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的故事 、立花美凉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你的心后面有你的名字

文字/四会四会

心,依然是痛的,心依然是痛的,尤其是在这个寂静的夜晚,痛,痛,以至于我总是睡不安稳。当我在寂静的夜里探寻内心背后痛苦的原因时,我发现原来是因为你,因为你的名字在我的内心背后,也就是因为我的内心背后有你的名字,我的内心才会如此痛苦,如此痛苦。

你的名字在我心中挥之不去,温柔。当我在心底默默的看着你的名字,两行滚烫的泪水总会从我的眼眶里流出来。那些眼泪会一颗一颗的掉下来,落在我心后面你的名字上,轻轻的洗去我心后面你的名字。我以为我的洗涤可以将你的名字彻底的洗在我的心后。

我不想把你的名字放在心里一个阳光灿烂的地方,因为我怕心一转,你的名字遇到灿烂的阳光,你的名字就消失了,这对我来说是残酷的,是无法接受的,所以我不得不把你的名字放在心里,就这样,一辈子,哪怕因为这个伤了一辈子。

亲爱的慧,我喜欢这样叫你,这样看着你的名字在我心里,因为我知道你是我的最爱,你是我的最爱。当我在寂静的夜晚凝视着你的名字,你知道吗,我真的为你喝醉了,心碎了。我不相信,我真的不相信,因为我还记得你曾经说过的话,我也没有忘记你曾经说过的话。

加油,惠,到我身边来,我陪你到天涯海角,我陪你到天涯海角,因为你的名字在我心后面指引着我,指引着我,向着你的方向前进……

把你的名字刻在我的心里

文本/张淑琴

岁月无语,记得一些影像,互相扶持,互相关心,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一点一点凝聚着悲伤的回忆。多少希望和悲伤,最感动的不是结局,而是你永远在我心里,永远不会遥远;友情,当它沉默时,它像水,花,月,当它充实时,它像诗,歌,多彩的世界;不需要刻意自然的流动;不用说,灵魂是相互依存的;每一幅精致的素描都是我们并肩凝视的风景如画;即使以后的路又堵又滑,心底的红尘也和我的美丽一样宁静。我们只是用心一步一步的花,用友谊的笔触写。默默的记住,信任无悔,忙碌的生活只带走时间,但深深的牵挂留在心里,不断的切割着我的思绪,在心里刻下你的名字,默默的祝你幸福快乐每一天!

喜欢文字中这种淡淡的边,不需要张扬,不需要恭维,只需要默默的理解你,默默的看着你,默默的陪着你;我只想把生命的话语放在手中,一生珍惜你的名字,一生在一个不切实际的空间里与你分享快乐和幸福,默默无悔;心的寄,爱的画像,隔着屏幕看,默默祝福,把这份深切的关怀送到彼岸。祝你家庭幸福,生活清新甜美,家庭和睦,生活幸福,美好美好,长寿!

见面是美好的,想让时间停留;在一起太短,想时光倒流;总有一个人驻扎在心底;总有一种爱,风干了,塑造在回忆里;有些话在心里打滚,在唇边凉下来;有的眼泪在眼底涌动,停留在眼框里;你的真情实感是我温暖的驿站,每次相聚,我的笑容总是那么灿烂;让我们聚集在空间里,让我们的心情飞翔,倾吐心声,珍惜芬芳。友谊源远流长。远方,看着你,不要指望年年亲近,只愿忘记;静静的,陪着你,不是苛求每一分钟,而是愿意去做,去珍惜。

名称的来源

文本/圆形橙色

我早就想用这个名字了。只是觉得时间紧迫,就拖着手不改。但是,有时候觉得好的名字是适合用的,真的没有机会的时候,就不能再公开了。

这是一个很多人都通用的名字,但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在一个名字里,有你和我。

现在是2015年的秋天。但是北京还是很热。我穿着家里唯一带的短裙开始了新的旅程。来到一直向往的校园,才发现自己和别人的差距是那么的明显。但是就是懒得改。我以为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而,此时此刻,我甚至不知道我开学时想要的是不是对的。加入研讨会的少年团合唱团。有前途,有梦想,有爱好。有时候在校园里来回奔波。我心里很高兴。那时候我觉得继续忙碌学习生活就好了。但是,当我早上有一瞬间空闲,不想学习的时候,我自然会怀疑自己。我也怀疑我一直坚信的明年。

