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工作的张本领 值夜班碰到怪人

  • A+
所属分类:追踪悬疑

张本领是个不被命运爱的人

老婆下岗,自己又得了病,他又没什么本事,只能在火葬场打打工。

就在张本领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这么完了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哑巴找到了他。

俩人还带着一具尸体......

千禧年,是张本领人生绝望的时候。

医生说他得了一种肌无力的病,往后每天,身体会逐渐恶化,最后瘫在床上,无法正常生活。

老婆下岗,自己眼看要成废人,张本领唯一的念头就是多赚点钱,保障日后生活。

可他作为火葬场职工,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人值夜班。

火葬场晚上阴气重,其他人避之不及,而张本岭为了能多捞点加班费,也顾及不上这些。

这天凌晨两点,张本领在火葬场翻来覆去睡不着

突然被一位中年男人叫醒,要求他赶紧开工,把自己带来的人火化。

张本领本打算给办个尸体冷藏手续,等明天轮班的时候再说。

但这人却很着急,早办好了所有手续,拿出死亡证明和火化证明,就坚持今晚烧。

见没了理由搪塞,张本领只好让对方选购骨灰盒,领取火葬证,办好交款一系列手续,把遗体推到火化间。

跟那男人一块来的,还有个面容青涩的小孩,他被男人又揍又骂,阿巴阿巴叫个不停,看起来是个受尽屈辱的哑巴。

哑巴小孩虽然个子不高,但力量着实不小,他与那男人合力,蹒跚着脚步将尸体搬过来,放在张本领面前。

来火葬场的死人,基本衣着整齐,脸上扑着白妆,虽略显阴森,可总归看起来安详。但这俩家伙送来的人,死状极其可怖,半张脸成了烂泥,眼球凸起,鼻歪嘴斜,像是被人故意用铁锤砸成这样。

张本领并不怕死人,只是疑惑盯了很久,将死者送进焚化炉内,即将点火的刹那,张本领看到——

死者手指动了一下。

虽不明显,但手指确实微微勾动。

张本领惊呼一声,赶紧向那男人说了这事,不料对方探着脑袋观察了会,直称看错了。

张本领拉着他一起看,果然,尸体的手指明显活动!

刚准备把人拉出来,赶紧送医院抢救。

男人从口袋掏出一沓钱,直接拍在张本领手上:

「手续齐全对吗?」

「嗯」

「能证明这是个死人对吗?」

「嗯」

「烧吧…」

张本领看了看这一沓钱,足够大半年工资。

又瞟了眼躺在炉里的死人,一动不动,没准刚才就是回光返照。

那个男人把沉甸甸的钱放张本领兜里,顺手点了燃烧的按钮。

没有人阻止。

两道火光交错,那人在烈火中,一步步被化成了灰。

因为盯着火看的时间太长,张本领的视线猛地模糊起来,不论怎么揉搓,也不见得有好转。

他照例把将骨灰拿出来,装进盒里,移交给这个男人。

对方在手上颠了颠,直接扔进门口垃圾桶,头也不回地离开。

当晚,他将这沓钱带回家,老婆很高兴,可张本领一夜没睡着觉,满脑子都想着那个活动的手指。

火葬场开不开工完全得看日子,有时候摊上吉日,全天黑烟不断,有时候愣是一个人没有,那时候,就是张本领和老友的下棋时间

火葬场不远处的镇派出所,张本领哥们金贵在里面当辅警,俩人约好翘班下棋。

金贵对张本领说,最近县城出了事,不少人无缘无故失踪。

张本领知道,金贵干了 20 年辅警,做梦都想破个大案子转正,这种屁大点的传闻,只有他愿意逮住不放。但越往下听越不对劲,金贵说起那个失踪人的面貌特征,和那晚在火葬场烧的人一模一样。

张本领越想越怕,本该赢棋的局面被他一把推了。

金贵见他面色铁青,忙问他哪不舒服,张本领摇了摇手,准备要走,没想刚到门口,就立马晕倒过去。

医生对张本领称,病情比预期还要严重,兴许不到 3 个月,就会彻底瘫痪。

张本领完全慌了神。

还不敢把病情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媳妇,当晚在火葬场值班室,苦苦思索着解决办法。

