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炸死

  • A+
所属分类:追踪悬疑

 早些时候,老林头开了一间杂货店,平时没少受大狼狗欺负。
  
  大狼狗不是狗,是人,可他比真正的狼狗还凶狠,欺良压善、阴损狡诈,村里人没有不怕他的。
  
  这天,老林头远远看到大狼狗的胖婆娘走过来,立马紧张起来:这婆娘同她男人一样坏,今天来店里肯定又没好事。只见她大步走过来,硬邦邦地撂下一句:“老林头,我男人病了,他要我告诉你,烟先记账!”说着,她拿起一包好烟,转身就走。老林头明白了:大狼狗这是要自己去看看他这个病人,当然了,不能空手!
  
  這时,大狼狗的婆娘又在另一户人家门口喊道:“我说,我男人病了,他要我告诉你一声!”
  
  嗬,这是要挨家挨户收钱啊!
  
  老林头气归气,还是揣了两百块钱去了大狼狗家。不去,这店就甭想开了。可在大狼狗家,老林头并没有看到大狼狗,他婆娘说:“他在内屋睡觉,别打扰他了。”
  
  老林头只好丢下钱走了,可他心里那个气啊:什么病啊,都不能出来见人?
  
  没想到第二天,老林头就瞧见了大狼狗,只见他哼着小调,一身酒气往家走,看上去啥病也没有。
  
  还用说吗?装病呢!
  
  刚消停没多久,大狼狗的婆娘又挨家挨户地通知了:“我家男人又病了。”老林头又花了钱,回过头破口大骂道:“又生病?他怎么没病死呢?他是瞧这法子来钱快,上瘾了,还让不让人过了?”
  
  受了欺压的村民聚在老林头的杂货店里一起发牢骚,远远瞧见大狼狗的婆娘又来了,大伙一下子紧张起来,这回这婆娘又会找什么借口呢?谁知还没等大狼狗的婆娘开口,她兄弟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喊:“姐、姐,姐夫酒喝多了,骑摩托车撞上大树了!”
  
  姐弟俩急火火地走远了。大伙在身后一起骂:“什么人啊,这回小舅子也上阵演戏了!”
  
  可骂归骂,到时不去还不行。
  
  这时候,老林头看到大狼狗的婆娘又急匆匆地走了回来,说:“老林头,拿一包针来,先记账,我男人不行了,我要缝孝布!”
  
  老林头心说你越演还越逼真了,正要拿针,忽然他想起了什么,说:“针嘛,就不卖给你了,省得你花钱,我保证过会儿你家针有的是,还一分钱不用花!”
  
  大狼狗的婆娘一听不要她花钱,就说:“真的假的?”
  
  老林头一挺胸脯:“没有针,我给!”
  
  一会儿,老林头就往大狼狗家去。这厮以前装病敛财,现在嫌来钱慢,直接装死!进了大狼狗家,果然看到大狼狗直挺挺地躺着。老林头上前拍着大狼狗,干号道:“你怎么才……你怎么就死了?”
  
  老林头说完这句就走,没出份子钱,大狼狗的婆娘赶紧说:“老林头,你忘了一件事!”
  
  还想我出份子钱?老林头头也不回地说:“忘你娘的头!”
  
  老林头之所以这么胆大,是因为他确信,大狼狗真死了。
  
  接着所有来的人全跟老林头一样,拍着大狼狗的身体干号几声,然后掉头就走,谁都没出份子钱。
  
  突然,大狼狗的婆娘尖叫起来:“针、针,这么多针,家里针永远用不完了!”她看到大狼狗身上插着好多根针。
  
  原来,老林头和大伙为了防止大狼狗用诈死的方法敛财,每人带了一根针,在干号的时候趁机把针刺进大狼狗直挺挺的身体。大狼狗一动也不动,真的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