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北青 :学者: 魏益君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临近初冬,乡下的老母亲打来电话,说给我们套了一床加宽的新被子,让我抽时间去拿。啊,被子,曾经让我又苦又暖的被子!

我家人口众多,有五个兄弟姐妹。小时候晚上睡觉。我爸妈抱着我最小的弟弟,我妹妹和我妹妹睡,我二哥睡一张床。那时候家里穷,冬天一床旧棉花做的粗被子遮不住我们的身体。另外,二哥睡觉不老实,晚上总是蹬被子,被子盖着的棉衣和棉裤都掉到床下。寒冷的夜晚,一床被子互相挣扎,有时露出我们大半个身子,冻得瑟瑟发抖。

后来我干脆没脱衣服就睡觉了。我把被子大部分给了二哥,只占了被子的一小部分边。一天晚上,风很冷,我感冒了,还发高烧。我妈知道我晚上没脱衣服就感冒发烧后,满脸愁容,把他们的棉衣棉裤都放在我们床上。

好多天没脱衣服,长虱子了。后来虱子爬进了被子里。每次睡觉我和二哥都被咬的痒痒的,皮肤被抓破布满血丝。

每天晚上睡觉前,我妈都会生火,把我们的被子在火上放一会儿。很多虱子掉进火里,火“啪啪”。尽管如此,虱子还是存在的,繁殖很快,过几天就被被子盖住了。

有一天晚上,我妈路过,不在家,我和二哥就生火烤虱子。因为我们没有妈妈的本事,一闻到烧焦的味道,被子就着火了。我赶紧把被子压进水箱。

妈妈回来了,看到我们惊恐的样子和烧焦的被子,默默地哭了。妈妈对自己说:“被子虱子少,还是因为我们家缺衣少衣少铺少盖太穷!”

那天晚上,我和二哥依偎在父母的被子里,直到天亮。

第二年春天,妈妈把棉花全种在自己的地里,说再也不让孩子冻着了。秋天,白生生的棉花收成很好,爆开的棉花柔软如脆,洁白如银。冬天来了,我妈妈给我们每个人穿上两床新被子,做了一件新棉衣。我们钻进温暖的被窝,大吵大闹,妈妈的脸高兴得像裂开的棉花桃。

从那以后,我妈妈每年都种棉花。不管我们是分单睡,还是出去上学,我妈都会给我们套新被子。

那年冬天,我和爱人结婚,妈妈挑了最好的棉花,给我们套了几床新被子。我爱人长得太丑,不能偷偷买一张床。但是说到使用,就有比较了。买的被子看起来花里胡哨但不实用,也没有我妈盖的被子柔软保暖。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买过被子。

每次给妈妈盖一床新被子,我的身心都会温暖一次。不知道被子是真的暖和,还是有我妈的温度。反正每次从妈妈手里拿被子,心里都充满了虔诚和温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