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糟糕的还没来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从中等秘书专科学校毕业后,20岁的我来到上海求职。意料之中却又难以接受的是:在这座繁华而竞争激烈的城市,很多高学历的本地人都在四处寻找工作。每一次,当不会讲上海话的我被对方彬彬有礼而又冷淡地拒绝后,我总是深呼吸,对自己说:最糟糕的还没来。就在第43次说完这句话之后,我被一家传媒公司录取了,成了平面部经理的秘书。我带着有些僵硬的微笑,和未来的上司打了个招呼。最糟糕的还没来,转过身的刹那,伴着泪水,我又禁不住脱口而出。

每天工作从早晨整理经理办公室的文件开始,为经理冲咖啡、打字、复印、传真,还有接电话。我没有时间抱怨,因为我要为每个月的薪水而努力。晚上,回到自己租的地下室,常常是换下套装就沉沉地睡去。半个月后,我终于习惯了格子间里的白领生活,习惯了每个人称我为Halen,开始微笑着品尝东方明珠下的精彩,欣赏黄浦江畔的生活。

经理去深圳参加一个品牌时装广告代理竞标会,行前嘱咐我把最近一段时期的广告资料按日期整理好。在他还有三天回来的时候,我提前完成了工作。兴冲冲地把整理好的文件放到经理办公桌上时,那枝倍受经理珍爱的派克笔被文件夹扫到了地板上。我俯身寻觅的时候,该死的高跟鞋一不小心毫不留情地把笔踩断了!全身的血一下涌上来,捧笔在手,大脑竟是一片空白。缓过神儿来后,我还是把断笔从垃圾中翻出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决定依照原样去买枝新的。可是,等我赶到派克笔专卖店,一看价钱,几乎吓晕过去:3282元啊!那一刻我沮丧到极点,脑海里有两个小人儿不断地在打架,一个让我赶快从公司溜之大吉,另一个却让我坚持下去最后,还是后者占了上风。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最糟糕的还没来,怎么能当逃兵呢?

于是,我向要好的同事借了3000块钱,赶在经理回来之前把新笔放在了老位置。经理似乎并没发觉他视若珍宝的派克笔已被移花接木,而是兴奋地和我说着竞标会上的见闻。上海还有一家私人工作室参加竞标,是个很强的对手。我们一定得努力争取,如果成功的话,这将是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单。我嘴上应和着,心里则一直在暗自庆幸躲过了小小的一劫。

半个月后的一天,经理对我说:Halen,你去图片社把我们上次拍摄的胶片取回来,一定要注意安全,这是我们这次投票的核心,丢了可是没有办法弥补的!图片社在浦东开发区,我坐渡轮渡过黄浦江,很顺利地拿到了胶片。回返时,渡轮已经启动了,一位头发花白的阿婆却提着竹篮,踉跄地从船尾小跑过来,用上海话慌张地喊道:等一下,让阿拉下去。路过我身边的时候,阿婆一个趔趄,几乎摔倒。船老大不肯停船,怕麻烦。我感觉阿婆一定有什么急事要办,就忍不住替她哀求船老大,船老大还算给面子,尽管不是很情愿,还是把船靠了岸,我搀起阿婆的胳膊,将她送下船。

渡轮重新启动了,阿婆站在岸上挥手道谢之后,匆匆离去。这是我来到上海后第一次有上海人对我说谢谢,我不免有些洋洋自得。当我被潮湿的江风吹醒,发现那袋胶片不翼而飞时

最糟糕的还没来中等秘书学院毕业后,20岁来到上海求职。在这个熙熙攘攘、竞争激烈的城市,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当地人到处找工作,这是出乎意料的,但也是不可接受的。每次,当我不会说上海话,被对方礼貌而冷漠地拒绝时,我总会深吸一口气,对自己说:最糟糕的还没有到来。第43次说完这句话后,我被一家传媒公司录取,成为了图文部经理的秘书。我带着僵硬的微笑迎接我未来的老板。最糟糕的还没有到来。当我转过身来的时候,我忍不住热泪盈眶。

每天,我的工作从早上整理经理办公室的文件,冲咖啡,打字,复印传真给经理,再到接电话。我没有时间抱怨,因为我必须为我的月薪努力工作。晚上回到租来的地下室,经常换衣服就睡着了。半个月后,我终于习惯了隔间里的白领生活,大家都叫我哈伦。我开始微笑,品尝东方明珠下的美景,欣赏黄浦江畔的生活。