是的,我对生活从不迷茫。我觉得有很多东西是我可以选择和改变的。一切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但是有一件事是行不通的,那就是爱情。爱情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更不是一个人的努力。爱情永远是一厢情愿,或者说是一个人可以不在乎的包容,另一个人必须愿意接受。2015年毕业那天,我觉得好像遇到了爱情。

我是一个不会轻易把任何感情夸大为爱情的人。我不怕付出,却怕别人知道我爱一个人那么深,却得不到任何回报。俗称可敬的生活苦难。认识他的时候我是开学,不是毕业。也许我们喜欢他的时候会分道扬镳。人们常说,离别的时候,用力抱紧对方,因为你不知道,这可能是此生最后的一面。我想到了遇见他的最后一个晚上,我在校园里匆匆走过,听着他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感受着他衣服的香味,甚至有一秒钟触摸着他手掌的温度。他的话我一直记得,一直明白,但过去的终究是过去的。所以,不会有如果。如果未来有什么,那一定是这一天新故事的开始,而不是那一天的延续。那天晚上,晚风有点凉,比今天的北京还要凉。六月,他说,我能抱抱你吗?

到处都是同学,但我还是接受了他的拥抱。我不敢用力,我只是觉得温暖。我没有心跳加速,但是挥手告别的时候,我真的很想再拥抱他一次。

再次见面,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你相信吗,真的有一个人,四年才认识你那么短的时间,却发现接触中发生的每一件小事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当时的感觉,当时的话。你记得,他也记得。我说,这是什么感觉!就像三年没见,却像谈了三年。他说:“你真的很有文采,你说得很好。我知道,再简单不过了。没有难学的词汇。三岁就能看懂。然而华丽的短语并不如这个简单的比喻。毕业前最后一次回学校,一起吃饭,逛逛校园。他送我去车站。我真的很想多看看他。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在进站的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事实证明,知道这一刻,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进站前他说了很多关于安全的话,我没听清楚,就伸手抱住了他。未经他同意,我拥抱了他。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拥抱一个男生。固执又坚决。然后他紧紧地抱着我。他的胸部很温暖,他的手划过我的头发,轻抚我的耳朵。我真的很想永远这样抱着他。他问我:我看到你狂野的一面了吗?

其实在很多梦里,我都想这样抱着他,甚至更向往。

我喜欢他。不是突然产生的感情。很久以前,我提到他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骄傲。他不是我的任何人,但是因为关系好,我听别人夸他有一种傲气。然而,那些年,他拥有的一切都属于另一个人。而我在自己的路上,遇见又错过。但是我们关系很好。我们一年说的话可以算。然而,我们在彼此的心里都很确定,我们是彼此关系最好的人。

是朋友还是爱人,还是暧昧。也许没那么重要。就像他说的,我的天空不希望你走,至少是同一个雨天。你还是要走自己的路。他想再考研,而我已经进了研究生院。说感同身受是无稽之谈。没经历过考研,也没经历过二战,所以不能完全理解他的痛苦。也希望他天天想我,努力学习考上。他说,他不会打扰我的,我有我的生活要过。当时我还没看懂。直到今天,我坐立不安,想给他打电话的时候,突然明白了意思。不是我不想念他,也不是我不能告诉他。我知道他会关心我,会安慰我,但我希望他有一个安静的生活。除非是地震或者海啸,除非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希望他能更好,希望我们都能更好。

许多人立即设定新的目标。不是周围男生太失落,而是我觉得没人能比得上他。这半年又短又长。他必须努力工作。而我,耐心点。忍住无数次联系他的冲动。之后呢?他什么时候能来北京?他来了,一切会顺利吗?当时是我找工作实习的时候,而他在享受研究生的生活。看来我们从来就不是一条线上的。

是的,我们从未在最好的时候相遇。我们第一次见面,他有女朋友。当我们都单身的时候,是时候分开了。我们都长大了,不会瞎了。但是我想等他来找我。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在最好的时候相遇,但我们会在最好的时候相遇。我还是那么热切的期待着他的到来,只要我们俩都单身,哪怕最后牵不到手。因为只有他,让我看到了我最好的样子。只有他,让我看到了自己最真实的样子。

