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的灵魂经常回到大河溪 ,本文投稿: 徐洁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那个偏僻、落后、民风淳朴的小山村,坐落在我度过童年的图海河西岸。在那里,家家不锁,不怕被偷。记得在河堤旁边,李老师带领我们玩“琅琊山五壮士”。在岸边的田野里,戴着草帽,烈日下捡麦穗,种蓖麻,收割蓖麻,晒干蓖麻。把石头从村子扛到岸上,细嫩的肩膀能承受最大的重量。制作组付了一毛钱,这是我人生第一次。

村里的人淳朴可爱,真的很感人。我父母在公社医院工作,治病救人,很受尊重。我也叫“机构里的孩子”。我父母经常教我不要接受来自家乡的东西。有一年,大年初三,去同学红梅家玩。年糕是当地有名的特产。临走前,红梅的父母让我带一些回家。我不想生也不想死,我只是逃避。没想到,红梅追出了年糕。我害怕回家接受训练,拼命奔跑。真的不想要。红梅拼命追我,真心给我。当时不知道拒绝不总是对的。我只是怕暴露,但差点破坏了友谊。我跑啊跑,一路跑到村前的农场。同学们追啊追,一路追到村头的田里。在地面中央,我停下来,回头看。红梅抱着年糕气喘吁吁。虽然我还是个小男孩,但我突然意识到我走得太远了。红梅抱着年糕跑了。她飘逸的黑发,红红的圆脸,就像电影的特写镜头,经常出现在我的流浪梦里,20多年难忘。我不记得怎么拿年糕了。一时间,他们的眼睛都红了……

村民们非常好客。寒假期间,他们把我当贵宾接待。那时候每个家庭都很穷,没有东西吃。唯一值钱又舍不得吃的就是白糖。阿姨把白开水倒进瓷罐里,用勺子舀糖瓶的底部,尽量多放糖。我自己的孩子太贪吃了,都不敢把手指放进嘴里,我想吃什么都不准吃。2月2日家家户户炒“棒子花”,总是挑最好的让我带着。正月十五,我和农家子弟打灯笼,点起一间又一间的屋子,去墙角找麦子豆子等五谷杂粮,希望来年有个好收成。大一点的调皮男生大惊小怪“灯笼下有虫子。”姑娘真的真的提了灯笼,纸灯笼被烛光点着了。她哭得鼻青脸肿,而女孩被大人骂了一顿,然后把灯笼交给女孩玩。只是玩玩,时间不早了,就留在老家。那时候的我任性爱哭,晚上想家,在土炕边哭,熬了一夜。走在大同炕上的人(老乡生四五个孩子是常事)从不睡觉。从来没有人发脾气反过来讲故事逗我开心。都是地主老富长工的故事,土崩瓦解。当我用当地的话说话时,我着迷了,忘记了想家,直到东方变白。

1983年,我们家搬回泰安。告别的时候,班主任李老师拉着我的手久久不放,泣不成声,哭得我差点泪流满面。李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教了我五年。公社小学是暗室,条件差,所有课都是她一个人教。我是班长兼中文系代表,在全县语文竞赛中获得一等奖。我被授予作文评选,李先生获得了当时最有价值的奖项——新华字典。李小姐对她的所有同学都非常好。我见过她给贫困家庭的学生买学习用品。更常见的是看望生病的学生,冒雨护送他们回家。但我还是觉得她很爱我。

我们离开的那天早上,还没起床,门口就挤满了送我们的人。开门后,我意识到大家都在午夜。是因为父母解除了无数人的病痛,是因为16年锻造的深情,还是因为民俗本来就醇厚。卡车后送我的老乡哭着挥手。李老师哭得像个泪人,同学哭得像个泪人,我哭得像个泪人。在我以后的生活中,从未经历过如此深厚的感情……,给了我生命教育,成为生命活力的精神源泉。

好梦让人天天活下去,梦往往回到大河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