声声呼唤我……半夜里,我冰凉的身体有了温度,慢慢地活过来了,张家又多了一个男丁,是妈妈的爱将我从地狱里把小命夺了回来。

妈妈养育了我们弟兄五个,她一生操劳,让我们吃饱穿暖,把我们的健康成长放在第一位。她虽不识字,但却极聪慧。有位中医姓董,和我家是世交,我们家有人病了,都是请董大叔来看。交往多了,妈妈也略懂病理,稍通中医。我长大后妈妈常对我说:"中医好,不伤人,防病治病,以防为主,这是你董大叔说的。"她能记住二十多种中药的名称,如:金银花、贯众、连翘,桂芝、黄芪,麦冬、茯苓、黄精,荆芥,防风、甘草、黄白菊花等,她还知道这些药治啥病,咋使用。春夏秋冬,根据时令变化,她都用中草药熬水让我们喝,有些常见的季节病见到我们弟兄几个都绕道而行。她还常说:"偏方治大病。"她能说出几十种偏方,并用这些方子为乡邻们治病防病。她屋里没有梳妆台,却有父亲专为她打制的一个椿木箱子,里面装着一些防病治病的中草药和一些晒干的冬瓜皮,萝卜籽,干虫子等等。有一次中医董大叔来我家里,她向董大叔请教,董大叔直夸我母亲记性好,如果读几年书,识文断字,肯定能学成女中医先生。我妈笑着说:"我就是个带娃儿的老母鸡,娃儿们不生病我就知足了。"董大叔听后也连声大笑。

我第二次想起我的母亲是2月20号,农历正月二十七。那天我在网上看到:2月19日,漂泊近一个月的"鉆石公主号"邮轮终于靠岸。在隔离的近半个月中,船上确认新冠肺炎感染人数由10人飚升到691人,劫后余生的人们上岸了,但人们都对他们谈虎色变。走下邮轮的311个中国同胞下船也是惴惴不安、东张西望,看到一辆大巴车守侯在日本横滨码头。车头上掛着中文牌子:"走,咱们回家去!"瞬间,中国同胞泪流满面,我也热泪滚滚,打湿了手机屏。网上得知,目前我国共出动200架飞机,接回在国外滞留的同胞4万多人!这一刹那,我想起了我的母亲!祖国就像我母亲一样,她不愿丢弃她任何一个孩子,哪怕是染了病的孩子!

今年春节,在新加坡定居的女儿,邀请我们老两口去国外过年,虽然身在异国,但国内的疫情时刻牵动着我们的心。我始终坚信,中国人是一个共同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无论你身处何方。

1月23号腊月二十九,我和老伴来到新加坡"牛车水"买年货,在地铁站有人问我们:"啥时候来新加坡的?是武汉的吗?"老伴耐心作答,我始终没有出声,但心里沉甸甸的。买完东西,我们便很快打道回府。晚上和孩子商量,取消了巴厘岛度假的行程计划。春节期间也和国内一样,在家里做做吃吃,看看电视,刷刷手机,自觉"禁足",不给"邻居"朋友添堵。国内的形势令人担忧,国外也不乐观,周边有些国家出现了不少新冠肺炎病例,也出现了个别排华事件,西方某些国家还出现了打骂带口罩的中国人的恶性事件。

1月28号农历正月初四,我和老伴到超市买菜,有位新加坡老人怒目相向,说:"就你们武汉人,啥都敢吃?"老伴儿赶忙向他解释:"我们是北京人,不是武汉的。"我拉着老伴儿离开超市,在路上我对老伴儿说:"别理他,武汉人咋啦,都是中国人,都是同胞。"好在,新加坡政府不错,总理出面,教育部长发声,不歧视中国人,传染病都有可能被感染,不是武汉人的事,也不是中国人的事。尽管如此,我还是特别想念自己的祖国,想念自已的家。武汉封城以后,党中央统一协调指挥,祖国的爱从四面八方而来。2月9日,农历正月十六,41架飞机齐飞武汉,3万多名白衣战士逆流而上,用自己的生命救治同胞的生命,为全国人民筑起安全的防线。火神山、雷神山两座特级医院拔地而起,"方仓医院"改建速成,专一收治感染病毒的人……我又一次懂得了"祖国呀母亲"的深度含义

阳光大,母亲恩大!古今中外有多少文人墨客歌颂母亲的爱,但我最喜欢现代诗人艾青的诗,此时此诗最能代表我感恩母亲的心!

"假若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当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一一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