记忆的温暖是有限的,可能被我透支了。然而,我们也每天创造新的记忆。即使不能见面,即使只是几句话,即使只是短短的一张照片,一个声音。我们都在彼此的身边。

北京离沈阳不远。等待的时间不长。当我写完这段长文时,我想我已经知道该做什么了。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遇见你,让自己变得更好。

记住别人的名字

文本/董国宾

毕业的时候,我一个人去市局开会。走到开会的地方,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窝囊。

会报上到处都是一群人。我一步一步向前走,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安宁,安宁,会场临时变了!”感觉莫名的善良和甜蜜。

这里有熟人。这是我第一次来市局。这样一个温暖的想法闪过我的脑海。抬头一看,我不认识那个人,但我肯定他在给我打电话,因为他在向我挥手。

那个人比我大几岁,负责会议接待。我就纳闷了,我没见过这个市局领导,他怎么认识我的?寒暄几句后,他得知一个大学生刚分到县局,从网上看了我的简历,一下子就记住了我的名字。

然后,市局领导喊“和平,和平”。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他这样直呼我的名字,让我觉得我们就像是接触多年的好朋友。在家里,我的父母这样叫我,我的兄弟姐妹也这样叫我。我觉得自己走进了自己的家。突然,我和他失去了陌生感和距离,他突然走进了我的心里。

然后有一天,我在办公室打扫卫生的时候,突然想搬桌子。这张桌子又宽又长,上面有一台电脑。一个人真的很难。我随口喊了一句:“海鑫,过来帮帮我。”

海鑫是个奇怪的年轻人,我不认识他。听到来同一家公司上班的那个人叫他“海鑫”的时候就想起了这个名字。我觉得“海鑫”很好记,海鑫一定是个好人。一次偶然的机会,当他来到办公室,路过门口的时候,我随口叫了声名字“海鑫”。

海昕听到我叫他,二话没说就进来了。他不仅帮我把沉重的书桌从北端搬到南端,还帮我打扫。他说走的时候,我一路过来,这里没有熟人。听到你叫我的名字真是太好了。你就像一个大哥。还有什么要做的吗?你太忙了。我会帮助你的。

我不想。海心累得喘不过气来,还在欣赏我。“记住别人的名字”。这句话以沉重的重量闯入我的内心。

记住一个人的名字,不仅仅是记住一个人,更是在别人心中放上一份尊重和美好。从此以后,只要他们来上班,我都会尽力记住他们的名字,恰当地叫他们出来,给他们善意和甜蜜,消除他们之间的距离和隔阂。我也记下了他们的名字,巧妙地把他们留在了我的记忆里,用最亲切的称呼和表情,在政府机关里为他们建造了一个熟悉而温暖的家“ ”!

教养是最好的名字

文本/制作

有一年,秋风刮了一夜,郭德纲的柿子树被风吹得光秃秃的,只剩下红色的柿子,就像院子里升起的灯笼。

很快,喜鹊爬上树枝,啄柿子。家里的孩子着急,就把自己扔了。当老郭看到它时,他赶紧停下来说:“别这么孤单,让它吃吧!”

然后,老郭对儿子说:“一个人的寿命很长,这个柿子吃起来还不错。而这只喜鹊这辈子只能吃这么一个柿子。看到它有东西吃也是一种幸福。”

我觉得这真的是很好的教材。“别这么孤单,让它吃吧!”如果全世界的父母都借这个故事教育孩子,孩子的教养也不会差。

前几天坐T32列车从杭州到河北。除了我们三个人,有四个铺位的软卧车厢是空的。车子发动不久,老人说,我们早点睡吧。是的,这些天我们玩累了,就睡着了。驶过嘉兴后,一位女士走了过来,轻轻地敲了敲门,看到盒子是黑色的。她收拾好行李,在走廊的灯光下铺床,然后关上门,蹑手蹑脚地走到上铺。直到她躺下,她都没有开灯,连床头灯都没有。

