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就是一座城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我出生在水里,我是一条鱼。

这水就是一座城,依山傍水的城。过去有“成、渝、万”的说法,这“万”,就是指的早年的万县,如今的万州。其实既没有万,也不是一个县,就一个“川东门户”而已,反正它1800多年从史上走过来以后,走进新中国,就以川东北渝东北一个地级区的模样,锚在长江中上游结合部,三峡西口,锚在巴渝荆楚东走西去南来北往水陆交集的“节骨眼”上,升升降降,起起伏伏,就像这长江的水。

从渝州下行的客船,从宜昌上行的客船,算航程,刚好都要夜泊万县。

上岸走走?逛逛?看看?

爬死个人的杨家街口码头215级陡峭的石梯……爱死个人的凉椅竹席绸被绣枕……馋死个人的烤鱼格格小面酸粉……

长江的水自西向东流到这里,转北,再向东,深情地挽了一个弯,有塔名回澜塔作证。

莫非它也不想走?它要干什么呢?

长江的水是天上的水。大约因了这水,临了这水,回了这水,蓄了这水,城市也就成了水?

后来三峡修水库,175米的江水年年涨上来,万州就成了库区腹地,三峡湖城。

那水就更丰了,更阔了,更深了,更利了,更快了。那城就更矮了,更壮了,更靓了,更水灵了,更滋润了。

城果然成了水,水果然成了城,水中有城,城中有水,水就是城,城就是水,不可分,没法分,不能分,不用分。

我的生我出来养我长大的老宅院三马路药王巷17号,就位于这座湖城苎溪河和长江交汇处,万安大桥和拦河坝之间的水底下。

那时没有这么大的水,没有这么深的水。一尾鱼,在纯粹的还没有倒灌江水的瘦瘦的河水里潜游,长大,长了18年。

成人了,你该去另闯一番天地了,那里还是山,还是水,巴山蜀水,搞惯了搞熟了还是如鱼得水……

这儿就多了我这一尾?嫩嫩的怯怯的小尾巴儿不至于摆出什么风波来呢……

那么你能做点什么呢?为这座如水的城市,为这条挽城的江水?

想想还真不能做点什么。只是中学里办板报墙报的高手而已。只是全城作文比赛的当然第一名而已。只是力比人小心比天高而已。不过窃窃地想:紧握的笔下还是想在这座城市开始生花哩,还是想在这座城市来一个笔走龙蛇哩……

大浪淘沙,鱼儿还是游走了,巴山蜀水,果然依然是水,果然是鱼儿成活的地方,鱼儿遨游的地方……

然而天下人都说:“美不美,家乡水”,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亲不亲,故乡城”呢?

弹指20年,一尾远行的鱼儿游回故乡的鱼塘。这鱼已不是原先的鱼,这鱼已是沉浮自如的鱼,口衔珍珠的鱼,描龙绣凤的鱼,鳞光闪闪的鱼;这塘也不是原先的塘,这塘已是高峡平湖的塘,江河万里的塘,水涨船高的塘,风帆正劲的塘!

不用走遍天下万州,只一座湖城万州就包罗了天下。不用问江水去了哪里,在这儿云帆一挂就直济沧海。当一座城市步步登高,节节望远,只要有了“把手”,它就能把那些山呀那些水呀那些田呀那些地呀那些街呀那些楼呀关键还有那些人人马马呀整个儿水泠泠地提将起来,整个儿齐刷刷地抬高档次,整个儿新崭崭地拉开格局。

这“把手”就是桥。

于是你站上李白曾经站过的太白岩,用诗意的眼光顺着长江朝上游看,朝下游看——一座桥,两座桥,三座桥……啊哈,肉眼所见便有6座长江大桥!还有更上游处看不见的正在修建的新田长江大桥呢?还有那些支流溪河间数不清的中桥小桥呢?有人说万州该叫做“桥城”了,那不还是因湖城所致么!

有水必有桥,有桥必远行。一座城有了把手,就可以举起来给世界看了。那么一个人呢?是不是也要有一个把手?

“大醉西岩一局棋”,李白曾歌吟客居的这座城;“林泉之胜莫与南浦争长者也”,黄庭坚曾夸赞旅留的这座城;“在那古老的落寞的屋子里,我亦其一草一木,静静地长,静静地青”,何其芳曾留恋故土的这座城……

我在城里穿街过巷地行走。我在城外跋山涉水地行走。我用我的笔为这座城市雪中送炭。我用我的笔为这座城市锦上添花。我以记者的敏锐和作家的多情,互为补充地在审视、捕捉、解剖、分析这座城市的难点,痛点,痒点,热点,在触摸这座城市如水的脉搏、如水的情怀和如水的向往,在体味这座城市父老乡亲的喜怒哀乐,肺腑心曲。

不知不觉间,一座如水的古城出脱得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新鲜,越来越滋润,越来越可人,这座城里的一个古稀之人似乎也变得越来越清醒,越来越能干,越来越有劲,越来越聪明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