到了午夜两点,那个男人和哑巴小孩,又一次来到了火葬场。

这次他们同样送来了一具尸体,是个中年妇女,死状比上次那个还恶心。

张本领伸手找他要火化证明,没想那男人说了句:

「没有证明。」

张本领觉得这人是在故意找茬,刚想将其赶走,没想男人掏出一沓钱,拍进他手里。

张本岭上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违规操作。

这次要是没有证明烧人,就是违法行为,绝对不行!

见张本领不为所动,男人又掏出两沓,合成三沓摞在一起:

「就当帮个忙。」

张本领揉揉模糊的眼睛看了看这摞钱,又看了看塑料袋中尸体,他产生了动摇。

这人已经死了,而自己还要活下去。

于是收下钱,告诉那俩人,要等一天。

这次他们愿意等。

一个火化手续,放别人那需要费些大功夫,但在张本领这,完全小事一桩。

他干了二十年的火化,早已熟悉全部职业流程。

火葬场登记簿上有的是死人,张本领挑出三年前被火化的老太太,以手续遗失为名,去老太太村委会补办。

成功把已死之人的身份,借到这具无名女尸上,用合法程序火化。

第二天夜里,张本领把尸体一推,炉火一开,让这两人拿着骨灰走了,自己则把一大摞钱抱回家。

只是烧了两个人,就足够全家两年的生活费和医药费,张本领越想越兴奋,认定自己找到了发财致富的捷径。

只要攒下足够多钱,不仅后半生无忧,兴许还能大城市大医院,把自己的病治好。

送尸体的男人和哑巴再次来到火葬场时。

没等招呼,张本领便主动向对方抛出橄榄枝:

我有办法用合法的名义火化,以后咱们可以长期合作。」

那男人与张本领握手,双方心照不宣。

从此后,俩人三天两头来火葬场烧人,张本领也不询问,照单全收。

可有一回,两人带来的尸体很不寻常,严格说来他并不是一具尸体,而是活人。

对方虽然身受重伤,但仍有清晰意识,在张本领打开塑料袋的刹那,这人正吐着血,哑着嗓子向张本领求救。

张本领吓得心脏发紧,每天的工作是烧死人,从没有烧过活人。

刚要拒绝,见那男人又多加了三沓钱,放在桌上:

「早死早超生,给他个痛快的。」

犹豫再三,张本领最后还是拉上了塑料袋,把人放进火炉里。

可这毕竟是杀人,点火前,他的手悬停在按钮上,一直在剧烈发抖。

但想起自己后半生成为废人,而这正是此生为数不多的赚钱机会,一咬牙一跺脚,猛地按下燃烧键。

塑料袋瞬间化开了,炉子里的人露了出来,瞪大眼珠子,面容扭曲,拼了命挣扎想要往外爬。

大火升腾,掩盖住他的惨叫,这幅场面,让送尸体的男人都啧啧称奇。

忍不住夸赞张本领,虽然平时看着闷不叽,真犯起狠来,心比自己都硬。

「呸,我这是为生活所迫!」

张本领十分讨厌这两人,但现在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却还不了解两人到底是干嘛的。

他壮起胆子问男人身份,对方也直言不讳。

这男人名叫宝山,专门干杀手的勾当。

这个哑巴小孩,是宝山在路边捡的徒弟,有天冰天雪地里,见他快饿死了,就捡来身边,教他点混饭的手艺……

张本领每次见哑巴小孩就心生怜悯,倒不是因为他哑,而是宝山过于不把他当人看,轻则辱骂,重则殴打,弄得哑巴小孩经常磕头求饶,临了还得听宝山念叨:

「捡条狗都比你强!」

张本领问宝山杀手这行当有什么规矩吗?

他说没什么规矩,只要给钱,任谁都杀。

张本领又问,什么人会被杀手盯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