当时才晚上8点,火车上还在放音乐。

整晚无话可说。早上6点,售票员过来换票,通知她该下车了,她就整理好了。一开始我以为她在收拾行李。没想到,她在叠被子。出了无数趟门,坐了无数辆车,看过无数人,哪里见过这被子需要叠的!我看到她耐心的铺开被子,换了好几种方式,最后折叠成昨晚开始时展开时的样子。然后,她把两个枕头的每一个角落都展平拉伸,“刷”的枕头的声音真是悦耳。

她下车的车站是山东德州。不管她是不是德州人,这个地方因为她突然变得友好起来。你说,你还需要知道这位女士的姓吗?教养是对一个人最好的称呼。

村名

文/侬子

我出生的村子在阴山北麓的山区。它有一个平淡无奇的名字:白菜沟。在南面的阴山和北面的蒙古高原之间,在这个丘陵地区,大部分的村落都位于山脚,避光。因为地形原因,大部分村名都有沟和护城河的字样。还有一些小时候很奇怪的村名,大概是从蒙古语地名音译过来的,但我出生的时候,这一带蒙古族居民很少。现在想想,有些地名和蒙古语不对应。一部分是语音的误传,一部分可能是古代北方游牧民族的语音遗存。他们是匈奴人、突厥人还是鲜卑人?一直无法考证。

在广阔的阴山和山地丘陵之间,有一条东西狭长的河滩,一条细长的砾石路通向西部的固阳县和东部的吴川、呼和浩特、济宁或更远的地方。那时候每天去一趟老爷车,带来一些城市或者远方的消息,仿佛在懵懂的童年里打开了一扇模糊的窗户,给我对世界的美好猜想和遐想提供了一个零碎的基础。白菜沟周围,沿着过去的一些道路,其次是下水号,刘海沟,宝力图,五里湾等。;阴山对面的山谷里,依次有大营地图、色当沟、杜伦地图、黑沙沟、那灵格都等村落。当时我随口说了这些莫名其妙的村名,跟土豆白菜一样常见;即使离家很远,也出现在记忆里,只会加深乡愁。现在面对这些村名,突然发现自己对它们的来历或者来历一无所知。它们就像遥远地平线上深邃的星星,隐藏着无尽的故事;它就像一条汹涌的河流,承载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刻的文化内涵,湿润了我的眼睛。一个人,当他在熟悉的事物中看到历史的背影时,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瞬间。

白菜沟是一条南北长约20英里的山沟。山上没有树。野花和杂草生长在稀疏的灌木中,如野樱桃和酸黄柏。秋天,浓郁的香味似乎粘在飞虫的翅膀上。在最北端的沟底,郁郁葱葱的春天山是昆都仑河的发源地,也是当时周边村落的夏季牧场;近年来被文化单位命名为高店草原,是萧条的旅游景点。几年前,和一个旅行团从几百里外的城市出发旅行,这种做法太随意了,就像看着一群毫无戒心的人向以前的恋人献殷勤。我觉得这个熟悉的地方有点奇怪。山脚下是一个有着蒙古风味和极其中国化名字的小村庄:六顶帐篷;南面相邻的朱拉沟村生活着几个蒙古族人,与汉族接触较少,属于阴山百里深处的吉乎伦图乡。依次往南的埂、白银洞、后白蔡村,多居住在陕北神木、府谷一带。当时据我父母说,陕北人淳朴大方。据我记忆所及,他们不会客气,会在任何人家里吃饭。当你偶尔来他家,你会愿意拿最好的食物招待别人。以一顿饭来看人,不是说我不值钱,而是当时吃多了不容易。