经理去深圳参加一个品牌时尚广告代理的招标会,让我按照去之前的日期整理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广告资料。当他三天后回来时,我提前完成了工作。经理珍爱的派克钢笔,当整理好的文件兴奋地放在经理桌上时,被文件夹扫到了地板上。当我弯腰去找的时候,那该死的高跟鞋不小心毫不留情地踩到了笔!全身鲜血涌出,手里拿着笔,大脑竟然是一片空白。我康复后,从垃圾堆里翻出了那支破笔。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决定照原样买一个新的。然而到了派克钢笔店一看价格,差点晕倒:3282元!那一刻,我极度沮丧,两个小人在我脑海里不停地打架。一个让我迅速逃离公司,另一个让我坚持下去。最终,后者占了上风。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在最坏的情况到来之前,我怎么能做一个逃兵呢?

于是,在经理回来之前,我向我最好的同事借了3000元,把新笔放在了原来的位置上。经理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珍视的那支啄笔被别人取代了,而是兴奋地告诉我他在竞标会上看到了什么。上海也有私人工作室参与竞标,这是一个强有力的对手。我们必须为之奋斗。如果我们成功了,这将是公司历史上最大的订单。我嘴上回答,心里却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场小劫。

半个月后的一天,经理对我说:哈伦,你去照相馆把我们上次拍的片子拿回来,一定要注意安全。这是我们投票的核心,但是没有办法弥补!照相馆在浦东开发区。我乘渡船过了黄浦江,顺利地拿到了这部电影。我们回来的时候,渡船已经出发了,但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手里拿着竹篮从船尾小跑出来,用上海话喊:“等一下,让阿拉下去。”。我路过的时候,奶奶绊了一下,差点摔倒。船夫因害怕麻烦而拒绝停船。我觉得奶奶一定有急事要做,所以我忍不住恳求她。她是个爱面子的人。虽然她不太喜欢,但她还是把船靠岸了。我抓住奶奶的胳膊,把她送下船。

渡船重新出发了。奶奶站在岸边挥手道谢,然后匆匆离去。这是我来上海后,第一次有上海人对我说谢谢。我有点自满。当我被潮湿的河风惊醒,发现那袋胶卷不见了。

,船已经是在江中心了。我从船头走到船尾,急得几乎跳江。有人用上海话窃笑:外地人真是

肯定是扶阿婆下船的时候掉的,渡轮靠岸后,我返回对岸去找。我寄希望于阿婆发现了那叠对她来说毫无用处的胶片,等在码头可是这丝希望很快就被无情地击碎了。会不会被人扔进垃圾桶?我顺着码头分别向不同的方向翻了6个垃圾桶,根本没有纸袋的踪影。不会是掉在江里面了吧?我终于忍不住,蹲在码头上大哭起来。看来,这次我是真得逃跑了。上次把派克笔踩断,我虽然背上了一笔不小的债务,却还可以挽回。这次,就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了。这袋胶片是公司花高价请著名模特、一流摄影师去苏州、周庄拍摄一个礼拜的结晶,一旦丢失,这次竞标就算彻底玩完!

可是,冷静下来后,我觉得还是不能逃跑。最糟糕的还没来!我想起渡轮上那些开口闭口阿拉不停的上海人,如果我放弃,就意味着我这位外地打工妹更让阿拉族瞧不起。我不能逃避自己该负的责任,必须为自己的尊严找回胶片,就算找不到,我也要给公司一个说法。

我在码头附近问了很多人,也没有得到关于阿婆、关于胶片的任何线索。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手机响了,是经理打来的。Halen,怎么还不回来?你已经替公司打了一个大胜仗!

我莫名其妙地赶回公司,看到经理正和阿婆以及一个陌生的年轻人交谈,那袋丢失的胶片就放在经理的办公台上。你是Halen?年轻人微笑着说,这位是我母亲,今天她来看我。我不在,她就为我煮了粥。可是离开的时候,却忘记关火。幸亏你帮她拦住了船老大,不然我的工作室就化为乌有了。经理也微笑着走过来:这位是何先生,就是我说过的竞争对手。不过,现在我们已是合作伙伴了。

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我说过,最糟糕的还没来吗!你看,只要你善良,只要你坚持,只要你肯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努力地去寻找解决的办法,最糟糕的就永远也不会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