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梦崔彦 |编辑: 李瑞民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告别家乡的硝烟已经很多年了,但还是会梦到。

家乡的烟是清晨的雾,炊烟的湿烟与河沟里缓缓升起的水雾汇合,飘在群山的四周,世界融为一体。中午,是云。在灶膛内热量的作用下,淡蓝色的烟雾在灶房上升起,跃入空中,在高空中融入云层。夜是风,突如其来的风带着一天的疲惫穿过森林,带着烟雾直奔地平线,时间在烟雾中悄悄飞逝。

依稀记得没上学的日子,一群群孩子在森林里捡柴火。为了一根干枯的树枝,勇敢的男孩爬上高高的松树,用尽全力伸出他温柔的右手。

为了保持厨艺,大人在锅里忙,小孩在锅下忙。不管我们有多忙,我们都会烧掉庄稼的稻草。一年中总有几次柴火短缺。我父亲不得不在晚上摘些柏树树枝来应急。不管成年人有多努力,在即将到来的春天的二三月,所有没装满的柜子都是空的,文件夹后面忠实地放着一小堆粮食。妈妈是管家。下大雨或者下雨天,如果大人不上班,我们不上学,一天只有两顿饭。厨房里没有烟,所以天黑后我们关上门睡觉。这可能是因为我们要工作,要吃饭。

烟起,心暖,稳。炊烟是我们家的旗帜。看到家里做饭冒出的烟,心里踏实温暖。放学回来,看到瓦房上轻轻飘着的烟,就知道粥煮好了,厨房的余火还在。如果从远处看到无烟,那肯定是家里关门了,父母还没下班。

当一个游客来的时候,烹饪产生的烟雾会比平时持续更长时间。当我们走向大门时,我们可以闻到芬芳的香味,加快脚步,迎接认出的游客,不由自主地跑进厨房。当我们看到妈妈转动抹刀时,口水会在我们的喉咙里汩汩流出。我们会把客人的剩菜一扫而空,而母亲则默默起身,借口拿一样东西去了另一个房间。

讨厌风吹雨打,大雨弄不到屋外的烟,老式的瓦房相通,厨房烟囱冒出的烟在屋内转来转去,弄得墙壁发黑,蚊帐发黑,让人睁不开眼。过年快乐是最。每个家庭的瓦房里久久升起欢快的烟雾。燃着的火与灶膛里的柴火相呼应,无怨无悔地送走了旧年,热切地期待着变化了的过年。

最痛苦的是父母重病在床,汤没上,奄奄一息的日子。但是,亲人还是要把日子往前过,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该做饭的时候,父母总是弱弱地催我们,我们总是去那个房间默默抽泣。那时候做饭的烟应该是风中的烛烟。

家乡的烟就像家乡的小路。无论你离开多久,你还是能记得你来的时候的样子。我不知道在梦里的小路上跑了多少次。家乡的烟就像家乡的小溪。不管离开多久,你还是依稀记得那分不开的时光。她飞奔着,向远处歌唱。

家乡的烟就像家乡的云、雾、风。她轻盈,在灵魂最深处优雅,在很多梦里萦绕你,让你刻骨铭心。

炊烟袅袅,牛羊嚎叫,鸡叫,春花秋月,夏风冬雪,云烟雾,都是我们童年的牧歌。只是到了今天,打工的潮流浩浩荡荡,年轻人涌入大都市,老人越来越老,很多瓦房都关门了,炊烟也没有了。农村再也没有以前的喧嚣和生动,炊烟,很有象征意义,在春潮中飘得越来越远,飘向地平线。

而我的家乡位于阆中市、剑阁县、南部县交界处。好像离寒山石径“很远,白云生还有人”。自从大哥搬走后,老家的百年老宅一直孤零零的在竹林里。每年春节我都会带老婆和皮带回来,铺着干草的瓦房里会冒出烟来。虽然只维持了几天,但老房子依然没有被我们遗忘,依然有亲戚驻守在那里,各司其职,各负其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