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枇杷树 ,本文作家: 蓝月亮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老房子的大坝外面有一棵枇杷树。枇杷树左边是茂密的朱珪森林,右边是茂密的朱珪森林,下面是同村路,前面是水库。

枇杷树是父亲和兄弟们种的,不算太老。枇杷树一点也不高大威武雄伟,但树干还是挺拔的,长得笔直。一路长着很多树枝,也是又粗又粗,果实也很多;另一边,树枝平坦,有两米多高的城堡山脊,在路面上凌空,伸向水面,从下面经过,轻轻一跳就能摸到它的枝叶和果实;竹林旁边还有一个侧枝,光照不好,半死不活,花在缩水,果实小而涩。

枇杷树是我们的天堂。我们找到稻草,拧成绳子,穿过凌空路的侧枝,打了个秋千,一年四季都可以玩。有时候绳子会突然断了,我们会掉在地上,很痛苦,但是我们不会哭,不会噘嘴,不会揉屁股,不会接绳子,不会继续荡秋千,不会笑,不会摔上天。

春天,枇杷快熟了,贪心的人迫不及待的爬上树,挑选那些只剩下淡黄色的半熟枇杷,坐在树枝上,剥了吃。它们又酸又好吃。我们奶奶,很喜欢吃枇杷,每次看到我们在树上摘未成熟的枇杷,都心痛的跺着脚,叫我们赶紧下来,我们都不理她。奶奶找了根竹竿捅了我们“ ”。我们迅速爬到枇杷树干的顶端。奶奶起不来。我们笑了:“不会打架,不会……/[/K13/。趁奶奶不注意,我们迅速从一个丫爬到另一个丫,然后溜到地上逃生。她身后总有奶奶的声音:“等你爸回来,我会告诉他,他不会杀你的。”

夏天,蝉在枇杷枝叶上狂鸣。我们会找到它唱歌的声音,抓住它。蝉很精灵。我们还没走到它面前,它就笑着飞走了。我们有很多方法来处理它。我们找细长的竹条,用黏糊糊的蛛网捣碎成小球,戴在竹尖上,小心翼翼的粘上;有时在竹条上绑一个小竹圈,圈里放上蜘蛛网盖住。偶尔会成功几次。枇杷树会飞。现在我也被称为蓝黄背的不知名大虫。这种昆虫有点迟钝,容易捕捉。我们把抓到的大虫子用一根细长的线捆起来,扔到空中,看着它“嗡嗡”飞,像轰炸机一样飞……甚至我们带着虫子去学校飞比赛。

秋天悄悄地来到了这个世界,许多树叶变黄了。随着阵阵秋风,它们纷纷倒下,而枇杷树不仅绿油油,生机勃勃,而且孕育着未来的花蕾,就像晚霞。上面栖息着红色、蓝色、灰色、大大小小的蜻蜓。我们每天放学后和放牛回家时都用蜘蛛网粘它们。然后我们把卡住的蜻蜓的一半翅膀折起来,扔到空中。蜻蜓会歪歪斜斜地向前飞,但不会飞得很远。我们笑后追,抓起来扔到天上再追…/[织女晚上也会来上班。我们蹑手蹑脚地爬上枇杷树,循着声音,拿了手电筒,抓了起来,放进蚊帐里,听见织女在梦里忙着为我们织布;夜晚,枇杷树上的蜻蜓翅膀沾着露水,眼睛呆滞,不会飞,更容易被抓住。

在寒冷的日子里,枇杷树吸收着大自然的气息,一簇簇黄白色的枇杷花在空中绽放,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为周围的环境增添了美丽。枇杷花小而不艳,不骄不躁,偷偷开,悄悄凋谢,从来不向人炫耀,但我还是很不喜欢。毛茸茸的花一点也不可爱。记忆中有一年冬天,我用竹子做了一个弓,在竹子的箭上扎了一根针,埋伏在枇杷树后面,悄悄对准了我爷爷在枇杷树下养的鸡……。有一次,我向一只正在树下的雪地里觅食的大公鸡的脖子上射了一箭。大公鸡“ Ahhh ”晚上公鸡回家,脖子上的箭还在,爷爷摇摇头:“谁家的孩子干的?”

从1989年到1997年,我们四姐妹都是初中、高中、中专、大学毕业,先后在省内外工作。今年我妈在他工作的乡镇租了一家店,和她刚退休的爸爸一起做小生意,赚钱补贴家用。至此,我家离开老家到外面生活。虽然每年清明节和春节都会回老家烧香烧纸,但每次都赶着去祖上家串门。印象中的枇杷树,年年老朽腐朽,摘枇杷时都是断枝缺叶,被街坊孩子弄得伤痕累累。

去年,我们四个人一起回了老家。老房子已经成了一片废墟,许多瓷砖不见了,柱头开始腐烂。桂竹林只是疯长,紧紧地包围着枇杷树。枇杷树就像一个穿着母亲襁褓的婴儿,无法挣脱。因为没人管,枇杷树很多枝干都干枯秃秃了,大量的枇杷叶缺黄脱落。竹林旁边的侧枝,非灵性,早已干枯。凌空路上伸向水库的侧枝,中间直接折断而死。我有点难过。考虑到父亲已经80多岁了,母亲也快80岁了,他们最终还是会回本。大家决定把老房子拆了盖新的,反复跟父母说一定要保留枇杷树。毕竟,枇杷树充满了我们小时的记忆。然而我妈又强势又迷信,什么都要自己做主。虽然她欣然同意我们的要求,但在她为新房子奠定基础后的第二天,她就把枇杷树的根锯掉了。原因是枇杷树对着大门,影响了风水。

房子盖好了,枇杷树就没了。每次回家都是靠着墙看前面的水库。枇杷树的记忆遍天下,难以割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