李三路位于前白菜村的南端,是一个叫钱坫的小村庄。村子的名字是由于解放前车马店的带动。据我记忆所及,旧马店一直是一个空空如也、破败不堪的大院子,有土墙和房屋,沿着墙可以看到一排马厩的轮廓。我曾无数次想象过它的全盛时期:黄昏时分,满载干草、毛皮、煤或谷物的马车一辆接一辆地驶来,车轮声、响亮的鞭子声、侍者的问候声和老板娘粗鲁的笑声搅起了整个夜晚;到了晚上,一个接一个的鼾声融化在冰冷的月光下,浓重的汗味弥漫在四周。整夜不出门的孤独灯笼下,马儿轻轻打呼噜,偶尔甩甩蹄子,轻轻刨着地……。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想到这个。也许乡村生活太孤独了。人在孤独的时候想象力特别丰富,这可能就是诗人在繁华的城市里培养不出来的原因。大约在我上小学的时候,钱坫村又活跃起来了,因为成立了一个供销合作社,里面装满了五颜六色的日用品,有城市味,有工业味。淡季的时候,人们从周围的村子里过来,有时候什么都不买,就是为了谋生。那时候我每隔一段时间就在这个村子逛一圈,闻着供销社里糖果、油、盐、酱、醋甚至煤油的混合物,给我一种清新愉悦的感觉。偶尔看着满车的人向远方开去,心里会有隐隐的羡慕和隐隐的悲伤。

从钱坫村向北望去,前白菜村就像一幅皱巴巴的旧色彩山水画。散落的屋顶,半山腰的洞穴,散落的大树,似乎都被河道里的山洪冲散了,从东到西紧缩在两边的山脚下。直到现在,由于气候干旱,环境封闭,人们的生活仍然不富裕;而风景则更为普通,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呈现出单调的灰棕色,只有在夏秋时节五颜六色的庄稼四处蔓延的时候,伴随着澎湃的绿眸,几缕炊烟似乎随着村舍一起飞走,山村才能展现出独特的魅力。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看似落后的小村庄,为什么能像圣地一样深埋在自己的灵魂里,多少年来,一刻也没有忘记,被无尽的思念抚慰着。正因为如此,无论你住在哪里,你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房客,一个过客;在异乡生活的每一天都像一只飞翔的风筝,它的线被村庄紧紧抓住。就像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池映月》里回忆墙角的覆盆子花,破墙中的阶级脚蹼,破砖下的蜈蚣……,我当时的记忆也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比如哪个墙洞住着麻雀,哪个田里有萝卜偷,哪个山有野果野草吃。一个乡下孩子,就像大自然放牧的牛羊,完全融入大自然,在浩瀚的魔法中获得纯粹的快乐,这是成年人无法体会的快乐。这几年去过一些著名的风景,感觉很失望;我知道,在多年功利和现实观念的影响下,我的灵魂已经无法与自然相连。

村民来自贫困地区做生意或逃离农村,俗称“走秀口”。溪口众说纷纭,大多数人的观点与程桂花(今呼和浩特)趋同。少数来自陕北、陕北的人,大部分来自三省交界的准格尔旗,组成了昔日的白菜村;贫穷造就了陕北人民的率真与幸福,山西人民的勤劳与温柔,准旗人的勤劳与狡诈。我觉得,省界一直以来都是土匪横行,准旗人的行为可能积累了恶劣环境的痕迹。由于地理上的接近,村民的生活沿袭了陕西和山西的习俗,以至于我在走访这两个省份时,常常会感到熟悉和亲切,突然闯进我的祖籍。这样的打击对一个学者来说是致命的。——既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可以依托,也没有悠久的历史底蕴可以依托。说到写风土人情,总觉得是在嚼陕西山西作家的口水。据我肤浅的历史知识所知,“走秀口”始于明末,盛于清代康熙、乾隆、雍正。但当时大部分人选择了阴山南麓的黄河两岸、平坦肥沃的河套地区和土默川定居,阴山北部的少量开荒最晚也是在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

在阴山和阴山以北,赵昌成和秦昌成的遗体依稀可辨。但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都有匈奴、鲜卑、突厥、契丹、女真、蒙古等北方少数民族的游牧地。我的家乡,方圆的丘陵地区,当时可能不是一个好的牧场。也许只是被驱逐逃亡的人断断续续地驻扎在畜牧业;在内蒙古广阔的草原上,我的家乡就像一个孤岛,既没有历史也没有文化,却承载着几代人艰辛而又乐趣无穷的农耕生活。曾经很羡慕沈从文写的湘西,贾平凹写的商州,但是当我想张嘴唱歌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站在了别人的门口或者院子里。席慕蓉“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很远。这个不会说蒙古语的女人好自信。

