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博雪 ,本文作家: 素衣舒舒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这个冬天特别冷,天寒地冻,人得整天缩手缩脚。雨也下的很多,一场接一场,每天都是慢慢下。仿佛整个冬天都沉浸在绵绵的雨里,日子变得缓慢而沉重。偶尔下起雨来,薄薄的阳光出现,只是昙花一现。不远处,被红色云朵覆盖的白腊山顶很亮,似乎正在酝酿着雪。不禁有些期待:要下雪了!

下雪后天会放晴。

大声朗读,雪真的开始下了。

有人说,咱们来场鹅毛般大的雪吧。

我不喜欢雪和鹅毛这个词。鹅,想起来了,又肥又笨。哪里可以用它来形容那清澈飘渺的雪?连鹅毛都没有。

枯枝、薄雪、寒山,影响深远,美不胜收,如浓淡适宜的中国水墨画,我喜欢。薄雪从傍晚开始飘落,不算太大,时而稀疏时而密集,悠扬婉转。天黑时,窗外深绿色的樟树叶上有一层薄薄的雪,就像柿饼上的浅糖衣。忍不住想伸伸舌头舔舔。

稍微注意一下小窗,雪映窗。拿起一本书,在微微的雪沙沙声中静静地读。桌子上,一壶普洱老茶刚刚好,热气袅袅。这是一种令人着迷的感觉。

“外面的黄昏有一种下雪的感觉,里面一杯酒怎么样??”红泥小火炉热着新酿的酒。要下雪了。你想喝杯酒吗?一壶炭火红的透亮,一壶新酒微绿,再煮点温热的食物。炭火旁,烤着糯米糕和几个红薯,散发出一种简单动人的香气。

在这一点上,如果一个朋友只是来访,那就太好了。围坐在火炉旁,不谈人间悲欢,只喝酒,陪你喝三百杯,不抱怨留下你的伤口,多么淋漓的乐趣。

又或者像古人王子猷,踏着月色和薄雪,在雪夜慢慢徘徊,走在走朋友的路上。到了宿务之后,门就不回了。愉快地走,愉快地回,不必见朋友。多么浪漫的感觉。

出了门,天地有浅白,但不是百山无鸟,千路无脚印白。蒋勋说白色很酷,里面有一种荒凉、孤独和空虚。法国画家莫里斯?Utrillo用了一段时间白色,很荒凉。雪无痕白鸟是林冲的夜奔,宝玉的出家,“柴门的狗吠”刘长庆的寒山夜宿图,莫里斯?乌特瑞罗的白色时期,苍凉孤独的诗歌,苍茫孤独,寒冷寒冷寒冷。

今晚,这层薄雪正合适。美丽而凉爽,就像银碗里的雪。

此时万籁俱寂,一个人走在异乡雪夜。不知道可以去拜访谁。我只是静静地走着,思绪随着雪花起舞。

那年八月在西藏。一天深夜,我们一行人从樟木港回到日喀则,独自驾车行驶在茫茫雪原上。车里的人都已经睡着了,王哥安静从容的开着车。昏黄迷离的灯光,片片薄雪带着毛毛雨打在挡风玻璃上,雨刷单调地吹着雨,一次又一次。前方,是一望无际的高山和黑暗。有一种看不到尽头的黑暗和绝望。有一种淡淡的恐慌。

好在这薄薄的雪就像一个热心肠的朋友,一路陪着人,时不时让人清醒过来。

走着走着,冷风吹起长长的飘落的雪发,凌乱,明亮,孤独。想起王小波的一句诗:“沉默中行走,在天空中行走。”寂静的博雪,寂静的夜,多美啊!

淡淡的,带着淡淡的清香。这附近的李子还没有开花。是雪的香味。记得有人说雪有暗香,是随着时间走出来的香味。是的,一定是雪的味道。

“只要你想到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梅花就会满南山。”我以为是落了南山一身的雪,那种暗香的绝色雪。

那一夜,一股香喷喷的薄雪弥漫了白腊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