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青树 ;来源网友: 贝贝Lillian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翻翻日历,反正该回家了。不管你在外面多辛苦,多忙,长辈们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个时候,他们总是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急于把我们绑回去。长此以往,说不耐烦很正常,但冷静思考还是错了,只好硬着头皮打回去。很多时候这种情况只发生在一个季节——农历新年。

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我已经出现在外婆家了。我没打算这么早回去。我表哥(我叔叔的女儿)和我奶奶住了很长时间。前几天她妈回来接她,过年都没回来。这有些不合理。我把老太太一个人留在家里,就被奶奶叫去了。毕竟我是自愿的,不然也不一定会回去。

回去不一定不好。虽然有些规划的事情做不了,但毕竟是几个项目。过了一段时间才回来。我总是喜欢四处看看,四处看看。我对遇到的一切都很好奇。回姥姥家之前去了舅舅家。我叔叔的房子总是被一大群人包围着。这些人有的不知道他们在和我叔叔做什么,有的坐在三轮电动车上和瓜子聊天。其实我叔祖也挺彪悍的,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我叔祖杀羊。据说崇明的羊肉很好吃,我叔公这几年杀羊赚了点钱,至少不用担心养活自己。至于孩子,他们似乎不管做什么,毕竟已经成家立业了。现在过年了,他们可以忙了。以前一起去的时候,舅舅最后休息了一会儿和我们说话,然后舅舅一大早就把给我们准备的杂碎拿出来了。妈妈也是聪明人,一出门就把早就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过年空着手也不好。听说我叔祖早些时候钓鱼,后来可能赚不了多少钱,就转行杀羊了。作为一个青少年,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我不得不和袖手旁观打招呼并观看。拿到货后,没待多久。看到叔叔很忙,我们匆匆道别。

回程中,我又路过了五姨婆家。我奶奶说她会带一些米饭和红豆之类的东西。当我去那里的时候,门是开着的,但是我阿姨没有被看见。我奶奶说她一定是去打牌了,就自己下了车,把给我姑姑买的馄饨皮放在屋里。然后我们一起下了车,在家里找到了姨妈的表哥(姨妈的孙子),问他饭呢?他领着我们过去,然后爸爸和奶奶一起把沉甸甸的四袋米装上车。我表哥比我上次见他时长大了一点。我问他能不能学架子鼓,他理直气壮的说:“学!我又要去学钢琴了!”看到这么活泼的表哥,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欣慰。同时感叹时间飞逝,没待多久。我抓起表哥,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了。

到外婆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45分了。我父母决定晚饭后回上海。我不用回上海,也不着急。看着奶奶忙着切崇明蛋糕,我就自告奋勇的包馄饨,其实自己也没怎么包。这是第一次。大家看着我认真的姿势,看着我的包包,都说不错。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把馄饨包得又大又水,却暗暗自得其乐:我就要成为一个进了大厅,进了厨房的新时代女性了。

吃完饭,爸妈不敢再耽误了。打包后,他们不得不回去。我和奶奶站在门口送他们。其实我无所谓。我在上海和父母住在一起,送不送都一样。站在门口,我立刻看到了那棵大树。每次回来都看到,但一直不知道它的名字。我问我妈和外婆,她们也不知道。这棵树已经长时间存在了。我妈说她出生前就有了。现在不能砍了。砍了眼泪就出来了,就没人敢砍了。虽然我很好奇,但是我对它所知甚少。暂且称之为常青树吧。常青,常青,岁月的最好见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