至于白菜沟这个地名的由来,我小时候一直以为是因为村里种的白菜。因为寒冷干旱,家乡的蔬菜只有土豆和白菜,是一种叫“二黄白”的白菜。秋天,家家户户泡在两个大桶里,吃一整年。大一点的时候和父母去市里亲戚家,亲戚炒醋白菜辣椒白菜招待(当时市里是门票供应,不算富裕)。这时候我才知道白菜的品种很多,比如“青麻叶”,“抱头白”,于是给村子起了个名字,前几年问了一些老人,大多说不清楚。有人说,汉人刚来的时候,这条沟里住着一个单身的蒙古族老人,名字是“老蔡白”,他继承了这个名字作为地名。我知道蒙古人有给东西起名字的习惯,但是白菜用蒙古语发这个音吗?或者说,老人的蒙古语名字发音和白菜差不多,汉人搞错了,想当然?这个恐怕永远也搞不清楚。

其实最近回到老家,大部分老人都是老态龙钟,有些已经不在人世了;同龄人大多在外地打工谋生,能认出我的人不多。

在白菜沟,我成了一个有激情的陌生人。

马南山,那就像一首歌的名字

文本/陈永明

马南山,一个沧桑而悠远的名字,是一个诗意而温柔的称谓。我没有理由不爱马楠,因为这是一个我曾经拥有的名字,就像一首歌。——铭文

一个

春天风景优美,高原风景优美。

马南山,云雾缭绕,连绵不断,诗情画意如歌,月凉如水。

走进马楠,沿着相思之路,命运在载歌载舞中如期而至。我的心灵一辈子都活在香马南山;无论早晚,来来去去都没有意义。回头看,日月同辉,今生等你!

我随意躺在最动人的季节,以另一种方式隐居。沉湎于过去,心已不在,魂已漂泊……。灵魂是有契约的,契约让眼睛和思想成长为一座老山。我在天幕与大地之间,听着花开的声音……

往事如烟,旋律悠扬,一对对熟悉的舞蹈,一串串熟悉的脚步,在马楠高原绽放,像含苞待放的花季,像激情的青春!

我静静的走着,静静的站在春风里,读着你。心成熟了,草原牧歌就成熟了。之后看到了怒放的舞蹈,拔节的歌声,水边的绿你!梦幻朦胧温馨!我要跟着你一路唱下去,前进!

五月,草上花山,云里歌舞。

伴着夏日诗画行走在万里无云的天空下。远方的牧歌,炼就了我高原人的隐忍、忍耐和边疆气质。我不是秋歌王,也不是最后一个歌手。我想成为一个流浪的牧羊人!

在马楠高原,雾孕育着潮汐的涨落;一场雨也会打湿梦想的天空!

让你的屏幕静止,打开你的感觉,听听你遥远的声音。刮风的日子里,牧童手里拿着鞭子在无边无际的荒野中游荡,抹去悲伤的岁月,用月光编织故事,用眼睛酝酿温暖……

梦的前面是草原。雨过天晴,我在你游牧的旷野,寻找流浪的岁月,用你优美的歌声载歌载舞,用悠扬浑厚的芦笙载歌载舞,用燃烧的羊角串起我透明而丰富的思绪。

端午节的雨是一壶老酒。久旱之后,我的心会决堤吗?那场雨过后,我看到高原上盛开的格桑花和华山上的五月天。那场雨过后,含浆的谷粒开始饱满。

马南山,天地间,山水是风景,你是风景;人山人海中,你不是风景,谁是风景?你因为我而存在,因为我而有四个截然不同的季节!

岁月如歌美,月如水凉。

马楠高原,风把草吹得很低。牛羊在肥美的山坡上吃草玩耍;牧羊人,在寒冷温暖的秋日阳光下做梦梦游!

秋雨湿站,安静凉爽。今夜无眠,听风听雨听心,那是一种诱惑,一种煎熬,一种轮回,一种千年的牵挂。

走在秋天,让你的孤独燃烧我燃烧的思念。我总是骑着马,寻找雪莲的故乡!

