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了不爱你 、创作者: 叶浅韵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桌上的食物端上来了,酒也端上来了。他盯着妻子忙碌的身影。像往常一样,他正在享受一顿丰盛的晚餐,他的妻子惊讶地问,你为什么不吃呢?他说,你还没给我筷子。妻子笑了笑,淡淡地递了筷子,然后去收集牛的食物。

妻子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上餐桌,她都必须是家里的“主人”,而他在享受这样的待遇时,从来没有任何额外的礼遇或礼遇。我老婆习惯这样。每次倒酒灌一顿大餐,都要交出筷子,让他先吃。如果他忘了交筷子,那他一定是一直坐着,即使筷子在他伸手可及的范围内,他也绝不会伸手。

有一次,他正在喝他杯子里的小酒,他老婆随便拿了几口饭,说要去街上的市场,晚了就没车了。老婆匆匆告白。吃完可以顺便洗碗。

晚上,我妻子一进屋,就看到桌子上的杯子和盘子。一个在等食物的丈夫正在抽水烟。他没抬眼就说,你终于回来了。我饿得胸口贴在背上。一直温柔体贴的老婆突然没了精神。她说,我死了,你洗不了碗。他惊讶地抬起头,一脸无辜,说,我洗了。

妻子说,洗了吗?在哪里?他指着橱柜上的碗说,看,在那里。妻子看着孤独的碗,既不哭也不笑。原来洗碗的话,真的只洗吃饭的地方的碗。他说,对,你不是叫我这么做的吗?你没告诉我要全部洗干净。

老婆说:“像你这样心里有疙瘩的活。我承认。希望上帝保佑你。别让我比你先死。我怕我死了你会饿死。”。

水烟的咕噜声是他对妻子的回应。

他不能说任何温暖的话,也不能做任何让妻子开心的事。他只好闷着头吸着长长的竹筒,烟从嘴里、鼻孔里、手指间穿过,燃成一种叫生命的东西。

他们呆在一起,日出早起,晚上陪月亮。不知过了多少个春秋,孩子们一棵接一棵的立起了梧桐树。他们仍然住在漏雨的老房子里。男人干一些木活,女人勤俭持家。他们早已习惯了长期形成的生活方式。

突然有一天,他老婆说胸口疼,来不及去医院。他看着她死去。不到60朵,他泪流满面,他说,上帝,睁开你的眼睛,不要惩罚我们,她只是犯了一个错误,你怎么能当真?

送老婆上山时,他病得很重,媳妇对他照顾得很好。当他躺在床上的时候,他觉得衣服不太合身,他的饭菜也不好吃。

病好之后,他吃了一顿团圆饭,一个月十天轮流在三个儿子家吃。吃饭的时候,只要筷子不在手上,他还是保持着一直看别人吃饭的习惯。

三个媳妇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把这个当笑话。有一天,他不小心听到了。他叹了口气,“上帝要让我变贱了。”

从此,他不想去找任何人,开始了新的炉灶,学会了做饭,吃粥,吃面,吃土豆,随意填饱肚子,但不管吃什么,他总要摆上两碗,亲手递筷子,对自己说,吃吧。

有一次,小媳妇路过门口,听见他说:“老婆,我的好日子到头了。你放弃了,我就得从头再来。”。你在的时候,我没有要吃要穿,觉得是一种自然的享受。当你离开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对你不好。来吧,喝一杯。你死之前我没让你喝一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