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满园菊芋花开 本文作家: 梦醉清风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金秋时节,是收获菊芋的时候了,我很兴奋。这种水果,童年时被称为“野芋头”,在现代农业的广泛推广种植下,迎来了硕果累累的收获季节,抚慰了我多年来舌尖上的乡愁。

菊芋又称姜花,是菊科向日葵的多年生草本植物菊芋的花。秋天的菊芋,像一朵小小的向日葵,傲然挺立在园冶。在秋风的微风下,它以一种朴素的优雅展现出与生俱来的质朴与美丽。卷曲的花朵姿态像一首感伤委婉的情歌,给秋天的田野注入了深深的感情。

我一个人走在异乡的菊芋地里,让遐想飘入墨中,心中勾勒出一个菊芋花园。在我的记忆里,在老家的老房子后面,有一个种菊芋的地方。每年春天,我父亲都会把新割的土地挖得很深,然后用锄头把它钩到浅沟里。施肥后种植菊芋,然后覆土铺浅沟。

我被父亲对土地和种植的崇敬所感动。父亲告诉我:这房子后面的闲置土地很贫瘠。以前是村里堆粘土的废弃地。秋冬过后,土壤会结霜。父亲种植菊芋多年后,现在的土壤又软又厚。父亲说这菊芋是个好东西,不仅果实美,花也美。

菊芋开花的时候,爸爸总是拉着我看花园,看向日葵一样的金花。父亲总感叹时光飞逝,说菊芋开得越亮,根里的果子越大。当花叶枯萎时,可以收获菊芋根茎中的果实。那时候我一直想象着摘菊芋像摘花生一样的快乐场景。

每年收获菊芋的时候,父亲都会保留一个块茎,不采集菊芋,只将菊芋的茎切好,盖上一些稻草,在明年春天挖出来食用,这样菊芋的味道会更香,剩下的就完全挖出来了。收获后,父亲会把菊芋分成两种:大的不损坏保存,小的用损坏的洗净晒干做咸菜。

我喜欢和父亲一起储存菊芋。我不仅能体会到劳动的乐趣,还能用挖得很深的泥捏我最喜欢的泥人,因为如果我平时浑身是泥,我会被父母责备。我学劳动的时候,爸妈会教我怎么用大大小小的铲子,怎么选新鲜的稻草当坑底的铺位,怎么放最不容易腐烂的菊芋。

我父亲告诉我,秋天的水果都可以储存在窑里。首先,选择阳坡。挖窑时,可以根据需要储存的水果分别挖。窑不需要太深。它们深了,就有水分;当它们很浅时,它们很容易冻结。挖好满意的窑后,放入菊芋,撒上沙子,保持湿度和充分通风,然后覆土。

虽然覆土完成了窑藏的工作,但菊芋不能暴露。菊芋容易看到的地方要加土。考虑到菊芋的数量大,存放时间长,在捂口时,四角要绑几个草把,中间要撑几个透气孔,这样窑内的水果可以通风透气,延缓腐烂时间。

每次下雨下雪,父亲总会去窑藏的地方,观察通风孔是否堵塞,上山的水是否流入窑内。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感到崇敬。那几年秋天,把秋天的果实存放在窑里成了我的期待。当时除了菊芋,还有毛芋头、茨城、菱角等。

那些年,经济不发达,生活很差。我的父母总是把秋天的果实放在窑里,在明年春天吃,这样我的家人就可以度过饥荒的春天。这种勤俭持家的作风,念念不忘饥荒的艰辛,也成了我收藏的爱好,让我意识到,人生要收获,就得播种,要得到,就得懂得珍惜,珍惜。

菊芋在异乡,一望无际,层层叠叠,一直延伸到远方。无论你看哪里,都是诱人的金黄色,迷人的菊芋,醉人的花香,让田野、远山、大地构成了秋天最美的风景。菊芋也是一种中药,性味甘凉,入肝经,具有疏肝清热、明目明目明目的作用,适用于干眼症、红眼病、肿痛等。

菊芋,芬芳醉人的异乡风景,也抚慰了我多年的乡愁。走在菊芋地里,感觉这里,看那里。仿佛找到了父母温暖的身影,甚至呼吸的时候都能感受到滋润心灵的芬芳。我的身体、生活、心灵似乎都成了这“菊芋花韵”的俘虏,沐浴在“菊香”中,浑身上下都是泰式的轻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