我用嘶哑的民谣写出心中的悲喜,讲述“百年马楠”的通俗故事。我不知疲倦的心,静静地守护着神奇的马南高原。我的渴望和爱,冰冷而遥远,悲壮……

我凄冷的马南山,你是我梦寐以求的故乡。我,用我一生的精力和心血,把你留在远离喧嚣的净土,种下温暖的希望和情感,收获我们的诗意和幸福!我是一把多年的伞,为你遮风挡雨,呵护我们的爱……

我放不下篝火之夜的歌,舞,伸……

我要为你飞一千双纸鹤,一路焚香!从此,开花结果的心,就是那个宿命的断肠字。让我“挥挥手,从此一个人旅行!”.

水侧,天清,往事挂烟忘川。

黄昏看不到绵绵秋雨的时候,我独自走在山路上。

信不信由你,此时我想起了丰收年的薛瑞,想起了盛开着傲人白雪的羊群。

就眼睛所能看到的,在山的深处,有散落的秋天的痕迹被遗忘在古老的褶皱里。冬天的雪,带着几根本该浓郁的老枝,走出冬眠,清澈纯净,让人心旷神怡;严冬,你会在寂静的过去里兴奋起来,或者大江大河不会变得凶猛狂暴!

人生的真谛只能在熔炉里熔炼?当青春的话语不再停留在虚无缥缈的灵魂,当空灵的思绪回到没有雨云的天空,当春天在酒窖里膨胀发酵酿造幸福,一切又将重新开始……

我希望春天早点来,因为冬天下雪了。冬天虽然纯净,但毕竟太冷了。那里,有我扎根的土壤,有我深爱的乡亲,有我舍不得的羊,有来年的华山,有酒,有歌。

马南山,你是我的思想,我的语言,我的灵魂,所以这辈子注定和你在一起。我看到冰冻的元爷已经点燃了希望之火!我想唱《冬天里的一把火》……

下一场冬雨,让我把春天的承诺种在你的心里!

因为,我是你——马南山,一个如歌的名字!

村名

文本/微小

起初,在人们记起每一条沟壑和每一块田地之前,他们首先记得的是村庄的名字。最后村里只剩下名字了。

许多村庄低矮的土墙日复一日被风吹穿,许多人再也认不出回家的路。一茬麦子熟了,一季的记忆就收获了,没有时间让一片田地继续写长篇大论,一个村子守不住几代人。

张家的烟囱正对着天山上的哪个山沟。初秋的风首先吹起了李家的炊烟。夕阳从一个房子到另一个房子,最后爬过陈家的土墙,进入地下。村子东边几户人家晚上的星星总是最密集的。有些东西被归类为熟悉多年,但每次四季翻新,老人都被时间收割,孩子长出透明的翅膀飞走,村子渐渐变成了别人的村子。所有的记忆都铸在村名上,随着人们的口音和每一代人的理解,村名会积累质变。通常有一组记忆浓缩在那些名字里。

你记得一个村庄吗?也许你不记得那些场景了:衣服里的麦秆滑下金色草堆时挠背,秋收时满地散落的颗粒,初霜后晨光里闪烁的半根麦秆,家里永远不会错的牛羊,永远不会让你错的南山北山。但你脑子里一定有一个村子的名字,哪怕从来没有交集。

唐三湖没有湖,星星峡的星星也不比其他地方亮。南湾比南山更靠近北山。这些原因比你想象的要长,是几代人的记忆,是人们的第一期望。即使在城市,生活在幸福路上的人也比生活在阳光面的人幸福,生活在文化路上的孩子也不比生活在北郊路上的孩子有文化。人们把他们的期望托付给他们的名字,日复一日地念叨着,然后他们把希望传递下去。

每个人都在走来走去。我们梦想尽可能多的阅读世界,我们为走的更远更高而骄傲。我们用世博会来追求生命的意义,不知道初衷隐藏在对世间万物的命名中。每个人的出发点都是一个村庄,即使生来双脚从未接触过村庄的土壤,眼睛也从未反射过村庄的星星。

我们以前都是闭着眼睛有办法回家的。很多人走开了,但是脚印走不掉。那些脚印在月夜中醒来,在尘埃中变浅,就像一个时代的记忆。最后名字都留下了。名字被来来往往的人的重量踩在脚下,被封印在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打开的倾诉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